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章 天使降临的瞬间

艾可乐Ctrl+D 收藏本站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好帅啊,不愧是安羽,连晒太阳的样子也好帅啊!”我一手举着望远镜,另一只手扶着旁边的树枝,身体随着笑声不断上下颤抖,笑得合不拢的嘴角留下一片花痴的口水,头顶上飘浮着四个粉红色的大字——我是花痴。

  胡说!我才不是花痴呢!我是狗仔,狗仔啦!虽然我看起来的确很花痴的样子,但那是因为我现在偷窥的是我最最喜欢,最最崇拜的超级偶像安羽啊!平时工作的时候我可是很敬业的,只是一旦工作对象换成安羽我就有点失控了,呵呵。

  那也不能怪我啊,我加入狗仔队的原因就是为了接近安羽,其他人在我眼睛里就跟萝卜白菜一样根本没有区别。虽然说狗仔队都以挖负面新闻为生,但安羽的负面新闻我是绝不会写的。事实上,他也没什么负面新闻啦,报纸上乱写的那些信息一看就是假的。比如上个月某杂志说安羽和当红女星一起吃饭,可是他当时根本就在家门口喂流浪猫吃饭嘛,所以我就写了新闻为他澄清啊,呵呵,好像我的报道很成功,还帮他提升了人气呢。

  加油啊!五月!你的使命就是为安羽保驾护航,把路上的绊脚石全都踢到银河系外面去,让他顺顺当当地迈向偶像天王的宝座!

  话说,安羽究竟要晒多久啊?八月的阳光又热又毒,都快把我晒成人干了,他怎么好像还晒得很HAPPY?(因为他坐在阳伞下,而你挂在树上……)呵呵,不过只要能看见安羽,别说晒成人干,就算晒成地瓜干我也愿意!

  咦?安羽站起来了,啊!他要进屋子里去了吗?糟糕,我看不见了!

  “七海!你再站起来一点,我看不到啦!”我用脚尖轻轻踢了踢下面人的肩膀,感觉到他的身体不停颤抖。

  不是吧……

  七海的体力什么时候变差了,平时我都是这样踩着他的肩膀偷窥的啊,从没见他像今天这样发抖过。

  “五月,对不起,这已经是最高的高度了,再高一点我就要掉下去了。”七海满怀歉意的声音从下面传进我的耳朵。

  掉下去?他在说什么啊?我疑惑地往下面看去,哇啊!

  七海什么时候也爬到树上来了,他练过杂技吗?为什么他的脚可以踩在树枝上,肩膀上还驮着一个我啊,他好厉害,可问题是,我没有练过杂技啊!

  早知道就不低头了,看到七海的危险动作,我的脚一阵发软,一个不稳从七海的肩膀上摔下来。

  “五月,小心!”

  七海连忙朝我伸出手,可是他大概忘了他现在也踩在树枝上,结果,我们俩就同时从树上摔了下去,重重地倒在地上。

  “哎呀!”脚踝的刺痛让我不由得尖叫出声,虽然我立刻就意识到不对,迅速捂住嘴巴,可是我那极具穿透力的高音已经传出老远了。

  “谁?”

  “各单位注意,右墙外的树林有情况,迅速赶往现场!”

  “收到!”

  七海的窃听器里传出以上的对话,我们俩顿时傻眼了。不用说,刚刚那声惨叫已经惊动了安羽的保镖,他们要过来抓我们了!凌乱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我觉得自己就像一只掉进猎人陷阱的猎物,很快那些穿着黑色西服的保镖就会从四面八方把我和七海围起来,这次真的死定了!

  “怎么办?七海,我们会不会被抓啊?不要啊,如果被别人知道我是狗仔,我一定会被追杀的。不对,被抓的话我们会坐牢吧,天啊,我宁愿被追杀也不要坐牢!”我抱着头语无伦次地大喊,仿佛已经看见自己被关在铁栅栏里,满头白发,满脸皱纹的悲惨模样。呜呜,我还没有和安羽握过手,不要孤零零地死在牢里啊!

  “别吵!五月,你冷静一点!”

  七海突然捂住我的嘴,不管我“唔唔”抗议的声音,小声凑到我面前说:

  “放心吧,我早有准备,我绝不会让你坐牢的。”

  早有准备?

  我瞪大了双眼,七海不愧为狗仔队人气最高的一匹黑马啊,不但挖新闻有手段,连跑路这种事都有两手准备。可是,他真的有把握吗?现在我们可是被一大群专业保镖围攻!

  我怀疑地打量着眼前的人。七海对我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眼睛里散发出面对挑战时的期待光芒,看到他这样的眼神,我的心立刻平静下来。对啊,这个人可是打从我出生就陪在我身边的七海,从小到大,哪一件麻烦事不是他帮我解决的,在我的记忆里,似乎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他做不到的事。

  “树林后面有一片陡坡,从下面爬上来很困难,他们应该不会在那边。但我们可以跳下去暂时躲起来,等追我们的人走了再爬上来。至于怎么爬,嘿嘿,我带了工具。”七海拍了拍他从不离身的工具包,小声对我说。

  好专业啊!

  我的双眼已经冒出了崇拜的小星星,七海真是太厉害了!不但把周围的地形摸得一清二楚,还带了爬山工具!他早就把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都想好了吧。唉,和他比起来,我真是比菜鸟还不如啊,明明是我先加入狗仔队,他只不过是想帮我的忙才蹚这趟混水的啊!

  “好了,我们快走吧,等他们追上来就晚了。”

  七海站起来朝我伸出手,我连忙握住,顺着他的力站起来。这时,脚踝上的刺痛再次出现,我站不稳,又重重地坐在地上。

  “怎么了?”七海担心地蹲下来看着我。

  “我的脚好像扭到了。”我摸着脚踝,焦急地对他说。

  七海好看的眉头顿时纠结起来,第一次看到他这么凝重的表情,看来他也没想到现在这种情况。

  “七海,你不要管我了,先走吧。”他对狗仔的工作根本没有兴趣,完全是被我拖下水的,没有必要陪我一起受罚啊。

  “不行!我说过要保护你的,怎么能眼睁睁看你被抓走呢?来,我背你!”说完,七海就转过身想把我背在背上。

  可是前方的树丛突然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不好,保镖已经追上来了,七海如果背着我肯定跑不掉的!

  “七海,没有时间了,你背着我只能让两个人都被抓住,你快走吧!”

  “那就让他们连我一起抓好了!”七海的眼睛亮亮的,里面是不容置疑的坚定。

  这个笨蛋,居然想跟我一起死。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呢?七海,能够和你做朋友我已经很高兴了,就算我以后一辈子都只能关在牢里,我也不会忘记你的!

  “你这个笨蛋!我才不想跟你一起被抓。今天的事都是你不好,你没事干吗站在树枝上,都是你害我摔下来的。你根本就不想当狗仔队,干吗一定要跟在我身边,如果没有你,我肯定会比现在做得要好。你这个灾星,离我远一点!”我气得把他推到一边。七海,不要怪我,如果你被抓的话,我会内疚一辈子的,你不要理我了,赶快走吧!

  七海没想到我会这样说,他无法置信地看着我,像是被主人抛弃的宠物一般。沉默凝结在我们中间,过了一会儿,他终于咬咬牙转过身去:

  “五月,对不起!”

  这个傻瓜,干吗跟我说对不起啊,明明是我连累了他,应该由我说对不起才对啊。他赶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是我做不到,对不起。”七海说完,毫不犹豫地朝树林深处跑去。

  咦,他真的是笨蛋吗?怎么往人群最多的地方跑啊?斜坡不是在另一边吗?还有,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了?

  “有人!大家往这边来,我看见他了!”突然,不远处传来保镖的声音,顿时,树林里的人都朝七海所在的方向跑去,很快我身边的危险都解除了。

  寂静的树林里,只听见我一个人的呼吸声。

  七海,他是为了帮我引开那些人?他跟我说对不起,是因为他看出了我是故意骂他,可是他还是不能丢下我一个人逃跑?这个傻瓜,这个超级大傻瓜!

  呜呜呜,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如果他被抓了我该怎么办?

  我孤零零地坐在树林里,眼泪大颗大颗地从眼睛里滑落,怎么也止不住。很快,我的眼前就模糊成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了,什么也不想看了,我只能不断祈祷七海能脱离危险。

  “这位小姐,你怎么了?迷路了吗?”

  突然,一个天籁般的声音在我上方响起。

  我的心顿时狂跳起来,这个声音,清亮,婉转,低沉,在这个世界上,如此美好的声音只属于一个人,那个我最喜欢的人!

  我抬起头,眼前的人因为背光,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身影,被夕阳镀上一层金色光晕的人影那么高大,那么熟悉。我揉了揉眼睛,仔细再仔细地打量起面前的人。终于,我看清了他的脸。

  没有经过修饰却形状美好的剑眉,黑亮深邃的双眼,潭水般幽静的眼眸,笔直挺拔的鼻梁,红润小巧的嘴唇,天啊!这个人,真的是在我梦中出现过无数次的超级偶像安羽!

  神啊,耶稣真主玉皇大帝啊!我是不是在做梦?我崇拜了两年零八个月的偶像竟然就站在我的面前,还用那种糅合着担心、温柔、亲切的眼神看着我,对我微笑!

  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他的真人了,就在刚才,我还通过高倍望远镜偷窥他在游泳池边晒太阳的画面,可是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还真是我从未奢望过的。天啊,谁来告诉我,我现在应该怎么做?

  “这位小姐,你没事吧,这片树林是我家的私人财产,能告诉我你是怎么进来的吗?”安羽依然微笑着,并朝我伸出手,似乎想扶我起来。可是我却怎么也没办法向面对七海那样把手放进他的手掌里,他可是我的偶像,偶像都是高高在上的啊,我怎么可能真的接触到自己的偶像呢?哈哈,那是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我不能碰他,一碰他就会不见了!

  对了,想到七海,他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了,那么多人围堵他一个人,就算他有三头六臂也不可能逃脱吧,除非安羽同意放过七海。可是,安羽怎么会同意呢?我们可是偷窥他的狗仔,艺人们最痛恨的狗仔。

  如果安羽知道我的身份,他一定会讨厌我的,被他讨厌的话……

  不管了,为了七海,我豁出去了!

  “安羽,你好,我是五月,五月天出生的五月,我是你的忠实歌迷,我的身份是狗仔!刚才的骚动就是我和我的搭档引起的,他为了救我一个人冲出去引开你的保镖了,我很担心他的安危,你可不可以放过我们一次,原谅我们的冒犯?”

  一口气把想说的话说完,我闭上嘴巴打算听天由命。可是,我心里还是对安羽抱有一点点希望,不然的话,我怎么会用那种祈求的眼光看着安羽?

  可是,他的脸上就像我想象的一样,满是惊讶和不解。很快,等他反应过来后,那种惊讶就会变成厌恶和憎恨吧。

  那是当然啦!任谁看到偷窥自己的人出现在面前,还主动交代她的偷窥行径,并且无耻地请求自己放过她和她的同伙,都会生气的……

  安羽,你会生气吗?会把我扭送到警察局,然后在记者招待会上痛斥我的行径,说自己讨厌这样变态的歌迷吗?哇啊!不能想了,这样的场景,光是想想都让我心如刀绞。

  “呵呵,你真是个奇怪的女孩。好了,其实刚才的事我没有放在心上,不过是休息的时候被拍到而已,又没有什么惊人内幕。倒是我的保镖太尽责了,我还没来得及阻止他们,他们就已经冲出来抓人了。”

  咦?安羽不生气吗?我可是狗仔,在他私人的休息时间里偷拍了他的照片,他居然说不放在心上,还对我笑得那么温柔。

  “你的脚是不是受伤了?真是对不起,一定是我的保镖吓到你了。下次要提醒她们,对美丽的小姐怎么能这么粗暴呢?”

  美、美丽的小姐?

  我发誓,我从来都没有质疑过安羽的话,但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形容为美丽,不得不怀疑啊!我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笑得柔和的安羽,更夸张的是,他竟然走到我面前,伸手把我横抱起来!

  “安羽!”我被他突然的动作吓到,只好用力抱住他的脖子,整个人靠在他的怀里,满脸通红。

  天啊!安羽竟然抱着我,我现在竟然被安羽抱在怀里!此时此刻,他的脸和我的脸之间几乎没有距离!我可以清楚看到他白皙的皮肤,像剥了壳的鸡蛋一样没有任何瑕疵。顿时,所有的血液都冲向脸庞,好晕,快晕倒了!

  “你的脚都肿了,还是让我抱着你走吧,刚好我的家庭医生来帮我送药,顺便让他帮你看看。”安羽见我忐忑不安的样子,好心跟我解释。

  “送药?安羽,你病了吗?”听到他可能生病,我的心立马揪了起来。

  “呵呵,只是胃不太舒服,这也算艺人的职业病了。”

  对哦,艺人的工作不定时,还要控制食量,饮食和睡眠这些基本的需求都不能保障。观众只看到他们外表的风光,却不知道风光背后要付出多少艰辛和努力。这些事情也是我成为狗仔后才渐渐明白的,想到这些,我就更佩服安羽了。

  闲谈之间,安羽已经抱着我走进了他的私人豪宅。安羽的家跟我想象中一样,没有金碧辉煌的奢华感,入眼的是整洁干净的设计,白灰两色的主色调让人在盛夏中感受到一股扑面而来的清凉。

  安羽小心地把我放在客厅的沙发上,柔软又有弹性的沙发垫一看就是高档货,从没出入过这种大房子的我变得更加拘束了,同时也出现了满脑袋的疑惑。安羽为什么不骂我呢?就算他放过我这个小狗仔,也没有必要抱我回他的家治疗吧,他就不担心我把他的家曝光吗?

  “放轻松,现在让我的医生来帮你检查一下伤口,我去打听你朋友的情况。”安羽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我,然后走到落地玻璃窗前拿出手机。

  哇,他还帮我打听七海的情况!安羽到底在想什么?

  一个穿着黑色西服,戴着金边眼镜的斯文帅哥走过来帮我检查伤口,这个人是医生吗?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感觉他应该是出入高档写字楼的律师之类的人物。哇,这就是私人医生的派头吗?

  医生帮我包扎了脚踝后就立刻离开了,他什么都没有问我。幸好他没有问,否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对了,这应该也是私人医生的职业操守吧。而且,等我包扎好以后,安羽只是做了一个手势,客厅里的人就都悄悄出去了,很快就只剩下我和他两个人。天哪,大家都一副训练有素的样子,我今天真是大开眼界!

  “五月,你的朋友很厉害,我雇佣的保镖全体出动都没有抓到他。有他做搭档,你可以很放心。”安羽的语气听起来没有生气,反而一副很佩服七海的感觉。

  不过,他这样一说,我总算可以放心了,只要七海没事就好。不过,早知道七海没有被抓,我干吗要跟安羽承认自己的身份啊?呜呜,七海说得对,我就是太沉不住气了,安羽虽然没有骂我,但他肯定还是觉得很困扰,我的身份肯定会影响到他对我的看法啦!

  “呵呵,你真有意思。从我看见你到现在,你的表情就一直在变,可以告诉我你在想什么吗?”安羽突然右手握拳,挡在唇边笑出声来。

  咦?我的表情一直在变?完了,七海又说对了,我每次想什么都会写在脸上!安羽会不会以为我在算计他啊,我真的没有哦。不行,绝不能让他对我产生误会,要知道,我可是他的超级大粉丝啊!

  “安羽,我只是怕你误会啦。虽然我是狗仔,但我从没有写过你的负面新闻,我只是因为喜欢你才关注你的,事实上,就连加入狗仔队,也是为了更近地接近你,你能不能不要怪我?”我急忙解释。

  “你是说,你为了我而加入狗仔队?”安羽皱了皱眉。

  糟糕,怎么连这样的事也说了?

  “你喜欢我我感到很高兴,但是如果为了我而加入狗仔队会不会太轻率了。这份工作不适合你,希望你能再考虑一下,好好回去读书吧。如果因为喜欢我而浪费你的时间,我也不会开心。”

  完了,我就知道安羽会这样说。安羽虽然工作很忙,但众所周之,他的学业从来没有荒废过,他的努力也是他会这么受欢迎的原因。我之所以喜欢他,也是因为他从来没有在五光十色的娱乐圈中迷失过自己,一直记得自己的位置。天啊,他肯定会讨厌死作为狗仔的我!

  “不,不是这样的!安羽,你千万不要自责。我对你的喜欢跟其他人是不一样的。”我连忙摆手,“你不但是我喜欢的人,还是我的榜样,我每天都对自己说要像你那样努力生活,你一直是我前进的动力啊!甚至在学习上也是因为有你这个榜样,我才能得到进步的。你不愧是真正的偶像!”

  虽然我的话说得颠三倒四,但都是我的真心话啊。我只希望安羽知道,他不是那种会引人误入歧途的花美男,他是真正能鼓舞人心的少年偶像。我也不是只会追星的无知少女,我对他的喜欢没有那么肤浅!

  “还好,你能这样说就好了。”安羽听到我的话,皱成川字的眉头终于舒展开,看得出,他是真的在为我担心。

  是啊,超级偶像安羽,就是这样真诚又善良的人,所以他才会放过我和七海。我刚才居然还怀疑他有其他想法,实在太不应该了。可是面对我更加崇拜的目光,他的眉头突然又皱到一起,暗淡的双眸望向远方,就像热情的太阳突然蒙上一层乌云。

  他又怎么了?还在为我的事担心吗?

  “安羽,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我忍不住问他。

  安羽收回凝视窗外的目光,回头对我说:

  “其实我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厉害。在娱乐圈里,光有实力是不够的。我每天都想努力维持自己的地位,争取更多的曝光率来回报喜欢我的人,可是,有些事情不是我能控制的。”

  很多事情不是自己能够控制的?这是什么意思?

  我有些不解地看着安羽,他是说娱乐圈的潜规则吗?其实我也知道,有些人很有实力却出不了头,倒是那些绣花枕头占满了各类媒体的头版头条。可是,这些事不都应该发生在既没有背景又没有资金的艺人身上吗?以安羽的条件,为什么还要担心这种问题啊?

  安羽像是看出了我的想法,苦笑了一下说:

  “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娱乐圈的资源也是有限的,艺人的地位也不存在永恒。只要经纪公司有实力,任何人都能爬到我现在的位置。我当然知道自己有维持地位的能力,但我不一定能得到属于我的资源,你是我的资深FAN,想必你也已经发现了吧,我的曝光率已经比以前低了很多,而且我的资源还在不断流失中。”

  不是吧!原来安羽的情况已经这么严重了吗?我一直以为低曝光是公司策略,因为安羽已经过了出道时的最高峰,太引人注意反而不好,所以才让他走平稳发展路线。没想到,安羽的资源已经被别人抢走了。

  “是谁?谁那么可恶抢走你的资源?如果要拼经纪公司的话,你的经纪公司不是最强的吗?”我忍不住为他抱不平,究竟是哪个混蛋,居然连安羽的资源都敢抢。

  “呵呵,你怎么好像比我还生气,算了,这种事都是经纪公司的势力交锋,艺人不过是棋子而已。”安羽似乎不太想说,他耸耸肩对我笑了。可是我能以我十个月的狗仔工作经验打赌,事情绝不会那么简单。他为什么不告诉我呢?难道他还在防备我?因为我是狗仔?

  唉,我真笨!现在娱乐圈里能跟安羽相抗衡的偶像,除了戒堂晃还有谁?戒堂晃可是出道短短五个月,就登上了新人偶像排行榜的榜首,出道单曲和专辑连续打破安羽创下的记录,被认为是最有可能挑战安羽天王宝座的新人。我就知道,哪个新人能有这么强的实力,原来实力都是靠经纪公司买来的!前段时间还传闻戒堂晃抢走了属于安羽的电视剧角色,看来这也不完全是谣传嘛!

  “安羽,那个人是戒堂晃吧,你瞒不了我的。我知道你不相信我,可是我很想帮你的忙,哪怕只是当你的垃圾桶,听听你的抱怨也好。你不要把这些事闷在心里了,会闷坏的!”我努力想让安羽看到我的真诚。只要能赶走围绕在他头顶的乌云,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五月,我没有不相信你。只是不希望这些黑暗的事实让你单纯的心蒙上阴影,你应该知道,我有多爱护我的歌迷。”安羽突然着急地扳过我的身体跟我解释,他真挚的目光毫无防备地投射在我脸上,我的心又乱跳起来,这样的画面,看起来怎么有点暧昧呢?

  “呃,没有就好。安羽,你告诉我,那个人是不是戒堂晃?说不定我可以帮你的忙啊。”我急忙岔开话题。

  “既然如此我也不瞒你了。没错,就是他。原本我是很欣赏这个人的,他外形帅气又很有才华,我很想和他公平地竞争,这样也能让我们共同进步。没想到后来被我发现他的经纪公司买榜单的事,还利用黑道势力拿到几个节目的嘉宾资源,提高曝光率,最令我生气的是这些事他明明知道,却还心安理得地利用这些不正当的资源提高人气,变得目中无人,实在太令我失望了。”说完,安羽还心痛地叹了口气。

  安羽心痛,我只会比他更心痛!可是,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狗仔,能帮他做什么呢?狗仔,狗仔只能挖挖新闻,不过这些新闻也只是些无伤大雅的东西,要深入到高层挖出戒堂晃公司的黑幕是不可能的,不小心被他们发现还可能遭到报复,唉,难道我什么都不能为他做吗?可是看他烦恼的样子,我真的很心疼啊!

  “五月,你在为我担心吗?不要想了,你的脸都快皱成一团了,这样就不漂亮了哦!”不知什么时候安羽竟然凑到我面前,还担心地捏了捏我的脸。

  哇!这么漂亮的脸突然靠近我,我会害羞的好不好!而且,安羽真的好温柔哦,明明伤心的是他,他居然还反过来安慰我!我不能这么没用,一定要想办法帮他的忙!

  “安羽,你告诉我,我要怎么做才能帮你?只要我做得到的,我一定会万死不辞!”我的手抓住他的衬衣坚定地说,也没发现自己的动作看起来就像和男朋友撒娇的女生。

  安羽突然别过脸咳了一声,我才发现自己太激动了,连忙把屁股往沙发后面挪了挪,一股尴尬又说不清楚的粉红气息在四周弥漫。

  “不用了,五月只需要像以前那样支持我,让我知道自己没有被放弃就可以了。哪怕只有一个人在台下听我唱歌,我也会为了那个人继续唱下去!”安羽突然对我说,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他看我的眼神里好像有种让我心跳加速的东西——深情!

  我彻底傻了。

  “哈哈,如果五月能让那些记者别乱写我的绯闻,我会更高兴的。要知道,绯闻有时候就能毁掉一个艺人啊!”安羽似乎也觉得他的话容易引人误会,连忙打个哈哈混过去。

  可是他无心的话却给了我灵感!绯闻!没错,就是绯闻!

  绯闻可以毁掉一个偶像的事业,如果我找到戒堂晃的绯闻,不就能毁掉他的事业了吗?对,这就是我帮助安羽最好的办法!

  “安羽,我想到了!我想到怎么帮你了!”我兴奋地从沙发上跳起来,大声嚷道。

  “五月,你没事吧?”安羽被我吓了一跳。

  “我没事,不过戒堂晃有事了。谁叫他惹到我狗仔队女王五月,哼,我一定要让他为自己的阴险狡诈付出代价!”我双手环胸恶狠狠地说,如果不是顾及在安羽面前的形象,我就要对着天上的太阳大笑三声了。

  安羽哭笑不得地看着我,怎么了?他不会以为我在说大话吧?

  “安羽,我想到怎么帮你了。只要我找出戒堂晃的绯闻,破坏他在歌迷心目中的形象,他的人气就不保了。到时候就没有人会抢你的资源,你也不用担心了!”我得意扬扬地解释。

  “绯闻?你要用戒堂晃的绯闻打击他?这样做不太好吧。”善良的安羽听到我的伟大计划,立刻否定我。

  “有什么不好?是他先破坏公平竞争的原则。而且如果他没有把柄被我找到,我也不可能胡编出新闻冤枉他啊!”我搬出早就想好的台词说服安羽。

  “好像也有道理。可是你不是答应过我不再做狗仔吗?”安羽又想到新的问题。

  糟了,这一点我真的没想到,该怎么办呢?

  “五月,我不想你为了我冒险,没有烦恼的平凡生活对你才是幸福的。”

  呜呜!太感动了。

  安羽你知道吗?你越是担心我,越是想保护我,我就越想帮你,不管你怎么说,这个忙我是帮定了!

  “安羽,我理解你想保护我的心情,所以也请你理解我想保护你的心情好吗?如果不打倒这个坏人,我就算退出狗仔队也不会放心的。我答应你,只要找出他的绯闻,看到他人气下跌,我就离开狗仔队回去过我的生活。哪怕以后都只能远远地看着你,再也不能跟你说话,好吗?”说到最后,我的眼睛微微湿润了。一想到不能再像现在这样接近安羽,心里就觉得很难受。

  安羽只是看着我,没有说话,我们俩就这样对望着,谁也不肯妥协。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长叹一口气,伸出手用力把我朝他拉过去。我的眼前顿时一阵天旋地转,身体不受控制地朝他扑过去,脑袋里似乎有无数朵烟花噗噗地绽放开。就像电影的慢放镜头一样,我努力睁大双眼,看着他朝我靠近,温热的体温从四面八方把我包围,然后我的脸贴在他的胸膛上,我可以听到安羽“咚咚”的心跳,竟然跟我的心跳一样快。

  “傻瓜,你怎么会只能远远看着我呢?你对我这么好,有你这样的朋友是我的荣幸,只要你想见我,随时都可以来找我啊。”耳边传来安羽轻柔的呢喃,我的耳朵刷地红了。

  他说我是他的朋友?我想什么时候见到他都行?天啊,这是在做梦吗?我竟然成为了安羽的朋友,此时此刻还在他的怀里,听着他同样紧张的心跳。神啊,如果这是梦,我宁愿永远都不要醒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