当前位置:

第七章 令人心碎的温柔

艾可乐Ctrl+D 收藏本站

  拍摄终于结束了。自从发生了那件事,戒堂晃,不对,现在我已经直接叫他的名字了,晃的经纪人把他旷工的事完全推到我的身上,晃反而得到了关心员工的好形象。

  虽然他自己很反感,不过我倒是很高兴,只要他的形象没受影响就好,我这个狗仔又不用靠形象吃饭,就算被讨厌也没有关系啦。

  最后一天,晃终于履行承诺带我去观光,可是一路上他都板着脸,害得我也没有了游览的心情。最后只能郁闷地和剧组踏上回程的飞机。

  “晃,你还在生气吗?这种事有什么好生气的啊,况且现在背黑锅的人是我,要生气也应该我来生吧!”我纳闷地看着身边座位上的他。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你不生气呢?他们让你背黑锅你就背,你真的没有脑子吗?”晃用手指戳了戳我的脑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喂,原来你是在生我的气啊!我还不是为你好!如果那些导演和演员把矛头对准你,你以后的工作就做不下去了!说不定,你真的会从这一行彻底消失的!”

  “那是我的事,不要你管!总之我就是很不爽,我不需要女人来为我背黑锅!”

  原来是大男子主义爆发了。我对他的印象值顿时又跌了N个百分点。

  “我是担心你!早知道你这么不领情,我就不帮你了。真是的,帮了你还要被你骂,你也太难伺候了吧。幸好我不是你的助理!”我气得背过身不理他了。

  “你说你在担心我?”过了好久,久到我以为他彻底无视我的时候,他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话。那小心翼翼的语气似乎充满了期盼。

  我纳闷地转过头,却发现他正无比认真地看着我,深邃的眼睛里有水波在浮动。

  “当然了。”似乎是被蛊惑了,我忍不住脱口而出。

  晃似乎很满意我的回答,开心地笑了。

  “哈哈,我当然担心你啊。你要是被封杀了,我以后到哪里去挖独家新闻啊。”他的笑容太刺眼了,我忍不住想打击他。

  “真的吗?”晃拖长了声音,凑近我的脸,盯着我说。

  怦怦——怦怦——

  我的心跳被他突然地靠近搅乱了。他直直投射在我脸上的火热目光把我的脸烘得通红,我下意识地推开他,却被他一把抓住了手腕。

  他的脸再次向我靠近,这种熟悉的距离感让我想起了他上次送我回家时的那场“意外”,全身立刻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闻到他身上的香味时,我绷紧的身体不由自主地软了下来,被他握住的那只手也失去了力气。怀着害怕、慌乱和一点点期待的复杂心情,我觉得似乎有什么事要发生了。我看着他已经和我没有距离的精致脸庞,轻轻闭上眼睛。

  “晃,你快来看。我们的宣传成功了,现在国内所有的报纸都刊登了你要上新电影的消息。”经纪人的声音突然从前面传来,一切戛然而止。

  我惊慌地张开眼睛,刚想推开身边的人,却看见晃已经乖乖地坐回了座位,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如果忽略他那副要杀人的表情的话。

  我还处在震惊中没有回过神来。刚才如果经纪人没有过来,会发生什么?晃是想吻我吗?这次怎么看都不像是意外了!而我居然没有反抗,甚至还有点期待他的吻!天哪,我一定是病了,我怎么会这么随便地接受他的吻呢?神啊,保佑我明天早上起来病就会好,让我忘记今天这么丢脸的事吧!对了,记得让晃也忘记啊!

  我偷偷打量晃,他除了眼神有点恐怖以外,好像没什么不对的地方。经纪人好像完全没发现晃用多么恐怖的眼神盯着他,他激动地把报纸递到晃手中,指着上面的标题示意我们去看。

  “安羽VS戒堂晃,偶像小天王初次合作。”我惊讶地念出标题。咦?安羽和晃要合作吗?为什么我一直没有听说?

  “晃,我们的保密工作做得还不错吧。昨天我们才放出消息,今天就已经登上所有报纸的头条了,你的人气还是很高嘛。”

  那是因为安羽的人气也很高吧!我很想提醒经纪人,不过这样说的话大概会被经纪人扔下飞机!

  “晃,新电影你可要好好对待,不能像这次这样闹意见了。”经纪人严肃地告诫晃。可是看到晃不耐烦的眼神,他立刻又讨好地说,“当然了,我知道你对这部新戏是很看重的。否则你也不会主动向导演毛遂自荐,而他刚好又很看好你的演技。不过我真没想到导演会为了你删减安羽的戏份。本来这部戏是为安羽量身定做的,现在却变成你和他双主演,真是比我想象的还要顺利啊。”

  什么?导演为了晃,删了安羽的戏份?

  “哈哈,晃,干得好!这样一来也可以杀杀安羽的锐气。最好我们偷偷把这个消息放出去,让大家知道导演是更加看重你的。”经纪人露出阴险的笑容。

  “你少惹事!我的负面新闻还不够多吗?如果你不怕导演生气的话就去放吧。”晃威胁地瞪了经纪人一眼。

  经纪人尴尬地笑了笑:

  “也是。万一影响了安羽和导演的关系,对这部戏也没好处。我们就等戏拍完再说吧。”说完,经纪人就灰溜溜地走了。

  我看着晃的侧脸,陷入沉思。晃不是很讨厌演艺圈吗?怎么会主动求导演让自己拍戏呢?如果换了以前,我一定会认为晃是故意针对安羽,可是现在我怎么也无法想象他会做出这种伤害别人的事。

  “晃,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想知道原因,真正的原因。

  “怎么?你觉得我是为了要更红吗?”晃眼中寒光一闪,语气也变得冷冰冰的。

  “不是。我当然知道你不是那种人啊。可是你明明不喜欢拍电影,干吗要主动去见导演呢?”

  “现在我还不能说。还记得我跟你说过吗?我曾经和别人定下了约定,有很多事我不能说出来。不过很快我就能脱离他们的控制,过自己想过的生活了。”晃温柔地看着我,充满希望的双眸似乎透过我看到了他所期盼的属于他自己的生活。

  我虽然疑惑,但也不想逼迫他告诉我。其实我大概能猜到,控制他的人一定是经纪公司,而他想过的生活大概是脱离娱乐圈吧。他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人气,怎么还会费心去抢安羽的资源呢?以前的事一定是安羽误会他了。

  就像今天,虽然晃不是故意要导演删减安羽的戏份,但安羽还是受到了影响。不知道安羽会不会更讨厌晃呢?唉,误会越来越大了。

  事情果然跟我想的一样,晃和安羽在第一天合作的时候就传出了不合的传闻。我看着报纸上耸动的标题和夸张的描写,虽然不相信真的那么严重,但记者肯定也看出了什么,才有胆量写这种猜测性的新闻。

  “啊!好烦啊!”

  我拨打晃的电话,关机。拨打安羽的电话,还是关机。他们难道一天到晚都在拍摄吗?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害我完全找不到人。

  他们的关系到底怎么样了呢?一想到这两个人因为误会而争吵,我就有种夹在中间的矛盾感。

  安羽是我的偶像,而晃是我的……朋友,我无法偏向任何一个人。

  这时,家里的门铃响了。

  一定是七海!我看了看自己穿着睡衣,连头也没梳的样子,想着反正七海也不是第一次看到我这种吓死人的形象了,所以也没整理就跑去开门。

  门刚打开,一张帅气的笑脸出现在我面前,顿时整个天空都为他明亮。

  安羽!

  “啊——是安羽!”我愣了半晌,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形象有多见不得人,我大叫着捂住脸,像被现场抓到的小偷一样转身就跑。躲进卧室里顺手把门关上。

  “安、安羽,你先坐一会儿,我换件衣服就出来!”捶胸顿足了一番,我才想起安羽还在外面,立刻对外面喊道。

  “呵呵,你慢慢换,我不着急的。”安羽还是那么镇定,他那如羽毛般温柔缓慢的声音听在我耳朵里,有种痒痒的舒服的感觉。

  可是我来不及陶醉,立刻从衣柜里翻出所有的衣服,选了一条白色的雪纺纱裙换上,然后对着镜子里蓬乱的头发整理起来。

  好不容易把自己收拾得能见人了,我不敢让安羽等太久,尴尬地走出了卧室。安羽不会被我刚才的样子吓到了吧。

  我不安地看了看他。安羽坐在我家那张又旧又破的沙发上,却没有任何不适应的举动。反倒是那张硬邦邦的破沙发,被安羽一坐,似乎都变得顺眼起来。

  不愧是一流的偶像,大众的完美情人啊!

  安羽似乎对刚才的事一点也不介意,那双带笑的桃花眼紧紧盯着我,嘴角带着闲适的笑容。

  “安羽,我去倒茶。”被他这样毫无顾忌地盯着,我忍不住有点脸红,灰溜溜地跑去倒茶了。

  “五月,是我们太久没见面吗?我总觉得,你对我好像生疏了。”刚刚把茶杯递给他,他突然就不满地对我说。

  我的手抖了一下,幸好他接过了茶杯。

  是吗?我对他生疏了吗?不过这次看见他我的确没有以前那种心跳加速的感觉,大概是最近烦心事太多了。而且谁知道他不打声招呼就出现,刚才我差点被他吓死了。

  “没有啊。我只是觉得有点突然。”我不好意思地笑着。

  “呵呵,我突然来你家,给你带来困扰了吧。对不起。今天剧组好不容易放了一天假,我想开车到处转转,结果就转到你家附近来了。”安羽充满歉意的目光直视我,真诚地说。

  “我不怪你啦,其实我也想跟你见面,只是你的电话一直打不通。”我连连摆手,不希望让他误会。

  “是吗?那就好。”安羽随口回答,听起来有种敷衍的感觉。我不由得看向他,却发现他正在观察我家的房子。

  我顿时觉得羞愧起来。我家比起安羽的超大别墅差得远了,他肯定看不上眼的。

  “咦?你也买了这份报纸啊。”安羽看到旁边的茶几上放着的八卦周刊,似乎很感兴趣地拿过来一看,上面正是关于他和晃的报道。

  “呵呵,越写越夸张了。”安羽看了几行,不在意地笑了笑。

  “安羽,这上面的新闻是真的吗?”看安羽的态度,好像他不是很在意的样子。我有点纳闷。

  安羽顿时皱了皱眉:

  “当然不是。你也知道,八卦新闻总是写得很夸张,其实根本不是这样。”安羽的话让我放心了些,可是他又接着说,“不过我和他毕竟不是同一家公司的,两家公司也一直处于对立状态。尤其是这一次,不知道他们用什么方法,让戒堂晃和我演同一部电影。虽然导演说戒堂晃给他带来了灵感,但演艺圈的事谁不知道呢?只要有钱有势,就算这部电影要换主角我也没话说。”

  我又心疼又着急。安羽果然误会了,我忍不住把真相告诉他:

  “安羽你听我说。我之前因为工作的关系跟晃去了趟法国。当时他的经纪人也提到了这部电影,晃真的是凭实力得到这个角色的,他们公司没有使别的手段。”

  “晃?我怎么不知道你和他的关系变得这么好了?我早该猜到的,你连和他去法国的事都没有告诉我,看来我们俩真的疏远了。”安羽苦笑了一下。

  我连忙摆手:

  “不是这样的。我不是因为和他关系变好了就疏远你。只是我发现我们以前都误会他了,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对付你,也不在意人气这种东西。”

  可是,我的解释好像起了反作用,安羽看我的目光变得警惕起来:

  “五月,你喜欢上他了吗?”

  呃,喜欢?我喜欢戒堂晃?

  “没有!你怎么会这样想?我和晃只是朋友而已。而且我们也是在法国才真正成为朋友的,你真的误会了!”我大声反驳,不知道是在说服安羽,还是说服我自己。

  “误会?如果你不是喜欢他,怎么会为他说话?我很了解他是什么样的人,不需要你来提醒!”安羽嘲讽地笑了一下,那种笑容看得我心凉。我为他做了那么多事,他现在却怀疑我?

  这个人,真的是善解人意的安羽吗?

  “那是因为你一直对他有成见!就像我,一开始我也以为他是坏人,所以无论他做了什么我都只会用恶意揣测他。但后来我发现他做了很多好事,才发现是我错怪他了。”

  “你被他骗了!”安羽突然大声冲我吼道。

  我被他吓了一跳。安羽精致的面容因为愤怒而扭曲,睁得大大的眼睛里满是仇恨的火焰,紧紧握成拳头的双手微微颤抖着。现在的安羽就像一只随时会爆发的野兽,什么高贵优雅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害怕地往后挪了挪。

  “五月,相信我,你看到的都是假象。戒堂晃知道你故意针对他,就在你面前扮好人想感动你。他现在是在利用你,让你为他写正面的报道。如果你现在不是记者而是普通工作人员,就会知道他的行为有多恶劣。这几天我每次看到他对工作人员发火的样子,就恨不得上去揍他两拳。他只是在你面前掩盖了他的本来面目。五月,你应该相信的人是我!”

  安羽几乎是着了魔一般控诉晃的恶行,极力想改变我的想法。可我总觉得,要改变想法的人是他!

  “安羽,你误会了!你之所以讨厌他是因为他跟你不一样。他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不在意把自己最坏的一面展示在大家面前。但那只是个性的原因,其实你们本质都是很善良的。而且晃虽然脾气不好,但也只是在工作的时候发脾气,平时的时候他还是很温柔的。上次我在法国跟他吵架,差点走丢了,也是他花了一天时间来找我,他真的不是什么坏人。”

  “别说了!法国法国!我早知道他让你跟去法国是没安好心,你已经完全被他蛊惑了知不知道!”安羽突然挥了挥手打断我的话,焦急的双眼满是痛心。

  “安羽……你真的误会了。去法国的事确实是他安排的,但他只是想实现我出国的心愿,没有其他的企图的。”我小声解释。安羽的态度让我觉得好陌生,也很危险!

  我的解释换来安羽更大的怒意,他突然从对面走过来抓住我的肩膀,眼睛里是能把人冻僵的寒意:

  “你现在相信他多过相信我了吗?我说的话你不再听了吗?你忘了自己的承诺,你要背叛我了吗?”安羽的怒吼声声敲在我的心上,让我胆战心惊。他的双手钳住我的肩膀,痛得我快要掉下眼泪。

  可是,无论我的表情多么痛苦,他却像是没有看到一般,依然没有放手。

  好可怕!这样的安羽好可怕!为什么他突然会变成这样?有谁能救我,有谁会来救我!求救的念头刚刚冒出来,晃的脸就占据了我的头脑,我差点就脱口而出他的名字。

  可是理智告诉我,如果现在我向他呼救,安羽一定会更生气的!我只好咬紧牙关,继续呼唤安羽的理智:

  “安羽,我很难受,你先放开我。安羽,安羽!”

  随着我最后一声呼唤,安羽突然身体一震,似乎神智也跟着回来了。他像是被烫到了一样猛地松开手,跌跌撞撞地朝后退了几步,倒在沙发上。

  我惊魂未定地坐在沙发上,全身忍不住地颤抖。

  “对不起,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对不起。”安羽喃喃地说着。

  我抬起头看他,发现他好像比我更惊恐,正用无辜又慌乱的眼神看我,我心里的愤怒马上烟消云散了。

  不过安羽究竟是怎么了?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安羽,我没事。”我尽量平静地说。

  安羽顿时目光闪烁,像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低下头。

  “五月,我刚才太冲动了,对不起。只是一想到你会被戒堂晃抢走,我的心就像被刀割了一样痛。五月,你答应我,绝不会背叛我。”安羽突然抬头,满怀希望地看着我。

  这样的安羽,就像一个害怕心爱的玩具被人抢走的小孩子,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了。看来他对晃的误会太深,我还是先安抚他再说吧。

  “安羽,你放心吧。你一直是我最崇拜的偶像啊,我怎么会背叛你呢?”我硬扯出一抹笑容让他放心。

  “那就好。五月,我无法再承受另一次背叛了。你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安羽似乎松了一口气,最后一句话他是看着我说的,那目光似乎隐隐含着威胁。

  我的心又被揪紧了。安羽究竟是怎么了?他那么害怕被人背叛吗?听他的语气,好像以前有人曾经背叛过他……

  安羽见我害怕的样子,放缓了语气安慰我: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放心吧,五月,我不会让你做不想做的事。只要你能够拿出证据证明戒堂晃不是坏人,我就不会再针对他了。”

  安羽的话再次给了我希望。我惊喜地望着他的眼睛,就像平静的水面般清澈无痕,那个与世无争,像天使般温柔的安羽似乎又回来了。

  “对不起,五月,我发誓,以后绝不会再伤害你了。”他轻轻握住我的手,手腕上的淤青是他刚刚用力抓出来的。安羽轻轻地在那片淤青上落下一个吻。

  我下意识地缩回手,惊讶地看着他。安羽仍然满怀歉意地看着我,刚才的吻应该只是出于他的内疚。

  好奇怪,我不是很喜欢安羽吗?为什么他吻我的时候我却有种想逃开的冲动?我想起他之前在我额头上印下的那个吻。那种心跳加速的感觉,幸福得想要哭泣的感觉,竟然全都不见了!

  我顿时沉浸在巨大的震惊中。

  “五月,你还在怪我吗?”安羽见我没有说话,害怕地问我。

  我惊慌地看着面前的安羽,已经分不清自己对他究竟是什么样的感情。我很疑惑,却不知道这种感情是什么时候变化的。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不再追逐他的身影,不再因为看见他而激动万分。

  “五月,你是不是想离开我?”安羽似乎从我的眼睛里看出了什么,突然惊慌地问。

  离开?是说我不再喜欢他了吗?怎么可能?他一直是我最最崇拜的偶像,是我追逐的目标啊。

  我不知道自己对他的感情为什么变淡了,但我确定,他对我而言仍然很重要。

  “安羽,我不会离开你的。我所做的一切只是想化解你和晃的矛盾。到时候你就会知道,我是真心为你好。”我郑重地对他说。

  安羽愣了一下,随即露出一个我看不明白的笑容。

  虽然跟安羽保证要化解他们的矛盾,可是以晃的个性,他肯定不会主动跟安羽和好的,我又不能告诉他我和安羽的关系,至少现在还不能。可是怎么样才能让安羽知道,晃并不想跟他争地位,更不可能背地里打压他呢?

  有了!只要晃能说出他加入娱乐圈的原因,让安羽知道他很快就会退出,安羽应该就能相信了吧。可是晃一直对这件事保密,似乎有着很大的心结。

  看来,我只能偷偷去调查了。除了经纪公司,还有谁可能知道晃以前的事呢?

  回想跟晃曾经接触过的人,我突然想起了郊外的那间孤儿院。对了,晃跟那间孤儿院的人好像都很熟,连他的跑车也寄放在孤儿院里,说不定能在那里找到线索。

  我立刻出门打车前往孤儿院。

  这里的人差不多都认识我了,我一进门就看到好多小孩子朝我跑来,像八爪鱼一样趴在我的身上。他们竟然还记得我,哇,那他们会不会记得我抱着晃撒娇的那件事啊?

  “咦,那个小女生是谁?孩子们好像都很喜欢她?”

  “呵呵,他就是晃的女朋友啊。上次晃带她来过,他们的感情很好哦,当时这女孩还抱着晃撒娇呢。”

  一段让我羞得恨不得钻进地缝的对话从旁边传来。我红着脸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却看见一个有着慈爱面容的老奶奶在跟孤儿院的一位老师说话。那位老师我上次见过,那么刚才问话的人就是她旁边的老奶奶喽。

  而且,听她们的对话,好像她们都跟晃很熟哦。

  老奶奶见我看着她,很友好地冲我点了点头,我马上打定主意,朝她们走过去。

  “老奶奶您好,老师您好,好久不见了。”我很乖巧地跟她们打招呼。

  “哟,小姑娘,好久不见了。你和晃最近过得怎么样?”老师暧昧地对我眨眨眼睛。

  我的脸顿时又红成了苹果。哎呀,这里的人都误会我跟晃的关系了。

  “我和晃只是普通朋友啦。他最近在拍电影,我们很久没见面了。”我立刻和他撇清关系,可是面前的老师仍然挂着暧昧的笑容。

  唉,算了,如果她误会我是晃的女友,可能更方便我探听情况。

  “咳咳,老师,其实我今天来是想打听晃的情况。他呀,有事没事总喜欢摆出一副很有心事的样子,问他他又不肯说,我想或许这里有人了解他的过去,所以过来碰碰运气。不知道老师放不方便告诉我呢?”

  “这个……”老师似乎有点为难,她用征求的目光看向旁边的老奶奶。

  “呵呵。小姑娘,你想知道晃的事情,就跟我过来吧。我可以告诉你。”老奶奶慈祥地说。

  我的双眼燃起希望的火焰。这里的人果然知道晃以前的事。

  “院长……”旁边的老师焦急地喊了一声。

  哇,原来这位老奶奶是孤儿院的院长啊。

  “没关系。有些事多一个人分担也是好的。”院长奶奶看着我,若有所思地说。

  唔,我没有听懂。院长是让我帮忙分担某些事吗?

  带着满脑袋疑问,我跟着院长来到一间空置的办公室。院长示意我坐在沙发上,而她坐在对面靠窗的长椅上,看着窗外湛蓝的天空,缓缓开口:

  “晃是两年前从孤儿院走出去的小孩。”

  “孤儿院?晃不是归国华侨吗?”我愣住了。晃的资料上显示他是在美国长大的华侨啊。他的父母都是商界精英,从小在富裕的家庭长大。两年前才回到国内的他爱上了唱歌,所以才签了经纪公司做艺人。难道那些资料是假的?

  “呵呵,一个孤儿院的孤儿和归国华侨的身份,哪一个更符合少女心目中的王子形象呢?”院长对我露出睿智的笑容。

  原来如此!经纪公司为了树立晃的完美形象,编造出一个虚构的身世,晃根本不是贵族公子,他只是一个从孤儿院走出去的孤儿!

  天哪,以晃的个性,他怎么能容忍别人抹杀自己的过去,还利用虚假的身世欺骗别人呢?

  “晃是个很有责任感的孩子。两年前,孤儿院因为欠下一大笔债务,不得已要卖房子抵押。但这样一来孤儿院的孩子们就无处可去了。这时刚好有经纪公司的星探看上了晃的资质,想捧他进娱乐圈。晃原本是严词拒绝的,后来经纪公司拿了一大笔钱为孤儿院还债,晃只好答应他们进入娱乐圈,赚钱还债。”

  “太可恶了!他们怎么能这样?”我气得全身发抖,我总算理解晃脾气不好的原因了。娱乐圈的每一项工作对他都是一种煎熬,这两年来,他一直强迫自己做最讨厌的事情,还要在大众面前装出很开心的样子,如果不宣泄出这股愤怒的话,他肯定会崩溃的。

  “其实晃的身份也不完全是伪造的。他以前的家庭的确很富裕,但十年前的一场车祸夺走了晃的父母,他也因为受到严重刺激而患上自闭症。他的亲属只知道分遗产,根本没想过要治疗他,就把他送到了孤儿院。我们花了五年的时间才让他渐渐好起来,哪知道又会遇上这种事。”院长讲到这些事,眼眶有些湿润。

  不知不觉,我的眼泪也已经涌了出来。

  没想到晃的身世这么可怜。从富家子弟一下子变成一无所有的孤儿,晃承受了多大的打击呢?

  “难道晃就要这样被他们奴役一辈子吗?”我忍不住问院长。

  “不。据说晃这两年也赚了不少钱,足够还以前的债务了。不过他现在是公司的摇钱树,公司不会轻易放他走的。我很担心他会被人胁迫。”院长沉重地说。

  我连忙安慰她:

  “放心吧院长奶奶,晃之前跟我提过,他说很快就能过他自己的生活。我想他一定已经计划好了。而且,不管公司怎么胁迫,如果他不愿意,别人也不能赶着他去工作吧。”

  “呵呵,希望如此。”院长奶奶看着我慈爱地笑着。

  “你真是一个乐观的孩子。我想晃就是被你的乐观感染了吧。在他离开孤儿院以后,我还没见他交过新朋友。只有你,只有你能走进他的内心,让他放下戒心信任你。当他把你带到这里来的时候就表示他已经完全信任你了。其实关于晃的这些事我不应该告诉外人的,但我相信你不会伤害他,而是帮他一起分担痛苦,对吗?”

  面对院长的期盼,我用力点了点头:

  “院长,您放心吧,我绝不会把这些事情说出去的。以后我会和他好好相处,再也不跟他吵架了。唉,虽然很难啊。您不知道,他有时候真的能把我气得半死!”

  “呵呵。我想他一定很喜欢你。”院长开怀地笑了。

  喜欢我?怎么可能,如果喜欢我就要欺负我的话,我才不要他喜欢!我红着脸,对院长的话哭笑不得。为什么这里的人都认为晃喜欢我呢?

  回想我和晃相处的日子,他的确对我很好。可是我想那是因为只有我对他好的缘故。可是,我真的对他很好吗?哇,他当艺人是为了给孤儿院还债,我以前竟然还写绯闻破坏他的人气,害他差点被封杀了。如果他真的被封杀,就不能赚钱,说不定就要一辈子留在经纪公司。天哪,我突然发现自己做了多么愚蠢的事情。

  不行,我要找个机会跟他道歉,告诉他我再也不会胡乱写他的新闻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