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章 逼亲

周郎Ctrl+D 收藏本站

  “我说苏三,你小子是不是有毛病?”

  臭嘎子一生起气来,那模样真能吓死人,说的话一般也很不好听,很呛人。

  苏三瞟着坐在一边微笑的陈良,笑眯眯地道:“臭嘎子,你很难得,很难得哟!”

  臭嘎子的脖子顿时粗了一圈不止:“你少打岔!老子怎么难得了?”

  “嘿嘿!你小子成亲有两年了是不是?野丫头也给你生了一个闺女了对不对?我没想到,你还是这么个火爆脾气,所以才说你很难得,难得之极!不像有的人,越来越温文尔雅,转眼不见,还当他是教馆的冬烘先生呢!”

  陈良脸一红,道:“苏三,我们跟你说正经的,你愿意还是不愿意吧?”

  苏三一脸苦笑:“你们这是要干什么?没钱喝酒了是不是?不要紧,老子今晚就去偷银子来,请大家喝个痛快!”

  “你少装糊涂!”臭嘎子气势汹汹地道:“我问你,你到底有没有什么毛病?”

  苏三火了:“老子有没有毛病,你们两个人还不知道?”

  “三年前是没什么毛病,可难免这三年里没落下什么怪病!”臭嘎子笑了,拍拍苏三肩膀:“喂,要的就是你一句话,行还是不行!要行呢,我跟陈良。两位大嫂和野丫头一起给你撮合;要是不行呢,这个就算了,我们一定再给你找几个,直到你满意为止!”

  苏三跳了起来:“干吗干吗?有你们这么硬要保媒的吗?你们是要拉郎配还是怎么的?”

  陈良摇摇头道:“苏三,这件事,我和臭嘎子是管定了,你就是不想答应,也是不行的。……喂,你到底给句话儿啊!”

  苏三两手叉腰,大声道:“滚蛋!老子平生只会给人家保媒,没想到现在倒有人给我拉起纤来了!我告诉你们,你们就是把天说塌了,老子也是不答应!”

  臭嘎子耐心地劝道:“苏三,你当你还是十八九啊?

  你都二十八了!眼瞅着奔三十就去了。古人说得好,不孝有三,无后……”

  “啧啧,啧啧啧……”苏三不住咂嘴,怪声道:“哟哟哟,德性!才几天不见面,就子曰诗云起来了!真是人不可……”

  臭嘎子气得三世佛升天,抢上一步,一把揪住了苏三的衣领子,吼道:“你答应不答应?”

  “你干什么?你逼亲不成,就想谋杀人命?来人啦——杀人啦——!”苏三杀猪般大叫起来。

  陈良和臭嘎子面面相觑。

  门外响起了细碎的脚步声和脆生生的笑声:“喂,苏三答应了没有?”

  苏三抢先嚎了起来:“没有啊!”

  三个年轻女人花枝招展地走了进来,正是金翘儿、金玉奴和野丫头马樱花。

  苏三十分委屈,可怜巴巴地道:“几位嫂子瞧瞧,臭嘎子逼亲不成,要打我呢!几位嫂子好好劝劝他,救救我呀!”

  臭嘎子一松手,气呼呼地吼道:“你小子不识好歹!”

  苏三双脚一跳:“我怎么不识好歹了?我又没见过那个姑娘,只是听你们乱说,难道你们就让我糊里糊涂地当新郎官?”

  “你以为我们是要害你?”臭嘎子火气更大了。

  苏三气哼哼地道:“虽不是害我,也差不多了!”

  臭嘎子还想再发火,陈良已经大笑起来:“嘎子,别再争了,苏三已经答应了。”

  “我几时答应了?”苏三这下真急了:“我怎么就答应了?你诬陷好人!”

  玉奴笑道:“苏三,你方才说了,不愿意糊里糊涂当新郎,自然是愿意明明白白做新郎了。所以我大哥说你答应了!”

  苏三一呆,臭嘎子几个马上拍手大笑:“不错,不错!苏三,你是想先看看那姑娘的模样再拿主意是不是?”

  苏三一下蔫了:“我……我……唉!真拿你们没办法!反正我是不答应的,你们再怎么说也没用!”

  “你是不是害臊?”陈良微笑着,推心置腹地道:

  “其实根本用不着……”

  “放屁!”苏三吼了起来:“老子脸皮这么厚,刀都扎不透,我害什么臊?你们谁见过、听说过苏三害臊?”

  陈良认认真真地听完,认认真真地想了一会儿,摇摇头道:“还真没见过,也没听说过,不过,也难说。

  是不是,臭嘎子?”

  臭嘎子气哼哼地道:“他这个人肯定不害臊,但难免有点什么毛病,我一直怀疑这一点!”

  苏三恶狠狠地瞪着他,硬将一句粗话憋了回去。

  陈良还是在苦口婆心地劝苏三:“你是不是怕那人不答应,你面子上过不去?”

  苏三觉得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沉吟了半晌才道:“不是。”

  “那究竟是因为什么?”臭嘎子简直恨不能给他几个耳光:“我看你是无理取闹!”

  苏三反瞪他一眼,正想说话,门外却有人大笑起来:

  “哈哈,今儿倒热闹,人很齐呀!苏三,你千万不要答应他们,他们说的那个姑娘老子听说过,长得不好,你肯定看不上眼。还是老子给你介绍一个,保你满意,如假包换,直到你满意为止!”

  “孙山,你怎么来了?”苏三很有些惊讶,又有些高兴,他很想借孙山脱身。

  孙山贼眉鼠眼地走了进来,李青青羞羞答答地跟在他身后。

  “青青,我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刺儿头”陈良,这两个女人是他老婆。这一个呢,是‘臭嘎子’左右军,人如其名,性子有点左,又臭又嘎。他老婆是这一个,名叫马樱花,不过臭嘎子管她叫‘野丫头’。苏三呢,就不用介绍了。”孙山一本正经地介绍着,李青青想笑又不好意思笑,—一见过了礼。四个女人凑到一处,顿时热闹起来了,相拥说笑而去,留下四一个男人彼此瞪着眼睛。

  “你瞪着我干什么?”孙山见臭嘎子直愣愣地望着自己,心里很有点发虚。

  “你若是来给苏三保媒的,老子就十分地不欢迎你!

  因为陈良和我一定要给他保成一个!你要是想打架的话,只怕更吃亏!总而言之,苏三的亲事我们已经包办了,不许你来插手!”臭嘎子恶狠狠地道:“要不我们就打断你的狗腿!”

  孙山也很不含糊地大声道:“那好!这么着好了,咱们把各自选中的美人儿拉到一起来,比一比,挑一挑,让苏三拣好的闹一个,就是有不相上下的,一并娶了她们也没有什么,对不对?”

  臭嘎子一呆,旋即哈哈大笑起来,拍着孙山的肩头道:“很好,很好,这个主意很不错!真看不出。你小子倒还能想出这么好的主意!”

  “你少拍我马屁!”孙山吸吸鼻子,打开臭嘎子的手,转向苏三、很认真地问道:“你觉得怎么样?”

  苏三眼睛瞪得溜圆,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很吃惊地道:“你们是不是真的都犯毛病了?”

  三人不由大失所望:“苏三,你真的不答应?”

  “当然不答应,绝对不答应!”苏三气哼哼地一屁股坐了下来:“你们要不放我走,我就绝食!”

  “你敢!”臭嘎子急了。

  “苏三,你真没出息,啧啧啧啧,原来你这么怕女人啊!”孙山一脸不屑之色:“我都替你脸发烧!”

  “老子怎么怕女人了?你说说我听听!”苏三一下又蹦了起来,伸手揪住了孙山的耳朵。

  “放手放手!……你要不怕女人,敢情你是不想女人么?”孙山痛得直吸气,口气却没软下来。

  “你怎么知道我不想女人?”苏三松开手,又坐了回去,“我想得很,天天想!”

  “你既然想女人,又不怕女人,那为什么还不赶紧找个老婆?”孙山振振有辞,理直气壮,臭嘎子不禁赞许地在他肩上拍了好几下。

  “你们是为我好,这我也知道。”苏三很抱歉似地叹了口气,苦笑道:“可我还想一个人自在几年。”

  这一下三个人全都傻眼了。

  苏三一句话把所有的路都堵死了,再往下可就没法再劝了。

  正在相对苦笑,门外又响起了一个颇不陌生的声音。

  “苏三心里想的人是谁我知道,你们不用再劝了,劝也没有用,他这个人和我一样,对情字是看得很重的。”

  一个小伙子一本正经地走了进来,身后是翘儿她们几个,还多了一个风姿绰约、仪态万方的年轻女人。

  苏三的脸居然有点红了,说话也结巴起来:“李抱我,你怎么……怎么也来了?……呃,你……你别说出来,千万别……”

  罗敷抿嘴一笑,柔声道:“苏三,你是不是该去看看她了?”

  苏三脸更红了,头也低了下来,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别……我没有……我不是……她不是……唉!”

  李抱我不顾臭嘎子和孙山的急声逼问,仍是认认真真地对苏三道:“我知道你很喜欢她,也很想念她,你原先跟我说过,你不去看看她,实在很没意思,对你对她都没有好处……”

  苏三长叹一声,道:“好吧,我去,我这就去!不管她……她会……唉!”

  臭嘎子急了:“你们这是打什么哑谜?”

  孙山也气急败坏地道:“不说清楚不许走!”

  陈良没说话,只是笑眯眯地看着苏三。

  李抱我一伸双手,将臭嘎子和孙山拦住,让出门来:

  “你真的早就该去了,人家一定都已等急了。”

  罗敷柔声道:“见到她,代我问个好。领了她出来之后,到於潜去找我们啊!”

  听她声气,似乎是像个大姐姐在对小弟弟说话。

  而苏三是从未当过小弟弟的。

  可这次苏三居然真的很像个又乖又听话的小弟弟,低着头红着脸,急匆匆地出门而去。

  陈良、臭嘎子和孙山三个人你望望我,我瞧瞧你,最后又都瞪着李抱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李抱我一本正经地道:“让苏三去找老婆。”

  孙山急眼了:“谁不知道他是去找老婆?可他要去找的那个女人是谁?”

  李抱我道:“他老婆。”

  臭嘎子嗷地叫了起来:“李抱我,你给老子小心点!”

  李抱我叹了口气,微笑道:“现在我还是不先说出来为好,到时候让苏三来说给你们听,岂不是更有意思?

  再说了,苏三这次去,能不能把那个女孩子娶到手,也还得两说着,我现在若说穿了,苏三和那个女孩子面上一定不太好看,我说得对不对?”

  “对!对个屁!”臭嘎子十分不满地道:“李抱我,你少婆婆妈妈地假正经!”孙山也是大瞪其眼,只有陈良还是笑眯眯的。

  罗敷微微一笑道:“我来说好了,其实也没有什么,苏三心里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那女孩子名叫金薇,外号就叫‘红蔷薇’……”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