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九章 说不出口的告白

艾可乐Ctrl+D 收藏本站

  安羽迅速把我抱上他的车,载着我绝尘而去。我的脑袋里一直迷迷糊糊的,只记得他刚才对我说的那句话:

  "你喜欢戒晃堂吗?"

  眼泪上不住地流下来,也不知道是开心还是难过。为什么我不能早一点发现呢?如果早一点发现,跟晃表白,他是不是会更加相信我一点?是不是就会听我解释?可是已经太迟了,现在无论我跟他说什么,他都不会再相信我了。

  晃临走时的冷漠眼神,再次刺痛了我的心。

  "我送你去医院。"安羽焦急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转过头看他,他板着脸眼睛一动不动地直视前方,心情似乎很不好。他一定是在为我担心,我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就像被人毒打了一顿。不过其实真正的伤痕都是后来在和那几个女生的扭打中擦伤的,并不严重。我用沙哑的声音说:

  "我没事。安羽,你送我回去吧,我回家睡一觉就好了。"

  "你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还叫不严重?"安羽突然生气地责备我。看了一眼我的惨状,他又叹了口气说:"你这个样子我怎么能放心呢?刚才看到你倒在地上,我的心跳都快吓得得止了。就当是让我放心,跟我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安羽露出那种拿我没办法的表情,让我觉得很抱歉:

  "对不起,我又让你担心了。好吧,我跟你去医院。"

  得到我的回答,安羽终于露出释然的笑容。他很快带着我来到医院,小心地把我抱在怀里走向急诊室。

  经过检查,我身上的伤没什么大碍,只要注意休息就好。安羽为我订了一间单人高级房,可是我却想回家。回到那个虽然破烂但却让我觉得温暖的家里疗伤。

  "安羽,医生已经说我没事了,你就让我回去吧。"我哀求他。

  "不行!你才刚刚涂了药,不能活动,起码也要等明天早上才能送你回去。"安羽拿出绝对没得商量的语气拒绝我。

  我苦恼地倒在床上不说话了。

  "你生气了吗?五月,我这样做也是为你好呀。"安羽见我不理他,很快又放软了语气。

  "没有,你想太多了。"我闷闷地回答。

  安羽更加担心了。

  "你是不是在怪我?毕竟你是为了我才去监视戒堂晃的,就连加入狗仔队,也是为了我。但我却从没有为你做什么。"说到最后,安羽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不是,我怎么会怪你呢?加入狗仔队是我自己的决定,后来决定挖掘晃的绯闻也是我想出来的。这一切都跟你没有关系呀!"我连忙安慰他。

  "真的?你完全没有怪过我?"安羽似乎还不肯相信,再次追问。

  "没有没有,上次在你定的别墅你救了我一次,今天你又帮了我,我感谢你还来不及,怎么会怪你呢?除非你对我做了什么壊事却瞒着我。"我再次重申我的态度。

  听到我的话,安羽的脸色变得有些僵硬,他马上说:

  "我怎么会做壊事呢?你不会生我的气就好了。"

  "呵呵,安羽当然不会对我做壊事呀。所以你不要想太多了,我绝对没有对你生气。没想到你这么在意我对你的看法,我好感动呀。"我笑着对他说。虽然认识安羽也有一段时间了,但在我心里他仍然是那个离我遥不可及的偶像。从来都没有想过,安羽竟然会这么重视我,这一切就像一场美丽的梦。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的话给了他很多感触,"一开始我只是佩服你的勇气,竟然为了追逐偶像而加入狗仔队,我对你很好奇。可是后来你所做的一切,越来越让我感动,我的眼睛竟然无法从你的身上移开了。有时候我拿着手机,想跟你联系,又怕联系丸多,你会发现其实我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好。这是我第一次如此在乎一个人。我希望我做的每件事情都能让你快乐,看到你的笑容就不自觉也跟着笑起来。可如果你伤心我就会比你更伤心。五月,你知道这种心情代表什么吗?"

  我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当安羽说完,看着我的眼睛询问我时,一个让我觉得很不可思议的答案浮现在脑海里。

  他喜欢我!

  不会吧,一定是我误会了,安羽怎么会喜欢我呢?他是那么优秀,天生就应该是站在高处让众人仰望的。那么出类拨萃的人,怎么会喜欢我这么平凡的女生?

  可是安羽的眼睛里却有着让我无法忽视的深情,提醒着我那个答案的可靠性。

  "我,我不知道。"我逃避似的躲开他殷切的目光。

  "你知道的,只是你不想面对。五月,我喜欢你,我爱上你了!"他轻轻地把手放在我的脸上,把我的脸扳过来对着他,一字一顿,无比虔诚地说。

  我顿时慌了神。神呀,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让安羽跟我告白?我的心已经乱成一团,根本无法响应他。

  "五月,你可以接受我吗?和我在一起,我会保护你,绝不会让你再受到今天这样的屈辱。我会让你快乐,让你永远不再哭泣!"安羽继续说。任何女生被他这么深情的眼神注视,都会融化在那双火热的眼睛里吧。

  可是我的心里已经住进了另一个人,无法再接受他的真心。我喜欢安羽,但那只是粉丝对偶像的仰慕,我喜欢的只是自己脑中的幻象,一旦化为现实,我反而不知所措了。就连现在面对安羽,我的眼前也总是浮现着刚才晃看到我时冷漠的面孔,以及他没有温度的眼睛。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对晃的感情已经这么深了?

  "对不起,安羽,我不能接受你。"我的声音那么悲伤,好像被拒绝的人是我一样。

  "为什么?你不是喜欢我吗?我还记得我们初次见面的时候,你红着脸,语无论次地和我说话。我还记得,我抱着你的时候你身体的颤抖,你明明是喜欢我。"安羽失神地说着,用力握住我的手,似乎害怕一松手我就会消失。

  "那个时候我的确以为自己喜欢你。可是当真正喜欢一个之后我才发现,我对你的感情不是恋爱的那种喜欢,而是一种欣赏和仰慕。安羽,我真的不能接受你。"我充满歉意地解释。

  "不会的,你是喜欢我的。是戒堂晃吗?你喜欢的人是戒堂晃!我就知道,是他抢走了你。为什么他总是要跟我做对?抢走我的节目,我的角色,现在连你都要抢走!他实在太可恶了!"说起戒堂晃,安羽又激动起来,他咬牙切齿地喊着晃的名字,眼神变得凶狠。

  "安羽你误会了!我们的事跟他没有关系。"我急忙劝说他。

  "怎么会没关系?你现在不是喜欢他吗?你不是已经移情别恋了吗?"安羽突然冲我大吼。

  "是!我是喜欢他。可是他没有抢走我凡心,他甚至不知道我对他的感情。安羽,如果你生气的话也应该怪我,不要再误会他了!"

  "不是的,是他抢走了你!五月,给我一个机会,我会让你知道,我才是真正适合你的人。只有我,才会不愿一切地相信你!"

  安羽突然把我紧紧抱进怀里,无论我怎么挣扎都没有用。他的手圈住我的腰,碰到我的伤口,我忍不住痛得大叫一声。

  "五月,你没事吧?是不是很痛?"安羽立刻松开对我的钳制,惊慌地询问。

  面对他失控地情绪,我突然觉得很累。每一次只要说起晃的名字,我就无法跟他沟通了,为什么安羽这么讨厌晃呢?无论我怎么解释,他还是固执地认定晃伤害了他。

  "没事,我想休息了。你让我静一静好吗?"我无力地请求。

  "我又让你伤心了吗?好吧,我出去帮你买点吃的东西,马上回来。"安羽抱歉地看了我一眼,转身朝外走去。

  "五月,我知道跟你告白后你可能会疏远我,但我还是忍不住告诉你我的心意。起斑我不会留下遗憾了。我不会放弃的,就算你觉得我烦,我还是会缠着你,直到有一天你接受我。"说完,安羽从外面关上了门。

  不会放弃吗?我究竟有什么好,让安羽对我如此执着呢?

  安羽的话就像一颗石子掉进平静的湖面,让我的心泛起微微的波澜。我想起了自己对晃的感情。在我终于明白自己爱上他以后,我真的能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离开他的生活吗?如果我真的喜欢他,为什么不能鼓起勇气跟他解释,挽回他的心呢?就像安羽说的,即使失败,起码不会留下遗憾。

  对,我应该去跟他告白!再给自己一次机会,也再给他一次机会!

  我费力地从床上爬起来,虽然身体又酸又痛,精神却格外振奋。穿着病号服,我从医院溜出来,拦住一辆出租车,往学校开去。

  "小姑娘,你是伊莎学院的学生吗?"司机边开动车子边问我。

  "是呀,有什么问题?"我讶异地问。

  "我劝你暂时还是别去了。现在你们学校外面已经被采访车堵得一塌糊涂,各个电视台的人都在,我刚才从那边过来,差点被困在里面出不来了。"司机心有余悸地说。

  "采访?他们要采访谁?"不祥的预感笼罩了我。能引起记者大规模出动的人,除了晃还有谁呢?

  "我也不丸清楚。呀,你听你听,广播里都在说了。"

  司机边说边调大了广播的音量,清晰的声音从喇叭里传出来:

  "……目前伊莎学院的校门外已经聚集了大量记者,他们的目标都是刚刚传出身世作假的人气偶像戒堂晃。如果此消息得到证实,将给戒堂晃的事业带来重大打击……"

  真的是他,记者真的是去采访他的!晃已经够伤心了,为什么这些人还要去打扰他呢?到底是谁透露了晃的身世?我恨不得把那个写新闻的人挖出来痛打一顿!

  "小妹妹,你听到了吧,我看你还是回去吧。"司机再次劝说我。

  "不,我要去。"我斩钉截铁地回答。

  晃现在的心情一定很不好。我要陪在他的身边,那怕他骂我打我,只要能让他心里好受一点,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出租车停在转角处。即使早就得知了消息,我还是被眼前的状况吓到了。今天来的记者,比上次娜姬家的豪宅外面的人还多。而且还有很多被堵在中间的人路人,拼命地按着喇叭,可有些记者为了占据有利地形,一步都不愿把车挪开。

  我担心晃的安全,连忙挤了进去。

  学校的大门关得紧紧的,幸好学校的保安认识我,很轻松地就让我进去了。一路上遇见很多同学,他们都用怨恨的眼神瞪着我,认为今天的事都是我造成的。幸好上午那些围攻我的女生都不在,不然我肯家会被整得更惨。

  走到艺人部的门口,立刻有值班的警卫挡住我。

  "同学,这里不能进去。"

  "我不会进去的,我就在这里等,一直等到他出来为止。"我坚定地对警卫说。

  "唉,现在的年轻人呀,为了追星连健康都不要了,你是从医院出来的吧,看你脸色这么苍白,还是回去吧,养好了身体再来追星。"警卫好心建议。

  "不,我在这里等他。"我固执地摇了摇头。

  "你别等了。今天外面来了很多记者,艺人部的人都不敢轻易出去。倒是主角戒堂晃一早就跑掉了,那些记者等不到人,总是随便抓点别人的新闻才肯走吧。"

  "什么?晃已经走了?"我惊讶地大喊。

  "原来你等的人是他呀?他早上刚来就走了。我看大概是来请假的吧。这么多人找他,我要是他就躲在家里不出来,不然就算他跑到外国也会被人逮住。"警卫一听晃名字,恍然大悟地提醒我。

  原来晃已经走了。我说不出是高兴还是失望。不过就像警卫说的,不管他躲到哪里还是会被人找出来吧。难道他以后真的只能躲在家里不出门?

  晃一定恨死我了!我回想起自己和他相处的点点滴滴,似乎我一直都在给他带来厄运。无论是他和娜姬的绯闻,还是他跟黑社会斗殴的负面新闻,包括这次他的身世被揭穿,都跟我有关系。我还有什么资格留在他身边呢?

  都是我的错,如果我不是那么任性,一直挖他的负面新闻,他也不会弄成现在的样子。这一定是上天对我的惩罚,在意识到自己对他的感情时,我却永远地失去他。

  我孤触地站在安静的校园里,忍王住泪流满面。

  果然被我猜中了,自从那天晃离开学校后,他就再也没回去上课。他每天都在剧组和家里度过,电视节目也全部停掉了。手机关掉,经纪人也拒绝透露任何关于他的信息。他就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全面封锁了消息。

  报纸杂志对他隐瞒身世的原因做了无数猜测,全都是负面的,他的人气瞬间跌进谷底。直到有一天,经纪公司终于受不住压力发出了道歉声门,彻底向媒体妥协了。

  "戒堂晃,今天是你解封的日子,有什么话想对观众说吗?"电视屏幕里的晃带着黑色的宽边眼镜,在经纪人和记者的簇拥下从家里出来。

  "请让让,我无话可说。"晃冷冷地回答。

  "之前你隐瞒自己的家世,很多粉丝对你感到失望,你没想过跟他们道歉吗?"又一个记者伸出话筒。

  "我没有做错。相信我的人自然相信,不信我的人我也不在乎他们的看法。"晃毫不留情面地回答。

  那些记者立刻双眼发光,把这句话记下来。不知道明天的新闻又会把晃的话曲解到什么程度。

  "对不起,晃还赶着去拍戏,请大家让让。"晃的经纪人连忙站出来挡住记者的话筒,把晃推进了保姆车。

  接着,那辆车以逃难的速度开走了,留下一大帮仍然不死心的记者。

  我难过地闭上眼睛。晃以前不是这样的。以前的他,就算心里很不耐烦,也只会在镜头后才爆发出来,面对镜头的时候,他还是很敬业地保持偶像的笑脸。但现在他好像不打算伪装自己了,连跟记者说话都这么直率,他是打算彻底毁掉自己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形象吗?

  "晃,你是在用伤害自己的方式惩罚我吗?"我喃喃自语。

  这时,原本播放着新闻的电视机"啪"一声黑掉了。我觉得奇怪,我没有关电视呀。我茫然地在沙发上寻找遥控器。

  "不要再看了!你还要这样在家里待多久?"七海在手中的遥控器扔在沙发上,对我大声吼。

  原来是七海过来了。他每天都会过来劝我出去走走,可我什么地方都不想去,对什么都没有兴趣。

  "我现在这样很好,不想出门。"我懒洋洋地倒在沙发上,闭上眼睛。

  "戒堂晃的事你也不关心了吗?我在社里打听过了,关于戒堂晃身世的线索是有人匿名提供的,老板也不知道提供者是谁。老板还说让你回去上班,他很看重你,说你虽然不聪明,但却是公司里最努力的。五月,你振作一点好不好?我们一起去把那个提供线索的人找出来。"七海继续劝说我。

  "不用了。事情过了这么久,还怎么找得到呢?我不会再回报社了,如果你想继续做下去就继续做吧,反正你能力这么强,老板也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留下我的。"我睁着空洞的眼睛说。

  "我是为了你才加入报社的,如果你不留下来,我一个人有什么意思?五月,我已经帮你办了转学手续,我们一起回原来的学校读书吧。老师和同学知道我们要回去都很高兴,她们都很欢迎我们。既然你不想工作,那我们就像以前那样生活,再也不管娱乐圈的事,就当这段时间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好不好?"七海蹲下来看着我,柔声说。

  可以吗?当作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怎么可能!已经发生过的事情,已经付出的感情,怎么能当作没有发生过呢?况且现在满世界都是晃的新闻,就算七海关掉电视,我还是可以到处看到他的身影,憔悴的、彷佛失去了灵魂的身影。

  "五月……"七海还想说什么,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他的话。

  七海看了我一眼,发现我完全没有反应,只好叹了口气,去帮我开门。

  "你来干什么?”七海厉声对门外的人说。我好奇地转过头,是谁能让向来温柔的七海动怒了呢?

  安羽!站在门口的人是安羽。

  自从那天我偷偷从医院溜出来后就没有见到他了。他也因为拍戏的原因一直留在剧组,怎么今天突然来找我?

  想到他上次的告白,我觉得有点尴尬。

  "我来找五月,请让一让。"安羽也不像平时那么温柔,似乎对七海的态度肩不满。这两个人,不会是想在我家吵架吧。

  "不需要你假好心。你骗得过五月,骗不过我。"

  七海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了。

  "你胡说,我没有欺骗五月!"安羽真的生气了,他大声反驳。

  "终于沉不住气了吗?也不想想,五月会这么伤心都是你的错,你还敢来找她,信不信我打烂你这张骗女人的脸!"七海边说边握紧了拳头。

  "住手!"我终于忍不住阻上他。拜托,他们真的打算把我这个主人丢在一边,直接动手吗?

  "五月,你好点了吗?我今天放假,特意过来看看你。"安羽看见我,立刻收起凶狠的一面,对我扬起一抹独具魅力的笑容。

  "只要你不要接近她,她就会过得很好。你已经看到她了,可以回去拍你的戏了,以后不要来打扰我们的生活!"七海挡住安羽看我的视线,边说边准备关门。

  安羽一把掌抵在门上,和他怒目相向。

  "七海,你要迁怒安羽了,我的事跟他没有关系。"我急忙走过来劝说七海。

  "怎么会没有关系?你是为了帮他才去监视戒堂晃的,他害你被退学,害你被人追打,还让你这么伤心,每天待在家里不敢出门,这全都是他的错!"七海失控地大声说。

  "我没有!我跟五月的事情你知道什么?"安羽质问七海。

  "七海,是我自愿帮助安羽的,这不是安羽的错。会弄成现在的局面都是我一个人的错。"我懊悔地跟七海解释。

  可是七海什么都听不进去,他大声冲我吼:

  "你怎么这么笨!到现在你还没有看清他的真面目吗?安羽根本就是在利用你。他利用你打击戒堂晃,破坏戒堂的人气。我甚到怀疑,戒堂晃的身世之谜就是他泄露出去的。他来找你,肯定是又想骗你为他做事。你千万不能再相信他了。"

  "我没有!你不要冤枉我。我对五月的感情是认真的,只要她接受我,我会保护她一辈子,绝不会抛弃她!"安羽冲上来一把抓住七海的衣领,把他按在墙上。

  "安羽,不要伤害他!"我连忙跑过去分开他们两个,七海想还手,我立刻抓住他的手臂。

  "五月,你要相信他。他知道你喜欢我,故意想破坏我们的关系。因为他对你也有企图,怕你被我抢走!"安羽急切地说。

  "你胡说,我和五月这么多年的朋友,我对她会有什么企图?"七海急着否认。

  "哼,你敢说你不喜欢她吗?"安羽轻蔑地笑了一下。

  "我……"面对安羽犀利的目光,七海退缩了。

  我下意识地松开七海的手。难道被安羽说中了?七海喜欢我?

  "五月,到我这边来。这个人是不能给你幸福的。你还记得吗?我和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对我很不友善。那个时候我就猜到,他一定很喜欢你。因为看不惯你对我的感情想破坏我们。可是我当时同情他,不跟他计较,没想到他竟然诽谤我!"安羽义正词严地说,愤怒地瞪着七海。

  不可能的,七海不是那样的人。可是安羽也不会骗我呀。我矛盾地看着七海,眼中的惊疑让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五月,你相信他的话吗?我认识你这么多年,难道还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我的确很讨厌他,但那是因为我从一开始就怀疑他接近你另有目的,我只是想保护你不受伤害。他说得没错,我喜欢你,很久以前就喜欢,但我从没有奢望过你会接受我,只要能够让我留在你身边,我就很满足了。"七海伤心地说。

  他真的喜欢我!

  难怪七海对我这么好,甚至愿意为了我加入狗仔队。我这个笨蛋,为什么连他的心意都没有看出来呢?我从来没有回应过他的感情,他一定很伤心吧。

  "七海,对不起,我竟然什么都不知道,把你对我的好都当作理所当然。"我内疚地对他说。

  "不是你的错。我之所以没有告诉你,就是因为你和我相处这么多年,竟然完系没有看出我对你的感情。在你的心里,我只是你的亲人。既然从小到大你都没有喜欢过我,我又怎么可能奢望在我跟你表白后你就能接受我呢?"七海露出一丝苦笑。

  "你这样说只会让我更内疚。"我不敢去看他痛苦的表情,心里突然升起一股无力感。如果感情的事可以用理智来控制多好,我们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痛苦了。

  "五月,现在你知道他对你的感情了,也应该明白他为什么要诽谤我了。他根本就是在嫉妒。"安羽突然挡在我面前,阻挡我和七海对视。

  "我为什么要嫉妒你?五月根本不喜欢你,她只是单纯地崇拜你虚伪的只象罢了。虽然我不想承认,但五月的态度已经告诉我,她喜欢的人是戒堂晃!"七海推开安羽,把我护进怀里。

  七海的话刺痛了安羽,安羽愤怒地盯着他,眼睛快要喷出火来。

  "五月只要被戒堂晃欺骗了。五月,上次在学校他对你见死不救,你难道还没有看清他的真面目吗?他根本不在乎你,爱上他只会让你痛苦!"

  安羽的话就像一把刀插在我的心尖,痛得我无法呼吸。我又想起当我全身是伤倒在地上时,晃冷漠的眼神。他眼中的冰霜把我彻底从他的世界隔离,无论我说什么,做什么,都到达不了他的心。

  "你给我闭嘴!你没有看到五月很痛苦吗?为什么还要一再伤她的心?"七海感受到我身体的颤抖,用力搂住我。

  "为什么我不行呢?如果你爱上的人是我,我一定不会让你难过。"七海痛苦地在我耳边呢喃。

  "是呀,为什么我喜欢的人不是你呢?可是感情的事是无法控制的。即使知道会受伤,我还是不可阻挡地爱上了晃。对不起,七海,对不起,安羽。"我挣扎着从七海的怀抱中离开,对这两个为我争执,为我痛苦的人道歉。

  我不想伤害他们,却无可避免地伤害到了他们,除了道歉,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的内疚。

  "你不要这样。无论你选择谁,我都不会怪你,我们仍然是最好的朋友。虽然你爱的人不是我,但是你的眼泪是我一生的诅咒!"此时此刻,七海仍然温柔地安慰着我。

  我的泪水夺眶而出。

  "五月,我也会继续在你身边保护你。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醒悟过来,知道我才是真正适合你的人。"安羽也不甘落后,急忙表白自己的心意。

  "你没有资格说这样的话。五月,我可以接受你和别人在一起,但这个人绝对不能是安羽!我绝不允许他欺骗你,利用你。"七海指着安羽,咬牙切齿地说。

  "你有什么资格决定五月的幸福?五月,你不要相信他。他默默喜欢你那么久,可你却爱上了别人。你以为他真的会甘心放弃吗?如果现在追求你的人不是我,他也会想出其他方式阻止你和别人在一起的。他才是真丕欺骗你的人!"安羽毫不不弱地反撃。

  乱了,我的心全乱了。他们俩好像都在为我着想,我到底该相信谁呢?我看了看安羽,又看了看七海。不管我听谁的话,都会让另一个人伤心。我该怎么办?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奋力摇了摇头,不敢去看他们期盼的目光。

  "相信我,五月。"

  "不,你应该相信我!"

  "别说了,你没看见五月很痛苦吗?你马上离开,这里不欢迎你!"

  "你没有权利赶我!"

  "够了!"我大声打断他们的争吵,"我不知道应该相信谁。或许,我谁都不应该相信。你们都走吧,让我安静一会儿。"我悟着耳朵转身跑回卧室,不去管身后两个人急切地呼唤。

  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件事。我相信安羽不会骗我,七海更加不会伤害我,可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不知过了多久,卧室里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我不敢去开门,不敢面对两个中的任何一个。

  "五月,安羽已经走了。"是七海的声音。

  想也知道,七海绝不会让安羽进来的,肯定是他把安羽赶坎了。

  "他说他不会放弃你。我知道无论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但我还是要劝你别太相信他。虽然他好像真的爱上你了,但他那样的人最爱的永远是自己。"七海的声音隔着门板传来,我听不清他的语气。

  可是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听,也没有力气去判断,去分辨。

  "五月,我知道你现在最担心的人是戒堂晃,我会帮他的,为了你。"

  听到七海说起晃的名字,我惊讶地抬起头。七海是什么意思?他可以帮丁晃吗?我就像突然抓住了希望之光,立刻从床上跳下来,冲过去打开门。可是七海已经走了。

  我失望地垂下头。七海只是一个普通的狗仔,他有什么能力帮晃的忙呢?他一定只是安慰我罢了。可我还是很感谢温柔的七海,他永远都知道我最想要的是什么,然后拼命地帮我实现愿望。

  可是七海,对不起,我的心已经被晃满满的占据了,无法再接受住何的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