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章 夫妻之间

周郎Ctrl+D 收藏本站

  红蔷薇并没有接着苏三的话茬往下说,她只是用一种近乎自语的声音道:“你想知道吗?”

  她温柔的目光也已没有再看苏三,而是停在手中的那朵蔷薇上。

  苏三牙齿一咬,脖子一梗,从牙缝里迸出两个字来:

  “不想!”

  红蔷薇微微一笑,甜甜地道:“你是不是还在恨我?

  恨我嫁给了别人?恨我无情无义,没有等么?”

  苏三恶狠狠地道:“我是恨,恨我自己!恨老子在路上为什么不抓住你,或者是干脆一掌要了你的命!要不,老子也不会受眼下这份苦了。”

  红蔷薇“格格”娇笑道:“你根本就不愿意伤害我,是么?为什么?你能不能告诉我?”

  苏三气急败坏地吼道:“为什么?好男不跟女斗!这是江湖上的名言名规!”

  “难道就因为这个?”红蔷薇近乎天真地偏偏可爱的脑袋。

  可惜苏三看不见,也不愿看。

  “一点不错!”苏三吼道:“姓金的丫头,痛痛快快给老子一刀算了,别他妈的折磨老子好不好?”

  红蔷薇却只当是在和苏三说悄悄话谈心似的:“如果你当时真的一下抓住我……胸脯,或是一掌打死我,你会难过吗?”

  好半天,没人出声,她们似是在等待苏三的回答。

  苏三奇怪地又平静下来了:“我想我会很难过,因为我若杀了你,就是杀了一个女人,而一个男人居然会动手击杀一个女人,无沦如何总是一件很残忍的事。老子纵横江湖以来,从来没动手杀过女人。即便上次和孙山一起用计使梁悦和张功曹同归于尽,我们也没有动手。”

  群玉突然开口叫道:“苏三,你在回避!”

  红蔷薇不快地瞟了群玉一眼,群玉只当没看见,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装作没看见。

  苏三懒洋洋地道:“有时候没眼睛的人比有眼睛的人看事情看得更清楚些!我告诉你,群玉小姐,你错了,不过还不算太错,你现在要赶紧改正错误还来得及。如果苏某人没有猜错的话,金姑娘,或者叫霍夫人吧,已经对你大起反感了。这里虽然是你的家,但你却无法摆脱她的控制,你要是惹恼了她,自然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当然,我这也不过是一句闲话,也可能只不过是以小人之心度淑女之腹。哈哈,哈哈……”

  群玉心中一凛,悚然望了望红蔷薇,一种恐惧感油然而生。

  红蔷薇面色却十分恬静,她的嗓音也十分恬静:“苏三,你不要耍你那些心计!你想离间我们姐妹,好制造脱困的机会,那是休想!”

  群玉心里一松,那种无名的恐惧感马上就减轻了:

  “就是!苏三,你别以为我看不出你的鬼花招,我才不会上当呢!”

  苏三苦笑连天:“好、好、好,算我放屁白说,行了吧?唉,好心未必就有好报,良药苦口,忠言逆耳,可叹呀,可叹!”

  红蔷薇轻颦浅笑:“行了,行了!你还有完没完?跟你在一起总是缠不清,真是的!”

  苏三马上大怒:“谁要跟你缠清了?什么有完没完的?你说话最好注意点,少惹老子不高兴!”

  “唉,怎么我一开口,你就总是气呼呼的呢?”红蔷薇笑得花枝招展,可惜苏三还是不愿去看。

  苏三平静地叹了口气,又不出声了。群玉瞪大眼睛,看看苏三,又看看红蔷薇,好像是在看一出莫名其妙的戏。

  “好吧,咱们回到原先的话题上来。我问你,你知不知道我找你的目的?你想不想知道?”

  红蔷薇这次神情很正经。

  可苏三却扯起了呼噜,扯得山响。

  群玉简直都有些受不了他的呼噜了,心里只是叹气:

  “老天爷哟,呼噜这么响,哪个女人敢要你哟。……”

  红蔷薇却仿佛听得很受用:“苏三,别打马虎眼!我告诉你,我抓你的目的,是不想让你去通知公孙奇、去帮助燕双飞。我要报仇,可仇人又大多是你的朋友,我就只能把你关起来,让你不能动手。怎么样,听明白没有?”

  苏三的呼噜声停了下来,“其实这个答案很一般,根本就在苏某人意料之中,我根本就不吃惊。”

  “你不感到吃惊是很自然的,我承认你能猜得到。”

  红蔷薇叹道:“但你一定会很着急,这一点你好像也不得不承认。”

  苏三也叹气,叹得更响:“我真奇怪,世上总有那么多女人,喜欢自作聪明,自以为是,自高自大。”

  红蔷薇好看的嘴唇禁不住抿了起来,很显然,她是真的有点生气了。

  “难道你就不想救你的朋友们吗?”她冷笑起来:

  “你不是一直都认为自己是个把友情看得比什么都重的人吗?”

  苏三的嘴唇颤了好几下,半晌,他才有些嘶哑地笑了笑:“你不会是公孙奇的对手,我根本用不着为他担心!”

  红蔷薇扬声大笑起来,好半天才喘着道:“你把宝押在边澄身上了,是不是?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苏三的眼睛倏地睁开了,恐怖地盯着红蔷薇。

  他的脸色已惨白。

  他盯着红蔷薇,红蔷薇也盯着他,只不过两人目光中的含意是截然不同的。

  苏三的目光里满是惊恐和悲哀。

  红蔷薇的目光里却尽是得意和骄横。

  苏三舔舔干裂的嘴唇,吃力地问道:“你这话是……

  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一点意思也没有!”红蔷薇娇笑着站了起来,轻盈地走到他面前,俯视着他,笑眯眯地道:

  “你看,我只不过说了一句很轻巧的话,就使你不得不睁开眼睛。我是不是也可以说我很聪明?你现在可以好好看一看这里的情形了。”

  苏三狂怒地吼道:“我不想看!你告诉我,我为什么不能把宝压在边澄身上?”

  他现在的确是把宝押在边澄身上了。现在的边澄武功如何,他不知道,但他明白,三年的少林生涯,不会使边澄的武功变差的。

  只要边澄在,公孙奇和钱麻子当然不会有什么事。

  更何况公孙奇本人就是一个高手,虽然已多年不履江湖,但现在仍然有很强的实力。

  燕双飞一定已在去余姚的路上了,由他们三个人出手,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钱麻子虽已无力出手,但找个地方藏起来总是件容易的事。

  可红蔷薇的话,却摧毁了苏三的自信:“边澄吗?他已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你想靠他,那是靠不住的。”

  苏三简直已快气疯了:“为什么?”

  群玉不忍心再看他那副模样。

  红蔷薇高傲地昂起头,冷峭地俯视着苏三的眼睛,冷冷道:“因为不出三天,边澄就会乖乖地来找我,恳求我收留他,拜倒在我脚下,像条狗似地摇尾乞怜!”

  苏三怔了怔,居然不生气了,对红蔷薇看了又看,眼珠上下滑动,口里啧啧有声:“奇怪,真奇怪!”

  群玉忍不住叱道:“有什么可奇怪的?你少贼眉鼠眼地乱看女人!”

  于是苏三又去打量群玉,一本正经地道:“群玉小姐,红蔷薇是不是犯病了,烧糊涂了?怎么你都没看出来吗?唉呀,得赶紧去请个大夫瞧瞧啊!”

  “放屁!”群玉叱道:“谁说金姐姐生病了?”

  “没犯病?”苏三似乎吃惊:“不会吧?没犯病怎么会胡话连篇呢?”

  红蔷薇冷笑道:“苏三,你是不信是吧?那好,咱们打个赌怎么样?”

  苏三“哈”地一声笑了出来,喜孜孜地道:“妙极,妙极!你说怎么赌,赌什么?”

  红蔷薇缓缓坐回椅中,冷冷道:“很简单。若是三天之内,边澄不来投靠我,我就放你走,还把我的舌头割下来送给你!”

  “你的舌头?送给我?”苏三吓了一大跳,“你居然敢下这么重的赌注?难道你真以为你赢定了吗?”

  “怎么?敢不敢?”红蔷薇冷笑道:“你要输了怎么办?”

  苏三沉吟半晌,才笑道:“我的舌头还真不想给人家,要不我这‘巧八哥’的名头不就报废了吗?这样吧,我把这双看错人的眼睛给你。怎么样,还算够意思吧?”

  群玉吓得脸色惨白,她知道这两个人不是在开玩笑。

  舌头和眼睛,岂不都是每个人最珍贵的东西?

  为什么他们要拿这些最美好的东西来打这种残酷的赌呢?

  群玉想不明白。

  她知道她这辈子也许都想不明白。

  于是她轻轻叹了口气,看看苏三,又看看红蔷薇,慢慢转过身,隐入了黑暗之中。

  屋中红烛高烧,红烛的光明,却照着两个脸色晦暗的人。

  苏三早已闭上眼睛,在烛光中,在波斯地毯上“很香很甜”地“睡着”了。

  红蔷薇高高坐在椅上,默默凝视着地上那个曾经痴恋过自己的男人,一时间也忘了周围的一切,连身后的来人她都没发觉。

  这是一个丰神俊爽、洒脱风流的男人,岁数不太大,也不会太小,约摸有三十一二的样子。

  他的衣着很精美,但不华丽;他的目光很明亮,但并不锐利。

  在他身上,有一种成熟、宽容、温厚的气质,有一种让少女们不能自持的魁力。

  他悄无声息地走到红蔷薇的身边,默默地立了好一会儿,静静地看着躺在地上的苏三。

  半晌,他才轻轻笑了一声,道:“这位就是苏三苏少侠?”

  他的声音浑厚悦耳,尤其是轻轻说话时,更加动听,扣人心弦。

  红蔷薇却仿佛被闪电击中似地一下转头,惊恐地道:

  “你--”

  那人微微一笑,大手温厚地拂上她的肩头。她的肩头立刻起了一种轻微的颤悸。

  那人柔声道:“你以前常跟我提起的那个苏三,就是他吗?”

  红蔷薇低下眼睛,有些慌乱地低声道:“是的,就是他……”

  她在所有其他人面前,都高傲得像个凛然不可侵犯的女神。可在这个男人面前,她却似乎已变成了一只最柔弱的小羊羔。

  那人又笑了一声,道:“看来他很累也很困,应该找一间上等客房让他好好睡上一觉,你说呢?”

  红蔷薇的脸色一下惨白如雪,她还没说话,地毯上的苏三却已笑出了声:“霍名山,这是老子今晚听到的最让我满意的话。”

  那人当然就是霍名山——号称武当俗家弟子中的第一高手霍名山。

  也是红蔷薇的丈夫霍名山。

  苏三很开心似地睁开眼睛,看着霍名山,又看看红蔷薇,笑嘻嘻地道:“霍名山,我发现你实在是这个世上最最可爱的人。一直到现在,我才算伸了冤了!”

  霍名山很谦虚地笑道:“苏少侠太夸奖了。霍某何德何能,怎敢妄称是人世间最可爱的人?”

  “能,能,咋不能呢?”苏三连连奉承:“别的不说,红蔷薇今晚折辱我老人家好长时间了,没想到你一来,她就没劲儿了。我怎能不得意,怎能不夸你呢?”

  红蔷薇的脸色已白得像石灰,一双美丽的手也在不停地颤抖着。那朵蔷薇花也已被她捏碎了。

  显然她已气极,却又只好隐忍不发。

  霍名山却很认真地点点头道:“这其实也没有什么。

  拙荆很任性,当闺女的时候还不妨事,但一为人妻,自然就要克尽妇责。做丈夫的若不好好管教她,也就不能算是尽到了夫责。阿薇你说是不是?”

  红蔷薇低眉顺目,颤声道:“是,是的。”

  苏三哈哈大笑起来,连眼泪都笑出来了:“我真快活,哈哈哈哈……老子实在是许多年没看过这么精采的皮影戏了,哈哈……,谢谢,谢谢二位,演得真精彩,哈哈哈哈……”

  两滴珠泪,悄悄沁出了红蔷薇美丽的眼角,但她很快用一个优雅的撩发动作擦去了泪水。

  她为什么流泪?

  是因为丈夫对她的羞辱?还是因为旧情人的嘲弄?

  霍名山却仍然在微笑,一直等到苏三笑够了,才和和气气地道:“苏三,你知道不知道我现在来干什么?”

  苏三喘着粗气,道:“不知道。”

  霍名山沉痛地叹了口气,道:“你这么笨的一个人,居然还敢自称是聪明人,居然还有人在你三岁时就把你当神童!苏三,你实在是污辱了‘神童’这两个字!”

  “神童不神童,那是人家愣要那么叫我,我也没办法。其实那时候我还屁事不懂呢!”苏三居然谦虚起来了:“我是后来才变聪明起来的。”

  “可你要是真聪明的话,怎么会不知道我来干什么呢?”

  苏三想了想,不太有把握地猜测道:“找你老婆去睡觉,对不对?”

  红蔷薇愤怒的目光剑一般刺向苏三的眼睛,可是苏三根本就没去看她。

  霍名山惊讶地点点头,道:“你果然还是很聪明的,你猜对了,我是来找她去陪我睡觉的。当然,主要还是为了干那档子事儿。阿薇的床上功夫还不怎么行,不过她学得很刻苦,进步很快。”

  苏三大笑:“怎么样?我说我聪明吧!果然一猜就中,哈哈!”

  红蔷薇挣开霍名山的手,一声呜咽,掩面飞奔而去。

  霍名山看着苏三,苏三也看着霍名山,两人都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夹杂着红蔷薇飘远了的呜咽。

  霍名山突然止住笑,好像他根本就不曾笑过。

  他的脸色也已变得冰冷惨厉。他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苏三。

  苏三也觉得这时候再笑下去实在有点傻,便很知趣地打住了,似乎有些不解地望着霍名山。

  半晌,霍名山才从牙缝里迸出一句话来:

  “苏三,你他妈的只配送去喂狗!”

  苏三叹气:“那你就错了!老子还不配去喂狗,喂狗狗都未必肯吃!”

  霍名山一怔,飞起一脚,正踢在苏三的左颊上。

  苏三的左颊立时鲜血淋淋,肿起老大一块。

  “看你个王八蛋还嘴硬!老子踢死你!”

  苏三被踢得直犯晕,说话也含糊不清了,“你狗日的……敢打……老子!”

  “嗬,你还敢顶嘴?”霍名山满腔怒火无处发泄似地左一脚右一脚,把苏三的身子踢得四处乱飞乱撞。

  地毯上不多时已洒满了鲜血。苏三也已变成了一个血肉模糊的肉球了。

  霍名山不再出脚,冷笑着摸出块洁白的手帕,拭了拭溅在面上手上的血迹,将手帕抛到苏三身边,冷笑道:“今日算是便宜了你个小王八蛋,哼哼……”

  他背着手,施施然走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