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三章

乔良Ctrl+D 收藏本站

    慕尼黑2000年2月19日

    “他又来了。”

    汉斯指着监视屏对巴克说,“瞧,他是通过一条能传送电脑数据的电话线路进来的。”

    “从香港?”巴克问。

    “不,这回好像不是,等等,让我再看看。”

    汉斯非常快地把显示出“香港人”踪迹的终端机与一台示波器连在了一起,一边看回波显示,一边在袖珍计算器上计算着什么,然后,他抬起头来:

    “奇怪。这家伙的信号回波时间不到十分之一秒,可香港到这儿的信号回波起码要超过二秒钟。”

    他又重新计算了一遍。

    “瞩,还是不足十分之一秒,他怎么可能在这么近的距离内发出信号呢?”

    “会不会他已经到了欧洲?”

    “晤,有道理,他甚至已经到了德国。”

    “可以根据回波测定他所在的位置吗?”

    “这倒不难,电话局里有我们的人。”

    巴克立刻拿起电话,让塞勒尔与电话局的G小姐联系,请她帮忙查一下,看看都有哪些用户正通过电话与慕尼黑大学的主机系统联机,现在已是晚上九点了,用户不会很多,马上就可以查清楚的。五分钟后,结果出来了,共有五个用户,G小姐把他们的电话号码传送了过来。

    “都不是。”汉斯把那五个人检查了一遍后,失望地告诉巴克,“可他现在还在那里,还没有走开,他已经进入到了一个享有系统管理人员特权的帐户里,而且正编制口令文件。他看来是想建立一个新帐户,他使用的帐户名字是——罗森贝格。瞩,他干完了,很利索,他要走了。”

    “不要让他跑掉1”巴克喊起来,”快查出他的电话号码,有了号码就能知道他所在的位置。

    “现在不成,他使用的好像是移动电话。对,他很可能从香港随身带来一部‘诺基亚’或者‘爱立信’,这样,电话局的小姐自然就查不出他的号码了,这小子够鬼的。”

    “像个老手。”

    “不错,我跟他较量过,各有输赢。”

    “这回不能让他赢,”“那我们就得有耐心,先下好套子,等他往里钻,什么时候钻进来,什么时候再收口。”

    “你想怎么做?”

    “如果是移动电话,那就是无线电,这反而倒不难了,有三台无线电截听监测定位仪就可以。只是需要有人二十四小时不间断跟踪。”

    巴克扫了一眼塞勒尔,塞勒尔点点头。

    “还有呢?”巴克问。

    “还有就是看下一个什么样的套子了,这需要是一个能引起他兴趣的诱饵,使他一旦看到就不忍放下,不知不觉就在我们的系统中呆很久,使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准确定位。”

    “照你的想法干吧,塞勒尔会听你的。”巴克拍了拍汉斯的背。

    法兰克福2000年2月10日

    汉斯和巴克从监视屏上看到的,的确就是李汉。

    昨天一大早,在沙发上和衣而卧的李汉悄悄爬起来,给宿醉未醒的婵留下一张字条后,提起行包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门锁在身后咔塔一声撞上时,他当然没看见,两行泪水从婵的脸上潸然滚下。

    字条上写的是:“真对不起,我走了,不要等我,永远有愧于你。”

    随着香港至法兰克福的“港龙”航班飞得越远,这份愧疚之感在他心里就越沉重。他真弄不清自己是怎么搞的?对一个移情于他人的女人你哀伤不已,而对另一个痴心于你的女人,却又如此绝情。

    不对头,他想,你肯定是哪儿出了毛病。飞机二月十八日早上八点半离开香港,中间只在德黑兰停落了一次。六千多公里的航程,十四个小时的飞行,待李汉的双脚踏在法兰克福的地面时,居然才是当地时间二月十八日九点多。他走出航空港,先在歌德大街上的一家名字非常气派——叫做“威廉大帝”的小旅馆找到了位处,然后又到一家牌子不大但规模却不小的中国人开的“九月菊”餐馆喂饱了肚子,就开始犯起困来。生物钟有它自己的节律。但他不敢睡,他得先把时差倒过来再说。等到法兰克福的天空完全黑下来时,他已经困得东倒西歪了,这才上的床。临睡前,他特意把手表上的报时器定在了21:00,他根据在香港时与“汉斯”经常相遇的时间推算,那家伙总是在柏林时间晚上九点左右才出没于网络的丛林。

    九点。报时器准时响了,他腾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尽管睡意十足,他还是强迫自己下了地,走进盟洗室去抹了把脸,清醒一些后,他走到桌旁打开了他的笔记本电脑和调制解调器,他一上来就把他的搜索范围限定在了慕尼黑。因为浅沼告诉过他,一个Hacker在新德里,另一个在慕尼黑。现在,新德里的那个拉奥中校已经死去,活着的,就是慕尼黑的这个“汉斯”了。但在茫无目标地搜索了一阵无所斩获后,他退了出来。慕尼黑太大了,只要那家伙不开机,你就等于大海捞针。他想了想,突然冒出一个新念头:何不舍近求远,到英国牛津《病毒公报》月刊的数据库去查一下?也许在那里能嗅到“汉斯”的气息的。

    他用移动电话拨通了《病毒公报》,很快与它们的数据库联上了机。他这次是以付费用户的身分出现的,联机毫不困难。

    欢迎进入牛津《病毒公报》计算机系统在他报出自己的合法帐户并输进正确的口令后,大门向他敞开了。

    请列出你所需要的文件目录慕尼黑电脑病毒一分钟不到,与慕尼黑和电脑病毒这两个因素有关的文件目录出现在他的显示屏上。他不断按动回车键快速翻阅着,最后,在两条调出来不足半页纸的讯息上停了下来:

    监测一104:慕尼黑大学。一段时间来,主机系统夜间使用次数激增,原因不明。

    监测一107:慕尼黑大学。似乎有人在尝试编制针对视窗操作系统的新型病毒,尚无扩散迹象。

    慕尼黑大学?李汉拍击了一下自己的脑门,为什么没有想到这儿呢?追踪这些目标首先就该想到当地的大学,全世界都一样,大学是天才和疯子的温床。

    他马上返身回到了慕尼黑,但这回他没用正式身分进入慕尼黑大学。在这里,他不能给自己身后留下脚印,不能让人对他跟踪追击。他是对的,进入慕尼黑大学和不留足迹都是对的,因为他一进入慕大主机系统就很快嗅到了“汉斯”的气味。他能感到那家伙就在附近什么地方观察他,可他却看不到对方的面孔。

    他装出一副浑然不知的憨态,在“校园”里闯荡。他好像漫不经心似的,信手翻阅了一些刚彼人从世界其他地方的网络中调来的文件,其中一份来自美国德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凯利空军基地联合电子战中心的关于如何激活“芯片固化病毒”的文件,引起了他的注意,他立刻掂量出了这份文件落到某些人手中的严重后果。让他失望的是没找到有关视窗操作系统新型病毒的文件。然后,快要离开时,他发现那双眼睛还在盯着他,便有意露出破绽,闯进一个享有特权的人的帐户,试图用罗森贝格这个名字,建立一个新帐户。

    完成这些掩饰性动作后,他马上关机,从监视他的人眼皮底下突然消失了,他可以想象出那双眼睛在刹那间露出的茫然若失的神情。

    关机后,他定了定神,又拿起了他的“诺基亚”。他拨了个北京长途,总参那位情报部门首脑给他的那一长串带神秘色彩的号码看来很好用,一拨就通,他报了自己的姓名后,对方的声调立刻变得非常和气。

    他把通话内容压缩到短得不能再短——

    (l)立即用国产电脑芯片替换从美国进口的武器装备中的电脑芯片;

    (2)在与五角大楼联机的一切军用网络上,加装病毒过滤站。

    稚内2009年2月19日

    浜口直子驾驶的那架“花面狸”直升机,傍晚时被人在宗谷峡发现了。

    “这不是到北极去探险的直子小姐那架飞机吗?”一位叫武田米夫的渔民指着停在峡顶的直升机对他的同伴说。

    “好像是,直子小姐怎么会把它停在这个地方?”

    “该不会出了什么事儿吧?”武田说。

    “那就上去看看怎么样?”

    两人把船停在峡边,快步登上峡顶,找到了那架直升机。舱内空空的,不像出事的样子,只是直子小姐已不知去向。

    “迁村,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马上给警视厅打个电话,让他们马上派人来?”武田说。

    “晤,应该,我去打,你留下来看着它。”

    一小时后,稚内电视台就中断了正常节目,播报出这条立刻引起轰动的新闻。一位举世瞩目的年轻貌美的女探险家,在距离这座城市不到十公里的地方神秘失踪,对于日本最北方的这座平静的小城来说,实在是一桩破天荒的大事件。武田米夫作为第一目击者,出现在电视屏幕上,他的旁边,站着他的同伴迁村宪一。

    这条消息引起的轰动,甚至超过了今天早些时候传出的另一条消息:停靠在大岛以东五公里海面上的三艘五十万吨油轮——日本的浮动油库,被恐怖分子一举炸毁,大火正在方圆三十海里水面上燃烧,火势凶猛,已经完全封锁佐了横须贺港向外的水道云云。在稚内人看来,这条消息发生的地点毕竟离他们太远了,而那个几天前在电视上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直子小姐,居然是在他们的身边失踪的,这样的新闻太贴近他们自己的日常生活了,理所当然更让他们关心。

    直子关心的却是前一条消息,她就是在听到油轮被炸的消息后失踪的。当时她驾驶着已经不大听使唤的“花面狸”飞过宗谷海峡,仪表板上的微型电视机里正在播报这条让全日本震惊而让她庆幸的新闻。她几乎不假思索地就在宗谷峡上落了地,然后跑到路边拦了辆刚巧路过的三菱拖车。在稚内城里,她向司机摆了摆手,就消失在了街头的人群中。她知道,用不了多久,她的名字就会由于出现在通缉令上,再次引起全日本的轰动。因为这次炸毁油轮事件,是她临行前专门策划的。警视厅的狗鼻子会很快嗅上门来。在他们到来之前,她必须尽快离开日本,坐进稚内至函馆的高速列车,她就是这么想的。

    东京2000年2月19日

    比油轮被炸和年轻女探险家浜口直子弃机失踪的消息更早传到大岛首相耳朵里的,是东西伯利亚宣布独立,正式成立了“阿穆尔共和国”的消息。

    其实,在电视中放送这条消息之前二十四个小时,她就已经获悉了宣布独立的准确时间。未来的阿穆尔共和国总统阿纳托利州长提前一天亲自给她打电话,在把一切告知她之后,再次提到了日本的承诺问题,她当时回答得还有些含糊其词。

    但二十四小时内陆续传来的信息,坚定了她的决心。

    两伊大军席卷中东油田,墨西哥坎佩切海上油田被炸,这些都使她感到脖子被人勒住似的透不过气来,而日本的浮动油库被毁,在给了她致命的一击后,也促使她断然定下了从外交到军事上支持阿纳托利的决心。舍此之外,日本没有别的选择了,没有资源和能源的日本,不能在这方面乞怜于美国或中国,也不能指望俄罗斯,只能指靠在日本卵翼之下的阿穆尔共和国!

    不能再犹豫了。

    她拿起电话,要通了官房长官,要他立刻通知内阁全体成员到首相官即开特别紧急会议,同时通知陆、海、空三军幕僚长列席会议,并向内阁全体就“黑潮”计划做出详细的解释。

    太阳旗将乘黑潮北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