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章 无法挽回的误会

艾可乐Ctrl+D 收藏本站

  我比以前更加自闭。整天把自己关在家里。除了在电视和网络上搜索晃的消息,什么宦不关心,什么都懒得去想。安羽自从上次的事以后再也没有来过我家,七海也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他们都放弃我了吗?这样也好,我似乎只能给他们带来痛苦和烦恼。放弃我才是正确的选择。

  可是我自己却无法做到,我还是会忍不住关注晃的新闻,看着他一天比一天憔悴,一天比一天放纵。我忍不住为他着急,却又不能为他做什么。

  「五月,五月,快醒醒!五月。戒堂晃出事了,你快醒来!」我正在睡梦中,突然听到晃的名字,立刻清醒过来。

  睁开眼睛,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里,突然照进来一抹阳光。有人打开了很久没有人碰过的窗帘。

  是七海。

  「七海?你什么时候来的?」我纳闷地问他。

  「我要是不出现,你打算就这样睡下去吗?」七海站在阳光照进来的地方,全身被金色的夕阳镀上一层朦胧的光芒,彷佛是为我人生带来光明的使者。

  「我知道你现在什么都不想做。可如果是跟戒堂晃有关的事呢?你也不在意吗?」七海朝我走近,我终于看清了他的脸庞。他的目光带着痛惜和难过。

  「晃?他出什么事了?」我立刻问他。

  「我就知道。只有和他有关的事才能让你振作。你没有发现最近他的负面新闻特别多吗?我昨天收到消息,好像有人故意针对他,花高价顾狗仔挖他的新闻,而且这个人跟多家报社杂志社宦打通了关系,只要有戒堂晃的负面新闻,一律上头条。」

  「晃得罪了什么人吗?为什么有人故意针对他?」我愣住了。以晃的个性,好像很容易就能得罪人。

  难怪最近每天都能看到他的新闻,而且全都是负面的。原来有人故意针对他,想破坏他的形象。晃的形象已经从国民偶像变成另类艺人了,再这样下去,最忠诚的粉丝仔会对他失望的。

  「什么人要伤害他呢?难道是竞争对手的公司?」我迷茫地问。

  「现在还不知道。不过应该和你猜的差不多吧。」七海想了一会儿对我说。

  「难道他的公司没有对策吗?」我着急了。如果真的是竞争对手做的,那他们一定还会想出其他手段打击晃。

  「有啊。不过他们公司现在自身难保了。戒堂晃身份做假的风波已经让他们手忙脚乱,况且戒堂晃最近跟记者发生冲突,很多狗仔跟他有私人恩怨。现在有人给钱挖他新闻,狗仔们都非常乐意。」七海分析道。

  「那怎么办?难道看着他们破坏晃的形象吗?」我无助地向七海求救。

  「你先别着急。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出背后指使狗仔攻击并堂晃的人是谁,弄清楚他这样做的原因,再看有没有办法化解他们的矛盾。」七海安慰我。

  「好,就这样做。七海,你说我要怎么做?我会全力配合你。」我激动地拉着他的袖子说。

  「你放心吧,只要你能够振作起来和我一起行动,我一定会把那个人找出来的。」七海很有信心地说。那种自信让我觉得他似乎知道了什么内幕,但不肯告诉我。

  vol.2

  于是,在七海的安排下,我再次加入了狗仔队的阵营,重新开始监视晃。

  「七海,为什么我们要监视晃呢?我们的目标不是那些写负面新闻的狗仔吗?」我趴在树上,一边调整望远镜一边问他。望远镜正对着晃家里的花园,此时安静的花园田土,一个人都没有。

  「你没看出来吗?那些关于戒堂晃的负面新闻虽然很多都是假的,但写新闻的人对戒堂晃的一切都很了解。比如昨天那条新闻,说戒堂晃在山路上飙车。当时戒堂晃的确是在开车回家的路上。这就增加了新闻的可信度。」

  「可是晃没有开快车啊。」我忍不住抗议。

  「读者可不知道。又没有人亲眼看见他开车回家。所以我怀疑有人时刻跟踪他,然后找准容易让人误会的时机编造新闻。」继续说,「所以我们要守在他的附近,监视那些跟踪他的人,最好是能通过这些人找出幕后操纵者的联络方式,顺藤摸瓜,最后把幕后的人揪出来。这就是我的反狗仔行动。」

  「反狗仔行动?」七海好厉害啊,竟然想出这样的办法。不过那些狗仔都是很谨慎的人,我们的行动真的能顺利进行吗?

  我有些担心,可是看到七海自信的笑容,心里又稍微安定了一点。七海一定都想好了,如果连我都不相信他,他又怎么能放心地把任务交给我呢?

  我立刻拿起望远镜,仔细搜寻起可疑人物来。

  不知过了多久,原本空无一人的花园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修长的身影。

  晃!

  但我看清楚他的脸时,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多久没有见过他了呢?他好像瘦了,冷若冰霜的脸上一丝笑容都没有。虽然只有他一个人站在院子里,仍然散发着防备的气息,随时随地都保持着警戒状态。

  穿着简单的T恤和牛仔裤的晃,身上有着无法掩盖的王者之气,但通过望远镜,我还是清晰见到他苍白的脸庞和紧紧抿着的没有血色的薄唇。

  他的身体很不好。我的心又痛起来。他会变成这样都是我造成吗?

  「五月,有情况!」七海突然对我说。

  我立刻把望远镜拉近距离,果然看见一个穿着风衣的人影,鬼鬼祟祟地在围墙外游荡。七海看着他说:

  「五月,我过去看看,你在这儿守着。」说完,他就悄悄向那个人走去。

  我盯着他远去身影,心里有点不安。事情进行得太顺利了吧,居然全都被七海料中了。果然,七海刚刚走开,我就听见一阵警报声。不安的情绪扩散丁无限大。

  糟了,被发现了!

  不是七海,是那个偷窥的狗仔被发现了。那个人肯定是新手,竟然触动了别墅的报警装置,真是笨死了!这下肯定要连累我和七海了。

  我急忙从树上跳下来,匆忙间摔倒在地上,发出「咚」地一声闷响。

  「谁?」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耳里。

  是晃在说话。他就在围墙的那一头,谨慎地走过来。我的心脏跳得快要从喉咙里蹦出来。晃发现我了,我甚至可以听到他的脚步声朝我靠近,一步一步,接着,他打开侧门。

  我惊慌地抬起头,对上他的眼睛。

  他的双眼闪过一丝诧异,接着,我痛苦地发现里面染上了嘲讽和轻视,他重重地哼了一声:

  「又是你!狗仔小姐,你在我这里挖的新闻还不够多吗?」

  不是的,我不是来监视你,我是来帮你的。我在心里不断地说着。可是一看到他的脸,我就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昨天还在想,最近的那些报道里面有几篇是你写的,还在想什么时候你又会出现在我面前,继续骗我。不过聪明的狗仔不会在已经暴露的情况下继续监视一个人吧,偏偏你就出现了。看来,我以前说我没错,你真是一个笨-女-人!」最后几个字,晃说得咬牙切齿。

  我终于忍受不了他的误会,带着哭腔喊道:

  「晃,我不是来监视你的。」

  "事到如今,我还会相信你吗?"晃毫不留情地打击我。

  "我没有骗你。我知道布人在幕后打击你,我只想找出那个人。"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从我的脸庞滑落。明知他不会相信,我还是想告诉他。无论如何,我忍受不了他的误会。

  看到我的眼泪,晃的眼中闪过一抹温柔。他走到我面前,蹲下身体,白皙的手指按在我的脸上,擦掉一颗正在滚动的泪珠。

  "你知道吗?我真的袅讨厌你的眼泪。以前看到你的眼泪我会心疼,心疼到恨不得把全世界都放在你面前,只要能让你停止悲伤。但现在,你的眼泪只让我觉得羞耻,我竟然无数次被你的眼泪欺骗,因你的眼泪心软。所以,收起你廉价的眼泪吧,我绝不会再被你欺骗的。"晃狠狠地说。

  我绝望地抬起头看他,无法相信那么绝情的话真的是他说出来的。他的目光毫不犹豫地投射在我身上,没有任何怜惜。

  "晃,你真的是这样想的?我在你心里真的是那样的人吗?"我擦掉眼泪,已经对他彻底死心了。

  "是,我对你已经没有任何感情了。"说着这样的话,晃的眼睛里没有任何波澜。

  "我知道了。就算你误会我,我也还是会继续帮你。不过从现在开始,我为你做任何事都只是为了表达我的歉意,而不是因为我喜欢你。"我压抑住内心的痛苦,冷冷地说。

  当我说出"喜欢"两个字时,终于在他如湖水般平静的眼睛里看到一丝波澜。

  "没错,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但现在我决定埋葬掉这份感情,努力让自己不再喜欢你。你放心吧,我会彻底离开你的生活,再也不会打扰你了。"说着,我用尽全身的力气从地上爬起来。我现在只想逃得远远的,逃到不用面对他鄙夷目光的角落去。可身上被摔的地方火辣辣地疼,我一个不稳再次向地上倒下去。

  晃突然伸出手扶我,我没有防备地扑进他的怀里。我挣扎着要离开他,却突然觉得一个柔软的触感覆上了嘴唇。

  不是吧……晃竟然吻了我!

  我的手紧紧圈住我的腰,任凭我怎么挣扎都没有用。火热的气息把我包围,我觉得自己快要被这霸道的吻给蒸发掉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吻我?

  还没等我从惊慌中回过神来,他突然放开了我,脸上仍然带着嘲讽的笑容。

  "不是喜欢我吗?为什么我吻你的时候要挣扎?呵呵,眼泪失效了就想用感情来欺骗我吗?你真的好可怕。"

  晃残忍的语言夺走了我全部的温度,我呆呆地看着他,还没有从他的举动里回过神来。

  "没话好说了吧。不要再企图欺骗我,我绝不会再相信你说的住何一句话。至于那些八卦新闻,我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你也不知道吗?我明年就会退出了。现在我的负面新闻这么多,正好可以让公司放弃我。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呢。你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吧。"

  说完,晃决绝地转身离开。听到关门声的时候,我的身体跟着颤抖了一下,泪水如决堤般涌出。

  我一瘸一拐地扶着围墙离开,头脑里空白一片。我只想赶快离开这个让我伤心的地方。就在这时,急促的手机铃声分散了我的痛苦,我拿起手机一看,是七海。

  对了,七海刚才跟踪那个狗仔,不知情况怎么样了。

  「五月,你马上到金华酒店601房间来,我终于找丁证据了!」七海的语气很激动。

  「七海,你说什么?什么证据啊?」我被他彻底弄糊涂了。

  「你别问了,马上过来吧,就这样。」七海匆匆挂断了电话。我只好忍着脚下的疼痛,拦下一辆车往金华酒店驶去。

  好不容易到达目的地,我坐电梯丁了六楼,刚出电梯门就看见七海站在外面。他看到我,脸上的表情是未有过的严肃。

  「五月,我终于找到证据了。虽然事实的真相很难接受,但为了你的幸福,我必须让你亲眼看到。」

  「你说什么啊?」七海的话让我很不安。还有什么事情比晃对我的误会更残酷呢?

  七海拉着我的手走到601门前,伸手敲了敲门。

  「谁?」隔着门板传来的声音似乎有点熟悉。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这扇门打开以后,我会看见绝对无法接受的真相。这一瞬间,我突然很想逃跑。可是七海像是知道我的想法,牢牢抓住我的手不让我退缩。

  「客房服务。」七海特意压低了声音。

  接着,门被打开了。一张陌生的脸出现在眼前。可是这个人的装扮,跟我在晃的围墙外看见的身影一模一样。七海果然是在跟踪他。可是刚才的那个声音

  呯——

  七海大力推开那扇门,那个人顿时吓得往房里缩进去,而我也同时看清了屋子里的情景。安羽正坐在靠窗的沙发上,无比震惊地看着我和七海。

  "安羽?"我也震惊地看着他。不,用震惊都无法描述我现在的心情。简直就像有人用刀在我最珍贵的东西上狠狠地划了一下,生生砍断了我最美好的宝物。

  安羽和那个狗仔是一伙的?

  "五月,你看见了吧。他就是幕后指挥人。"七海的话粉碎了我最后的希望。

  "不会的,安羽不会做这种事!安羽,你告诉我,你不是这种人对不对?"我祈求地对安羽说。

  "很抱歉,五月,七海没有说错,一切都是我指使的。"安羽仍然一脸平静,只是声音低沉。

  "其实我一开始就怀疑他了,但是如果我跟你说你一定不会相信。我只好想办法暗中调查。五月,希望你不会怪我。"七海见我激动的样子,一脸抱歉地说。

  我摇了摇头。做错事情的人是安羽,跟七海没有关系。可为什么是安羽呢?他真的那么讨厌晃吗?

  "五月,你现在应该明白吧。他从一开始就设计好让你为他办事,现在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所以他转而雇用其他人。不同的是,他是以感情利用他你,现在却是用金钱来利用别人。那些唯利是图的狗仔怎么会对他忠心呢?我花了点钱就把他引出来了。"七海看着安羽说。

  "安羽,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做?难道真的被七海说中了吗?你一开始就是利用我对付晃?"我很希望他能否认,希望他告诉我那些美好的回忆不是假像。

  "七海,没想到你竟然能找到这里来。我真是太小看你了。"面对我的质问,安羽仍然保持着那副云淡风轻的表情。可现在的我看起来,他却像是戴上了面具,让人恨不得撕下这层天衣无缝的伪装,看看他的内心究竟在想什么。

  "五月,我要向你道歉。我的确利用了你。可是我没有骗你,戒堂晃不是好人。既然他可能用卑劣的手段伤害我,我为什么不能反撃呢?"安羽根本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理直气壮地为自己辨护。

  "事到如今你还不承认。你太让我失望了。我心目中的安羽,可以犯错误、可以迷惘,可以善变,但绝不是连自己的错误都不敢承认的懦夫。"我无比失望地对他说。

  "我没有错!你根本不知道戒堂晃曷怎么伤害我的,你们都被他欺骗了!"听到我的责备,安羽的面具裂开了一角,情绪激动起来。

  "欺骗我的人是你。"我对他彻底失望,毫不留情地说。

  "如果你知道他对我做了什么,你就不会这样说了。"安羽的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我和戒堂晃从小就认识了。他是我的小学同学。在班上,我们一直是竞争对手,也是很好的朋友。可是有一天他突然搬家了,我失去了他的联络方式。那时候我还只是个小孩,虽然担心他但没有办法寻找。直到两年前,他突然在娱乐圈出道,我还记得我看见他时有多吃惊,他也认出了我,可是当我跟他打招呼的时候,他竟然说不认识我。"

  小学同学?安羽和晃以前是同学?我七海惊讶地对视了一眼,没想到他们两个那么久以前就认识了。

  可是安羽是不是误会了?晃并不是故意不辞而别,他有苦衷的呀!

  "后来我才知道,他装作不认识我是因为他的经纪公司伪造了他的身份,什么归国华侨,他的父母虽然都是学者,但家庭并不富裕。只是为了让自己更符合人们心目中的完美形象,竟然连家人都可以抹杀。这个人还不算虚荣吗?不仅如此,他的公司还抢走了我的节目,我的电影,现在又抢走我喜欢的女人,我怎么可能原谅他?"安羽看着我,眼神充满了痛苦和不甘。

  "不是的。安羽,你完全误会了。"我用颤抖的声音说出这几个字,终于忍耐不住泪流满面。安羽,你真的误会了呀!晃从来都没有想抢走你的东西,他所做的一切都是迫不得已的!

  我想起了晃曾经对我说的话。

  "那倒不是。有一个人,是支持我努力到现在的动力。虽然我很讨厌这份工作,也时常自暴自弃,但只要想到那个人,我就有了力量。只要有那个人在支持我,我就不会退缩。"

  "最想做的事?"晃想了想,"最想做的事是去见一个人。"

  "那个人是支持我撑过两年的动力,但是我们之间有太多的误会,我一定要亲口跟他解释。"

  我终于知道那个人是谁了,原来晃在意的人就是安羽呀!他说安羽是他工作的动力,是因为安羽和他一起在娱乐圈奋斗着。他说要向安羽道歉,是因为他为了和经纪公司的约定而装作不认识安羽。晃是那么在乎安羽这个朋友,他们的友情支撑他熬过痛苦的两年,可安羽又做了什么?

  "误会?我没有误会。现在你知道我有多憎恨他了吧。既然他抢走了我的工作,背叛了我们的友情,我就要把那些东西全都抢回来!"安羽的面具彻底滑落,他恶狠狠地说。

  "所以你就利用我对你的感情,欺骗我为你做事,想靠我帮你打击晃的人气?"我突然冷静下来,不,是我的心开始觉得寒冷。

  "是!那天我在别墅外面发现你,当时我是想警告你的,可是从你的眼睛里我看到了崇拜,那是所有粉丝看偶像的眼神。所以我干脆利用你,引诱你走进我的陷阱,让你一步步做出我期待的决定。但你会觉得所有的事都是你自己心甘情愿去做的,不会怀疑我的企图。"

  "原来如此。在你见到我的第一眼时就已经在利用我了。我竟然完全没有发现,甚至把那次邂逅当作上天赐予的礼物。"我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不知道是为他难过还是为我自己。

  "五月,我不想这样的。我只是无法忍受戒堂晃的背叛。"安羽心疼地伸出手想为我擦掉眼泪。

  "背叛这份友情的人不是晃,是你。"我别过脸,躲开他的手。面对他执迷不悟的表情,我彻底心寒了。

  那天晃离开摄影棚的时候曾对我说了一句话,原来这句话不是对我说的,而是对安羽说的。没错,是不相信友情的安羽背叛了他。

  听到我的话,安羽似乎有些错愕。我忍住想放声大哭的冲动继续说:

  "你有没有想过他为什么突然搬家?有没有想过他突然加入娱乐圈的原因?你有没有真正关心过他?你只是凭自己的猜想就认定他背叛了你,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给他。亏他一直惦记你,把你当作最最重要的人,你却早就背叛了你们的友谊。"

  「你丶你在说什么?」安羽终于发现了不对劲,他皱着眉问我。

  「在他读小学的时候,他的父母发生车祸去世了。亲戚朋友都只在乎他们家的财产,把他扔进了孤儿院,那里的人花了五年时间才治好他的自闭症。后来他为了帮孤儿院还债加入娱乐圈,把自己卖给了经纪公司。这么多年以来,他的心里一直有一个很重要的人,那个人是他继续工作的动力,他还说,一旦他脱离娱乐圈,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跟那个人道歉。」说到最后,我已经泣不成声。

  「是谁?那个人是谁?」安羽的声音变得颤抖。他迷茫地看着我。

  「你已经知道答案了不是吗?那个人就是你啊!」我终于忍不住朝他大吼。

  安羽无法置信地睁大双眼,煞那间各种复杂的情绪在他的眼眸中一一闪过,最后化成绝望。高贵的气质,优雅的笑容,全都从他身上消失无踪。

  「不可能的,你在骗我,不可能的。我没有背叛他,我没有!」安羽无法接受残酷的真相,他死守着自己的坚持,可是从他眼眶中涌出来的泪水泄露了他的心情。他在忏悔,在自责。

  我原本想用更多无情的语言打击他,可是看到他现在的样子,我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或许安羽也是在乎晃的,所以无法原谅晃的「背叛」。

  「安羽,我手里已经有你收买狗仔的证据。如果你不想让我公开的话,就停止这种幼稚的游戏。我想你应该知道后果,如果你伪善的面具被公开,你的那些粉丝现在有多爱你,到时候就有多恨你!」一直没有说话的七海此时走了过来。

  「五月,我们走吧。」七海拉着我的手,示意我离开。

  虽然觉得七海的话很毒,但我没有再为安羽说什么。他伤害了那么多人,理应得到一点教训。

  就在我和七海走出门口时,安羽突然在身后说:

  「五月,我的确欺骗了你。但是我对你是真心的。或许一开始我想利用你,但后来我的确喜欢上你了。所以你拒绝我的时候,我才会疯狂地报复戒堂晃。」

  「如果你真的喜欢五月,根本不会让她做这么危险的事。你忘了吗?你为了破坏戒堂晃和五月的感情,公布了戒堂晃的真实身份,让戒堂晃误会五月,

  害得五月这么伤心。这就是你所谓的喜欢吗?说到底,你爱的人只有你自己。」七海厉声地说。

  我惊讶地看着七海。原来这件事也是安羽做的。难怪那篇报导只说了晃以前的身世,没有提及孤儿院的事。

  安羽彻底死心了,他低着头不敢面对我。我受伤的心再次被划伤,已经痛得麻木。不想再看见这个人,我咬着牙离开了房间。

  走在阳光下,我却觉得全身冰冷。他一定是太过痛苦才对我做出那么绝情的事,我有什么资格怪他呢?上天对我的惩罚就是让我心里最美好的人彻底消失,留下无尽的震惊和痛苦。我想,从此以后我都无法再完全地信任任何人了。

  「不要灰心。五月,至少我还在你身边不是吗?这个世界还有很多值得你追求的东西,起码,我,七海,是绝对不会骗你,伤害你的。」七海似乎知道我的想法,轻轻搂着我说。

  「谢谢你,七海。」七海的温柔让我心中的伤口没有那么痛了。对啊,至少还有七海在我身边,他为我付出了那么多,却从来不求回报。我应该看见他的存在,而不是记得安羽带给我的伤害。

  「五月,我把刚才和安羽的对话录下来了,你去拿给戒堂晃吧。他听了之后就会知道真相的。」七海放开我,看着我的眼睛说。

  我愣住了。不愧是七海,他连录音笔都准备好了。刚才他对安羽说他有证据时,我还以为他故意吓唬安羽。

  「七海,你为了我做了太多的事情,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我颤抖地接过那只录音笔,内心无比激动。晃,即使我说要忘记你,可是我真的做不到啊。因为看到希望再次出现时,我还是忍不住想紧紧抓住它。

  「我说过我从未想过要你接受我。我喜欢你,是我的事情,你可以选择接受也可以不接受,但你不能阻止我为你付出。我不是为了求回报才为你做这么多事,只是因为这样能让我快乐。」七海善解人意地对我笑了笑。

  我感动得不知该说什么好,七海却把那只录音笔放在我的手里,示意我赶快去找晃。

  「七海,谢谢你!」

  想了很久,最终我还是只能说出这三个字。在他微笑的注视中,我转身朝跑向晃的家。

  我不知道晃会不会接受我手中的证据,但这是七海费尽心力为我找来的,也是我唯一的机会了。晃,不要让我失望!

  「下面是今天的娱乐新闻」

  商业街的露天屏幕上正播放着娱乐新闻,主播的声音和周围熙熙攘攘的人声交织在一起,使喧闹的街道更加乱糟糟的。我依然加紧脚步走进广场。

  「戒堂晃和维斯特集团的千金娜姬订婚的消息,今日得到其公司内部人士证实」

  我的脚步突然顿住,似乎连心跳也跟着漏跳一拍。我反射性把目光投向屏幕,里面的主播正用甜美的笑容机械地播报着:

  「据此工作人员透露,近日娜姬每天都来探班,为戒堂晃带来亲手熬的汤,戒堂晃对待娜姬的态度也特别亲切。剧组众人都开玩笑地说他们是天生一对。」

  全世界的消息都消失了,只有主播愉悦的声音清晰地传进我的脑海,把我刚燃起的希望彻底夺走。

  这就是晃给我的答案?

  既然注定要失望,为什么又要给我希望呢?

  我的笑容僵在脸上,痛苦得连眼泪也流不出来。录音笔从我的手中滑落,掉在地上。

  没有用了。既然他已经选择了娜姬,我的解释有什么意义呢?反正现在的他,也不会在意我的背叛了,也不会再为我伤心。我又何必再去打扰他幸福的生活?

  没关系。我不是已经说过吗?我不再喜欢他,只是为他找出幕后策划人而已。安羽已经不能再伤害他,我也能放心了。

  我已经为他找出了伤害他的人,以前欠他的债也算还清了吧。晃,我和你之间的联系已经彻底断掉,两不相欠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