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章 遭擒

周郎Ctrl+D 收藏本站

  苏三抬起头,悲愤地吼着:“你太——”

  小院中已空无一人,红蔷薇和小秀才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

  要不是面前有燕双飞的尸体,要不是自己身上留着累累剑创,苏三其要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了。

  他跪在燕双飞身旁,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刚才还和他对骂的燕双飞居然已经死了!

  燕双飞是因为苏三才死的,苏三深深地知道这一点。

  他从燕双飞倒下的姿式可以看出,燕双飞根本就没有出手,也没有闪避,那令人闻之心惊、见之胆裂的“微雨金针”根本就没有发出去,此刻还捏在燕双飞指间。

  如果燕双飞出手的话,红蔷薇纵然能杀他,自己也必死无疑。

  “微雨金针,天下横行。”这话不是白说给人听的。

  苏三知道那微雨金针的厉害。去年以“落花镖”名动武林的落花公子任独立,就死在微而金针之下。

  燕双飞没有出手,为什么?

  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对手是苏三挚爱过的女人吗?

  是因为他知道,苏三仍旧深深爱着面前这个女人吗?

  是因为苏三是他最好的朋友吗?

  苏三哽咽道:“老燕子,是我害了你,……我不该让你和……她决斗,我应该想到这一点,应该……”

  他无法想像,燕双飞在和红蔷薇长时间的对峙中,究竟有多少次已忍不住要发出致命的金针。

  他无法想像,燕双飞是用了多么巨大的力量才克制了出手一击的欲望。

  他也无法想像,燕双飞最后说出的“我输了”这三个字中,究竟包含了多少深沉诚挚的友谊。

  苏三哭了:“老燕子,是我……不好,是我混蛋,……是我害了你,……我要是不来找你,不……不熏你出来,你怎么会……怎么会……死?……”

  “燕双飞,我……我要杀了她,我一定要杀了她!”

  苏三嘶叫道:“我要把她杀掉,为你报仇!”

  “千万不要!”

  一个笑嘻嘻的声音就在他身边炸了开来。

  苏三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老天爷,你这是——”

  燕双飞苦笑着坐了起来,叹了口气,道:“我还没死,你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什么?要孝敬老子,也不在这上面啦!”

  苏三怔怔地瞪着他,喃喃道:“这是怎么回事?”

  燕双飞慢吞吞地伸手人怀,摸出一只金灿灿的如意锁,叹道:“都是这玩意儿的功劳,挡了一下,所以我只是闭了气,要不老子早完蛋了!当初我老娘给戴上的时候,我还嫌麻烦,现在看来,老娘是真有先见之明,不由我做儿子的不佩服!”

  苏三大叫着扑了上去,一把楼住燕双飞,流泪笑道:

  “你这老混蛋!你是想吓死老子是怎么的?真他妈不仗义!”

  燕双飞也是热泪盈眶,笑道:“干什么,干什么?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一个还哭哭啼啼的,你不怕丑,我还嫌臊得慌呢!”

  苏三笑道:“我要是女的,一定嫁给你。”

  燕双飞苦笑:“免了,免了,女的要长到你这个模样,嘿嘿,打死我也不敢要!……喂,你松手好不好?

  老子心口伤得可不轻,你不想让我活了?”

  苏三松手,一跃而起,跃上跃下,手舞足蹈,哈哈大笑。

  很显然他是乐疯了。

  燕双飞站了起来,运了运气,吐出几大口黑血来,咳道:“妈的,真厉害!我说苏三,你老婆的武功的确很高,老燕子我万万不是对手。”

  苏三一怔,停在他面前,怒道:“放屁!她不是我老婆,老子也不要她!我现在恨不能活剥了她,生吃了她!”

  燕双飞眯眯眼睛,笑嘻嘻地道:“活剥了衣裳,生吃了豆腐,嘿嘿……”

  他方才确实没有出手。因为苏三是他的最好的朋友。

  他当然不能杀红蔷薇。

  苏三扶着燕双飞进了屋,将他扶到床上坐好。

  燕双飞的房间,和他的外表很相配。

  也就是说,很平常,甚至有点冷冰冰的让人讨厌。

  现在他在苦笑,在不断在咳嗽,看来那朵娇艳的蔷薇花已使他受了不轻的内伤。

  苏三忍不住问道:“燕双飞,当年的事来龙去脉你知不知道,能不能告诉我?”

  燕双飞咳道:“苏三,咳咳……你干吗……咳咳……

  一定要知道呢?”

  他的面色时而泛着古怪的潮红,时而又十分苍白。

  苏三轻轻拍拍他肩膀,道:“你要不想说的话,我也不勉强你。只是很对不起,老子得走了。”

  “你还是……咳咳……走了的……好。”燕双飞没有转头看苏三,说话的声音也很低。

  他知道苏三的心情一定很沉重,苏三的面色一定很不好看。

  苏三半晌才轻声道:“那……你怎么办?”

  在这个时候离开十分需要自己的朋友,的确是很不仗义,但苏三又不得不这么做。

  燕双飞不满地翻翻眼睛,冷笑道:“你当老子是什么人?是三岁的小伢?难道我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吗?”

  苏三喃喃道:“也许她还会再来一次,也许不会,不过,她很聪明,或许能猜到你没有死,而且……”

  他说的“她”,当然是指红蔷薇。

  燕双飞苦笑:“难道就因为她还可能再来一次你就不去余姚了吗?”

  苏三并没有说自己要离开燕双飞去哪里,燕双飞却早已猜到了,苏三一定要去的地方只可能是余姚。

  苏三并没有对燕双飞的话感到惊讶,他只是微微一笑,道:“如果我知道她一定要来找你的话,我绝对不会去余姚。”

  燕双飞沉默。半晌,两人都没说话。

  “公孙奇现在……怎么样?”燕双飞终于还是忍不住先开了口。

  “什么怎么样?”

  苏三是明知故问,燕双飞问的当然是公孙奇的武功有没有撂下。

  但苏三还是要装糊徐,他知道燕双飞不会回答他的反问的。

  果然,燕双飞转开了话题:“我会找个好地方躲起来,又享福又安全的地方我还是有的。至于你,还是赶紧去余姚吧!”

  苏三摇摇头,道:“我发现你这几年越过越笨了,有时候气得我真想给你几个大耳刮子。本想你今天可能会变聪明些……”

  “谁知老子还是这么笨?”燕双飞笑了。

  “不错!你越来越笨,简直比老子还要笨三分!”苏三也笑了,“走吧,老燕子,跟我一起走。”

  燕双飞似乎吃了一惊:“跟你走?去哪里?这是我的家,我这个人恋家。”

  苏三笑眯眯地道:“跟我走,有你的好处!比方说,饭可以有人喂你吃,酒也有人喂你喝,我可以找一个又温柔又美丽的女孩子陪着你。”

  “也就是说,你是要把老子供起来?”燕双飞冷笑道:“我不去!”

  “其实也不是把你供起来,”苏三拍拍燕双飞肩膀,微笑道:“是把你捆起来,塞进一辆大车里。”

  燕双飞气得瞪大了眼睛,但却已欲动不能,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因为苏三这一拍,正拍在他的“肩并穴”上。

  “死燕子,你不能不佩服老子!”苏三笑嘻嘻地搓了搓手,叹道:“老子硬是有办法!”

  燕双飞哭笑不得地瞪着苏三。

  苏三却满意之极地围着他转了好几个圈圈,连连叹气:

  “我总是希望自己哪天能笨些,很可惜,真可惜……”

  可惜什么?

  当然是他永远也笨不起来。

  燕双飞躺在一辆很柔软很舒服的大车里,口里不住地乱骂。

  “死八哥,贼苏三,你不得好死,你作践老子……”

  苏三坐在车夫的座位上,似模似样地赶着大车,笑道:“我说老燕子,你如果不想老子再补点你哑穴的话,嘿嘿,那就最好把嘴闭上!”

  燕双飞当然不愿失去这最后的一点权利。

  于是苏三耳边就清静了片刻。

  这是一条通往余姚的大路。现在已是黄昏时分,路上已没有多少行人了,车可以跑得飞快。

  苏三安静了片刻,又觉得寂寞了,笑道:“老燕子?

  睡着了吗?怎么这半天也不跟我说句话?”

  身后静悄悄的。看来燕双飞正在赌气。

  “老燕子!……老燕子!”

  苏三连叫了两声之后,头皮开始发麻了。

  他知道,依燕双飞的性子,绝对不可能憋这么久不开口,那么,燕双飞现在就一定出了什么事。

  苏三的每一根汗毛都坚了起来。

  马车还在飞驰,车座上的苏三却突然不见了。

  刹那间,苏三已进了车厢。

  车厢里空空如也,燕双飞居然已经不见影儿了,好像他是平地消失了。

  苏三一下傻了眼,一闪下车,直愣愣地立在路中央。

  无人驾驭的车很快跑远了,马似乎并没有发现“车夫”苏三不见了。

  “谁这么缺德,嗳?我操他姥姥!”

  苏三直着嗓子骂了起来,叫得惊天动地的。

  “群玉,你认为对一只正在狂吠的疯狗应该怎么办?”

  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明明白白地在不远处的一片树林中响了起来。

  苏三的身子一下僵住了,他听出来说话的人是谁了。

  是红蔷薇!

  另一个女孩子甜美的声音笑着答道:“依姐姐说,又该怎么呢?”

  “打碎那疯狗的牙齿,好不好?”

  红蔷薇的声音里充满了娇媚的意味。

  可在苏三的耳朵里听起来,这两个女人的声音实在不如两只狗的叫声来得好听。

  热血一阵阵往他头上涌,苏三简直要气疯了。

  “红蔷薇,你他妈干的好事!”

  苏三一生气,说出来的话一般都很不好听,有时候简直可说是又脏又臭。

  两个俏生生的人儿从树林中走了出来。面上都带着恬静满足、俏皮温柔的微笑。

  她们看着苏三时的神情,就跟着一只走投无路的老鼠没什么两样。

  “我干什么好事了?我自己怎么不知道?你说出来,咱们听听。”红蔷薇笑靥如花。

  苏三又跳又叫:“快把燕双飞还给老子,否则要你们的好看!”

  红蔷薇似乎很吃了一惊,转头问小秀才:“他是不是在说燕双飞?”

  叫“群玉”的小秀才笑道:“是啊!”

  红蔷薇又问:“你见到燕双飞没有?”

  群玉道:“没有,我连燕双飞是谁都不知道。”

  “那么,疯狗朝咱们俩狂吠什么呢?”红蔷薇似乎十分不解地叹了口气。

  她含笑的眸子一直盯着苏三,那里面似乎有许多东西在燃烧。

  苏三突然不跳了,也不再大叫了,他很反常地平静下来了。

  “我希望二位不要做得太过份了。”他冷冷笑了一下,道:“你们应该知道,燕双飞是我苏三的朋友,而且他是因我而受的伤,因为我才被你们抓的,如果二位还要一本正经装什么清白大闺女的话,我看就不必了!”

  群玉的脸一下白了,眼中也闪出了凶光。

  “装清白大闺女”这几个字,对每一个未出阁的少女来说都是一种不能忍受的污辱。

  红蔷薇却只微微叹了口气,幽幽地道:“苏大哥,你怎么现在变得如此粗俗不堪了?这样粗鲁的话,亏你也说得出口!”

  “如果你认为苏某人是个正人君子的话,那你就大错而特错了!”苏三仰天一阵狂笑,道:“一句话,你放不放人?”

  红蔷薇似乎也有点生气了:“难道苏大哥真的以为是我们抓了燕双飞吗?”

  “苏某虽然有时候也犯点迷糊,但自信还是清醒明白的时候居多!”苏三咬牙切齿地道:“我正言告诉你们,少卖弄风情!如果你们不放人的话,可别怪我不够意思!”

  红蔷薇冷冷一笑,道:“我倒很想知道苏大哥想把我们怎么样?”

  “我倒没什么特别出色的办法。”苏三淡淡地道:

  “简单得很,我把你们抓住,迫你们放人!”

  群玉接口道:“如果我们还是不放人呢?”

  “难道你还会真的像你亲口对着燕双飞发的誓那样,非要杀了我吗?”红蔷薇也追问了一句。

  她的眼中闪着一种幽怨而凄艳的光芒。

  苏三怔住了。

  他实在也没想好,如果她们被抓住以后还是不放人怎么办。

  他终于无可奈何地苦笑道:“那么咱们就耗着,总有你们同意放人的时候。”

  这下该两个人发呆了。

  “真想不到,你倒是个……”群玉撇撇嘴儿,但她眼中连一星半点的讽刺都没有。

  “我真的……真的……很开心……”红蔷薇轻声道:

  “我真没想到,你还能说出这么……这么好听的话来。”

  苏三恶狠狠地叫道:“你少自作多情!那是因为老子从来不杀女人而已,你别以为老子真的看上你了!滚你妈的去吧!”

  群玉尖叫起来:“干吗又骂人?”

  “骂人又怎么了?”苏三毫不示弱,叫得比群玉的声音还响三分。

  红蔷薇却在微笑:“群玉,咱们走,不理这坏小子了!”

  她的声音很甜。她的微笑很美。她显得好开心。

  两个女人居然真的转身要走。

  苏三又吼道:“往哪儿去?滚回来!”

  他的身子倏地闪成了一条淡淡的灰影,直扑向己经腾起的红蔷薇。

  苏三的轻功,一向被人推举为“天下第一”,红蔷薇若是真想跑,一定会被追上。

  但苏三万万没料到,红蔷薇根本就没有逃跑。

  就在苏三的手堪堪伸到她肩头的一刹那间,她的身子一扭,不知怎的就转了过来,身子却仍在往上腾起。

  如果苏三继续伸手拿她的话,抓住的部位刚好是她一只高耸的Rx房。

  苏三的手刚一迟疑,红蔷薇一声轻笑,直扑进了苏三的怀里。

  苏三想拿别人,结果被拿住的却是自己。

  群玉笑眯眯地走了过来,点了点苏三的额头:“你这坏家伙,敬酒不吃吃罚酒,这下好了吧?”

  苏三叹口气,闭上了眼睛:“我没什么可说的了。”

  红蔷薇微笑道:“真的吗?”

  苏三的眼睛一下又睁开了:“我要说的还有一句话,那就是如果我还能活下去的话,我坚决不再走江湖了。”

  两个女人一怔之际,苏三又闭上了眼睛。

  群玉喃喃道:“金姐姐,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鬼才知道!”红蔷薇冷冷一笑:“我才不会放过他呢!这坏小子心眼又多又坏,不识好歹,得好好整治整治他!”

  燕双飞果然是被红蔷薇抓住了,正躺在树林里不能动弹。

  “怎么,你也来了?”

  苏三没好气地道:“怎么,你很高兴看见老子在这里?”

  “不是,当然不是。”燕双飞苦笑道:“应该说,我很不高兴,因为你躺在我身边,让我感到很不舒服。”

  “那你就少说几句话,我烦得很!”苏三闭上了眼睛,马上就扯起了呼噜。

  燕双飞默默看着他,叹了口气,也闭上了眼睛,很快他好像也睡熟了。

  苏三的眼睛突然又睁开,直瞪着燕双飞:“老燕子,你真他妈不仗义!”

  燕双飞在“沉睡中”答道:“对。”

  苏三气愤地质问道:“方才你在车厢里为什么不出声?”

  燕双飞冷笑道:“是你不让我说话的。”

  苏三怒道:“我也没叫你在看见坏人的时候不吭声啊?”

  “我很想让你吃一点苦头。”燕双飞笑了。“你小子这些年来一帆风顺,得意过头了,吃点小小的苦头,对你也有好处!”

  听听,这叫什么理由?

  苏三无奈地叹了口气,道:“老燕子,咱们往日无仇,近日无冤,你这么害我干什么?虽说上次给你保媒没保成,可那也不能怪我呀,是人家闺女不愿意。”

  燕双飞笑眯眯地道;“怎么不怪你?你这个媒人比我长得俊,人家女孩子怎么还会跟我走?”

  苏三苦笑:“老燕子,你这是何苦来呢?”

  燕双飞的目的,苏三明白,他是想造成苏三和红蔷薇接近的机会,想成全他们。

  可燕双飞难道不知道,破了的镜子绝对不可能重圆吗?

  红蔷薇和群玉都皱着眉头,迟疑地打量着这两个已“睡熟”却还在不知死活地说笑的大男人。

  大车。又是大车。

  苏三突然吼了起米:“我渴,我要喝水!”

  群玉气鼓鼓地把水袋递了过去。苏三又叫:“没见我不能动吗?喂老子!”

  于是群玉只好喂他。

  谁拿苏三都没办法,群玉自然也不例外。

  苏三喝了一大口水,却没有咽下去,一股水箭却飞向了燕双飞的“肩并”穴。

  群天还没来得及惊讶,燕双飞已经平平地“移”出了大车:

  “苏三,老子先走了!”

  群玉还没惊呼出声,苏三已先破口大骂起来:“老燕子,你不仗义!”

  想想也是,苏三用水箭助燕双飞脱困,燕双飞却自己跑了!

  群玉气得在苏三额头上狠狠点了一指,咬牙恨声道:

  “算你鬼!”

  奇怪的是,大车并没有因燕双飞的逃跑而停下,而红蔷薇也并没有发表任何高见,现在她是“车夫”。

  苏三觉得有点不对头了,好像要坏事,他知道再不想点奇招妙术,只怕真过不了今晚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