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章 融化冰山的笑容

艾可乐Ctrl+D 收藏本站

  好不容易远离了灾难现场,戒堂晃终于停下来。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胸口狂跳不已。

  “你、你怎么会突然出来的?你不是在里面开派对吗?”看着他苍白的脸颊,我疑惑地问他。

  “还不都是因为你。我故意来参加派对,引你过来监视我。我只是想跟你好好聊聊,搞清楚你非要针对我的原因。哪知道我才刚从派对溜出来就看到你被人围攻。你是笨蛋吗?那种场合逞什么英雄?”戒堂晃摸着被打肿的嘴角,没好气地教训我。

  “你找我出来聊天?我们有什么好聊的啊?”原来他是故意引我来找他的。如果不是他,或许我根本不会遇到这种事,他竟然还敢教训我!

  “你还问我,你不是答应过我不再跟踪我的吗?为什么还阴魂不散地缠着我?每次看到你那张脸突然出现,简直就是对我的精神折磨。”戒堂晃做痛苦状皱起了眉。

  他忘记自己的脸受了重伤,连皱眉头都会痛。我听到他倒吸了一口凉气,本来气呼呼的我立刻心软了。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为我受伤的。

  “喂,你没事吧,我带你去看医生吧。”我内疚地提议。

  “不用了。我要是这副样子去医院,明天就会上社会版头条的。当然,除非你就是故意要让我上头条。”他板着脸讽刺我。

  我深吸一口气,在心里默念“不生气,不跟受伤的人生气”,念了20遍以后,我才能让自己继续温柔地劝他:

  “可是你的伤口不处理的话会发炎的。我带你去便利店买点消毒药水也好啊。现在已经很晚了,街上没什么人,不会有人认出你的。”

  他见我没有立刻发怒,似乎很诧异,仔细地看了我一眼后,终于勉强地答应:

  “那好吧。”

  于是,我其实很不情愿却装作非常乐意地带着明显不情愿的他走到了便利店门口。为了不让人发现他,我让他坐在便利店外面的长椅上,进去给他买药。

  当我拿着药水出来时,发现他已经靠在椅子上睡着了。他白天工作了一天,刚才又跟人打了一架,然后拉着我跑了那么远,肯定累坏了。他脸上的淤青已经开始肿起来,身上穿的高级衬衫也因为刚才的打斗而撕裂了。蜷缩在椅子上的他,看起来就像个不修边幅的流浪汉。但此时此刻,我却觉得他比任何时候都顺眼。想到他是为了我才弄成这样的,我的心中渐渐有种柔软的情绪蔓延开来。

  我叹了口气,蹲在他身边,打开消炎药水,轻轻用棉棒擦拭他脸上的伤口。大概是碰到了重伤的部位,他痛得睁开了眼睛,我吓得立刻松开了手。他迷迷糊糊地看着我,眼中流露出无助的表情,就像个搞不清状况的小孩子。

  可是,他很快就清醒过来,眼睛里重新染上一层冰霜,警惕地打量我。

  “我看你睡着了,不想吵醒你,就偷偷帮你擦药喽。真的,我发誓。”我急忙举着手中的药水解释。

  “是吗?继续吧。”他从长椅上坐起来,不带一丝感情地说。

  我的嘴角扬起一抹笑容,虽然他的眼神很防备,但是他没有拒绝呢。我很高兴地继续拿棉棒在他脸上涂抹起来,完全没搞清楚自己这么高兴的原因。

  涂完药水,我又拿出了一卷纱布,考虑着要怎样才能把那些伤口都包扎起来。

  “等等,你不会打算用这个把我包成猪头吧!”戒堂晃看着我剪下来的那一卷纱布,慌张地问。

  “哎呀,你的脸已经是猪头了,包住的话才好得快哦!”我像安慰小孩子一样劝他。心里偷偷嘲笑,原来他也很在乎那张脸的形象问题啊。

  “不用了,这种小伤很快就会好,我不用包扎了。”他用手挡住我即将贴在他脸上的纱布,表情是少见的慌乱。

  “哼哼,这还叫做小伤吗?你打算明天顶着这样的脸上电视?经纪人看到你这个样子肯定会骂死你。还有记者,歌迷,如果被他们看见,天哪,我完全不能想象会变成什么样子!”

  本来是想取笑他,可是越说我越慌张,好像我说的这些可能性完全有可能啊。如果被记者看见戒堂晃的脸,说不定明天报纸头条就是戒堂晃与某某黑帮的恩怨情仇图解。

  呜呜,我忏悔。我不应该乱说话的,万一真被我这个乌鸦嘴说中了,我一定会内疚死。

  “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我怎么忘了你是明星呢?你可是每天都要上电视的,就算不去医院,明天一到,大家都会看见你脸上的伤吧。”我内疚地道歉,头垂得低低的,不敢看他脸上的伤。

  过了好久,我感觉他朝我靠近了一点:

  “无所谓。刚才我说不肯去医院都是想气你的。形象什么的对我而言一点意义都没有,你也不用觉得内疚。”他那听不出起伏的声音从我的头顶上方传来,却听得我一愣一愣的。

  不是吧!他竟然完全不在乎自己的形象!他是艺人啊,怎么对自己的事业一点也不担心呢?不可能的,他一定是为了安慰我,让我的心情好一点才这么说的。

  我抬起头直视他的脸,以为会看见他强装笑脸的表情,可是没有,他微微肿起来的脸什么表情也没有,冷漠得像是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东西能撼动他的心灵。

  “可是,做艺人是你的事业啊!如果你的形象受损,事业就会受影响,人气就会下跌,没有人气你就保不住这份工作了!这样你也不在乎吗?”我彻底困惑了。

  他不是为了打败安羽做了很多坏事吗?可想而知他有多在乎自己的事业。怎么现在却表现出一副很大度的样子,甚至没有生我的气。

  “事业?我从没有把这份工作当作事业,只是这份工作赚的钱比较多而已。反正我也没打算做一辈子,封杀就封杀吧。”他耸了耸肩,语气里竟然有种解脱的感觉。

  封杀就封杀?他怎么能这样说?而且他做艺人竟然只是为了赚钱,这也太现实了吧!亏得安羽之前还当他是竞争对手!而且,他的粉丝可是把他当神一样在崇拜着的。他居然可以毫不留恋地说走就走。他究竟把重视他的人当作什么?

  “喂,你怎么能这样说呢?如果你被封杀了,你的粉丝会有多伤心啊!你都不为她们想想吗?还有,如果你根本不在乎这份工作,那为什么要费力爬到现在这个位置啊?”

  我忍不住大声抱怨。本来就是嘛,如果他只是把工作当成赚钱的方式,又何必非要和安羽作对呢?

  “那是因为……”戒堂晃似乎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他不耐烦地开口,说到一半突然又顿住了,表情随之变化,整个人陷入一种戒备的状态。

  他狐疑地盯着我,心有余悸地试探:

  “你不是又在套我的话吧?”

  我愣住了,这话是什么意思?他是想说我故意套他的话挖新闻吗?他以为我刚刚说的一切是为了工作?在他用生命救了我之后?

  他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大概是把我的惊讶当成了默认,他怀疑的眼神渐渐变成肯定,愤怒的火焰在他的双眸中燃烧。他往后退了两步,仅仅只是两步,可我却觉得他和我的距离变得好遥远。他那冷漠的眼神瞬间在我和他之间筑起一道防备的高墙,把我隔绝在墙外。

  接着,我听到他努力压抑着愤怒的嘲讽:

  “哼,差点忘了你是什么人。你有什么立场指责我?我又为什么要被一个欺骗我还利用我挖新闻的狗仔指责?该死的,竟然还想跟你解释!我一定是昏头了!”

  可是最后,他还是没有忍住自己的愤怒,低声咒骂。

  他的话重重地打在我心上。呵呵,是啊,我有什么立场指责他呢?我只是一个狗仔,他怀疑我是应该的,讨厌我也是正确的,他应该离我远远的才对。可是,今天我说的话都是真心的啊!被人误会的感觉原来这么难受,难受得我都想哭了!

  “你这个自以为是的笨蛋!我才觉得委屈,为什么我要被你这种不懂得尊重别人的家伙教训啊!那些粉丝都是昏了头才会喜欢你,你根本就不配得到她们的爱!我也不需要为你这种人内疚!”

  我忍住眼泪狠狠骂了他一顿,视线渐渐变得模糊。

  “我……”

  他还想说什么,我却懦弱地不敢再听,把手中的药品全都扔在他身上,转身跑掉了。虽然最后那一刻,他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又变得温柔。

  回家的路上,我还在为自己刚才的举动而沮丧。其实戒堂晃也没说错,我根本没有立场指责他嘛。可是当时我就是很生气啊,居然把他臭骂了一顿。他肯定恨死我了,说不定明天就会把我的身份传遍整个学校。唉,怎么办呢?

  我垂头丧气地走回家,老远就看见我家所在的那栋破旧公寓,在漆黑的夜色衬托下,就像随时会有妖怪扑出来的鬼屋一样恐怖。我不由得感到一阵凉意。

  “五月,我终于找到你了!”伴着这声呼唤,一只手突兀地从后面搭在我的肩膀上。

  “哇!有鬼啊!”我吓得大叫,用力把这只手从肩头拍下去。

  咦?七海?

  前面那个委屈地摸着手背的人不就是消失了很久的七海吗?呜,这句话好熟哦,貌似之前我也说过同样的话。哎呀,都怪七海最近总是玩消失啦。

  我惊魂未定地看着眼前的七海,他似乎瘦了一点,而且晒黑了,可是轮廓分明的脸庞依然帅得让人惊叹,果然帅哥无论怎么折腾也还是帅哥。

  “五月,你跑哪里去了?我一直在找你!”七海抓住我的肩,焦急地问我。

  他的额头上布满细密的汗珠,身上的T恤也被汗水浸透了,看来他真的找了我很久。有什么急事吗?

  “七海,你回来了啊。我去L集团的宴会监视戒堂晃啊,不过后来出了点小问题。”我看七海的情绪不太稳定,就自动省略了刚才的刺激经历,他要是知道的话一定会吓晕过去的。

  “别骗我,我早就知道了。不然怎么会急着找你。”七海没好气地说。

  我只好吐了吐舌头,原来他是为了这件事来找我的,看来真的把他吓坏了。

  “那些被围攻的狗仔都是冲着L集团的总裁和女明星的绯闻去的,他们之前的举动把人逼急了,那个总裁受不了,就雇了一帮人围堵狗仔队,想给他们一点教训。”

  “原来是这样啊。”我点了点头。唉,真说不准谁对谁错,唯一倒霉的人就是我,无缘无故受连累了。

  “你呀,都不知道害怕的吗?我接到消息就立刻赶过去,可还是晚了一步。我找了很久都没找到你,只看见你掉在地上的手机,你知道当我看到那个摔坏的手机时有多担心吗?”七海的声音有些颤抖,我可以想象他当时害怕的样子。

  我的心里也难受起来:

  “我没事了,七海,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放心吧,我的运气一直都很好的。”

  “你是怎么逃出来的?那些人没有伤害你吧?”七海抓着我的肩膀四处打量,检查我有没有受伤。

  “你放心吧,我没有受伤。戒堂晃突然出现救了我。”为了让他放心,我把事情经过都说了出来。

  听完我的话,七海突然皱起了眉头,有什么不对的吗?

  “五月,你觉得戒堂晃这个人怎么样?”七海问我。

  “戒堂晃?不就是我们看到的那样吗?性格别扭又没有人情味,表面一套背地里是另一套,刚刚我还跟他吵了一架,我是永远也无法跟他沟通的。”我无奈地回答。

  “可是他救了你啊!如果他真的像你说的那么坏,为什么要救你呢?我觉得这个戒堂晃也不是你说的那么坏。”

  呃,没想到七海竟然会为戒堂晃说好话,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七海,我不知道戒堂晃为什么要救我,虽然我很感谢他帮了我一次,但不表示我要接受他冷漠的思维啊。每次听他说那些冷血到极点的话,我就忍不住生气。”

  “我只是觉得他的行为跟你的描述有偏差。如果不是你误会了他,就是他对你有别的企图。”七海再次很严肃地分析。

  又来了。为什么七海总觉得别人对我都有企图呢?不过我也很疑惑戒堂晃救我的原因。他不是讨厌我吗?为什么又愿意牺牲形象来救我呢?

  我和七海对视一眼。难道这回真的被七海说中了,戒堂晃对我还有什么别的企图?

  就在我还想说点什么时,我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竟然是安羽!

  “喂,安羽!”我迫不及待地按下接听键。

  “五月!谢天谢地,我终于找到你的电话了。”安羽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时,我顿时觉得心里踏实了好多。

  “安羽,你也知道我的事了吗?”

  “嗯,是七海打电话给我的,问我有没有你的消息。真是吓死我了,没想到你居然会做这么危险的事。”听安羽的声音,他好像生气了。可是即使生气也让我感动,这说明他是在乎我的……

  “我没事了,七海现在就在我身边,我已经快到家了。对了,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号码?”

  我觉得奇怪。这个手机是公司的业务电话,连七海都不知道,安羽怎么会知道的呢?

  “呵呵,好歹我也是演艺圈的人,想知道什么事情会有很多门路的,我去求这些人帮忙,自然就查到了啊。”

  哇啊,安羽为了我去求别人帮忙吗?他有那么担心我吗?

  一阵暖流在心中渐渐浮现,所有的委屈,不安都消失了,只要安羽在我身边,再困难的局面我都不会害怕!

  这样一想,就连明天去学校的事也没有那么可怕了。

  “五月,我想和你谈谈你的工作。”

  安羽的话就像乐队演奏中突然出现的不和谐音符,我的心情立刻又紧张起来。

  经过这次的事,他肯定更反对我的工作了。如果他坚持让我退出狗仔队,我要答应他吗?

  “五月,你怎么不说话了?放心吧,我已经想通了。如果你真的很想继续工作的话,我不会再反对你,而且我决定帮助你。只要我帮你达到你的目的,你就能安心退出了吧!”

  安羽的话带给我的震撼不亚于被判无期徒刑的犯人被法官当庭释放,漆黑的夜空瞬间被一缕救赎之光照亮了!

  “安羽,你是说真的?你愿意让我继续工作了?”我抱着电话,怎么都止不住兴奋的颤抖。

  “嗯,不过你也要答应我,注意你的安全。以后你遇到什么问题都可以来找我,我会尽一切力量帮助你的。”安羽柔和的声音让我感觉到一股安心的力量。

  哇哈哈!安羽不但让我继续工作,还要帮我呢!也就是说,以后我和安羽会有更多时间见面了?

  呵呵!

  不知道什么时候挂上电话,我的脸已经从刚才的阴云密布变成晴空万里了。安羽支持我的工作哦,还打算亲自来帮我哦,真是太美好了!

  我手舞足蹈了大半天,突然想起一件事。貌似刚才我说了那么久的电话,七海一直都站在我旁边吧……

  我悄悄回头,果然看见七海无奈地跟在我后面。

  “呵呵,七海,对不起啊,我讲电话讲得太入神了。”我干笑着道歉。

  七海摇摇头,叹了口气:

  “我找了你整个晚上,结果还比不过他的一个电话。”

  “七海,你该不会是在吃醋吧?呵呵,我知道你找了我这么久,一定很累了。对不起嘛,我刚才冷落了你。不如我帮你做晚餐啊!”我立刻走过去环住他的手,拖着他往家的方向走去。

  我看到他的脸上再度露出那种宠溺的笑容,知道他终于不生我的气了。七海一定是想通了,不会再阻止我和安羽来往了吧,太好了!

  “戒堂晃面部受伤,疑似卷入帮派斗争!”

  “人气偶像戒堂晃参与聚众斗殴!”

  “天之骄子的堕落,戒堂晃真面目曝光!”

  ……

  我扔下最新的娱乐报纸,再一次对记者的八卦精神表示崇拜。这都已经过去五天了,他们怎么还没对戒堂晃的伤失去兴趣啊。连着五天铺天盖地的报道,现在就连楼下废品站的老爷爷都知道这件事了吧。

  这不就是我想要的吗?绯闻加打架事件,戒堂晃连着两条负面新闻,人气已经快跌到谷底了。可是我一点也不开心,反而希望这件事快快平息下来,让我不要这么内疚。

  还记得打架事件的第二天,我带着必死的决心去学校上课,结果迎接我的不是同学的冷落和殴打,而是戒堂晃带伤出席活动的新闻。

  他没有揭穿我的身份!

  为什么呢?工作太忙了吗?被记者缠得不能来上课?经纪人封杀了他?如果他真的要伤害我,这些都不是理由吧。

  我的心又开始纠结了。

  或者他根本就没想过要说出我的身份?也就是说,他根本就不是坏人?可是安羽不会骗我啊,但是也可能是安羽误会了……

  哎呀呀,我又乱了。这个戒堂晃,总是能轻易动摇我的意志。算了,还是再观察一段时间吧。

  今天是戒堂晃休息了四天之后接的第一个工作,去孤儿院给小孩子们做义工。大概是公司为了挽救他的形象安排的工作,虽然我很怀疑他这种冷漠又不体贴的人会懂得怎么做义工吗?如果到时候他被那些小孩子烦得露出真面目那可就糗大了!

  当我怀着莫名其妙的担心赶到孤儿院的时候,小小的院子里已经被记者包围了。因为是公益活动,戒堂晃的经纪公司和孤儿院都没有设太多的障碍,记者们可以轻松地进入孤儿院采访。我也顺利地混了进去。

  孤儿院的大院里相机快门声不断,白色的闪光灯晃得前面的小朋友睁不开眼。一些胆小的孩子害怕地缩成一团,而胆子大一点的就对着记者的话筒说着幼稚得让人忍俊不禁的话。

  主角戒堂晃正坐在孤儿院游乐场的中间,带着一群孩子扮家家酒。一个身高超过180的男生,蹲在一群小萝卜头中间,被他们拉过来扯过去的,还真是……

  有够和谐的!

  和谐?怎么可能呢?我使劲揉了揉眼睛,看着面前那张笑得开怀的脸庞,就像他的粉丝描述的那样,是连冰川都能融化的笑脸。

  他真的是戒堂晃?不是有人用易容术冒名顶替的?他不但笑得很开心,还把周围的小萝卜头们逗得很开心。那些小孩子虽然大多高度连他的膝盖都不到,却一点也不害怕地缠着他,踩在他的肚子上跳上跳下的。

  晕!如果现场有粉丝进来的话,大概会嫉妒地想变成那些小孩子吧!

  他们的笑声就像柔软的羽毛拂过我的心间,让我的心突然变得很柔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脸上的震惊被温柔的笑容代替,眼前这一幕实在太温馨,太让人感动了!

  “切,这些大明星真是一个比一个会装!我就不信戒堂晃一个男人会知道带小孩,还不是排练好了的。只要记者一走,戏就唱完了。”

  旁边的记者拍完了照片,边收拾东西边打算离开,嘴巴不屑地碎碎念着。

  我听得皱起了眉头。这个人真讨厌,他有什么资格对没有发生的事妄加评论?戒堂晃脸上的笑容明明是真心的,我从没有见过他笑得这么真实和开心。而且,小孩子的感觉是很灵敏的,他们知道谁对他们好。他们这么喜欢戒堂晃,就说明他们体会到了戒堂晃的真心。

  “小姑娘,你瞪我干吗?你不会也是他的粉丝吧?记者这份工作倒很适合你追星啊。”旁边那个记者发现我不同意他的意见,不以为意地取笑我。

  “你胡说什么?他才不是我的偶像!”我被他的话激怒了。

  “那你干吗一副被我说中的表情?”记者最后瞥了我一眼,转身走掉了。

  有吗?怎么可能?我可是他的死对头啊!既然你这么肯定戒堂晃在演戏,那我就留下来看好了。如果戒堂晃真的在背着镜头时就露出真面目的话,我就拍下来当头条发出去,看谁还敢说我是他的粉丝!

  决定了!就这么办!

  偷偷观察了一番周围的情况,我算计着哪个地方能让我躲起来偷拍啊。可四周都是宽敞的草坪,总不能把自己涂成绿色躺在地上吧。

  正苦恼间,我感到有人在扯我的衣服。我低下头,看见一双白嫩嫩的小手拽着我的衣角。

  “姐姐,你可以陪我玩吗?”扯着我衣服的小女孩用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我。

  玩?这个小孩不会以为我和戒堂晃一样,是来陪他们玩的吧!

  我正想解释,突然脑子里冒出个主意。

  如果我带着小孩子一起玩的话,说不定会被保安当成工作人员,清场的时候不会把我赶出去。

  “呵呵,好啊,姐姐过来陪你玩。”打定主意,我对眼前的小可爱露出最甜美的笑容。呜呜,这小孩子真的超可爱啊!

  “好耶,又有一个人陪我们玩了!”小女孩拉着我的手欢快地跳着,一点也没有怀疑我的动机。

  这下,我好像有点了解戒堂晃的心情了,和小孩子在一起真的很快乐,虽然她们扯坏了我的发型,泼了我一身颜料,忙得我汗流浃背,可是至少我帮她们梳好了头发,洗干净了脸,哈哈,好有成就感啊!

  话说,采访时间到底结束没有?我怎么觉得好像已经过了很久很久了……

  “你怎么在这里?”

  沉稳的声音像一个大大的惊叹号打在我的心头,我的笑容顿时僵硬,机械地转过头来,戒堂晃正好整以暇地看着我,原本严肃的表情在看到我沾满各色颜料的脸后瞬间软化,嘴角微微上扬。

  呼!我松了口气,幸好他没有生气。

  “我,我是被公司安排过来采访的,可不是故意来挖你的新闻哦。”我连忙挂上笑容,着急地跟他解释。

  “我知道啊,今天的采访没有限制,狗仔队也可以进来,你不用急着解释。”言下之意就是在说我不打自招吧……

  我不甘心地咬着嘴唇,真想拿块豆腐撞死算了。为什么每次我都这么沉不住气呢?

  “我还知道,上次你被人攻击也是为了L集团总裁和梦罗的绯闻,不是特意去监视我的对吧?”戒堂晃朝我走近两步,脸上的笑容更加深刻,就是看不出是不是在嘲笑我。

  天啊,他什么都知道了!

  不过我也更加疑惑。既然我给他带来这么多麻烦,他为什么还不揭发我的身份呢?不管是让学校知道还是让我父母知道,都可以直接消灭我了……

  “那个,你到底想怎么样啊?”我可怜兮兮地看着他,虽然我有了必死的决心,可我还是很害怕啊!

  我知道自己突然变脸的样子很好笑,他也的确笑了出来。不过他那柔和的眼神似乎还透露出一丝宠溺……

  宠溺?

  我打了个哆嗦。怎么可能啊?我把他害成这样,还自以为是地骂了他一顿,又破坏了和他的约定,他不恨死我就万幸了,怎么可能用宠溺的眼神看我呢?绝对是我看错了!

  “算了,看在你帮我照顾他们的份上,这次就放过你吧。”在我想凑近看清楚的时候,戒堂晃却很自然地把视线转到他身边的小女孩身上,摸了摸她的头,随意地说着。

  “你、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

  我幻听了,肯定是幻听了!

  “哦,那就当我没说。”他对小女孩笑得更加灿烂。

  “不行!你不能耍赖!你说要放过我的,我听到了!”我一听就急了,冲到他面前抓住他的衬衣大吼,生怕他反悔。

  “放手啦,你吓到小孩子了!”

  他好气又好笑地掰开我的手,我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地上的小萝卜头都仰着小脑袋,瞪着溜圆的眼珠看着我,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暴力女就是刚才那个陪他们玩老鹰抓小鸡的白痴姐姐。

  “呵,呵呵,我太激动了。”我连忙帮戒堂晃整了整T恤的衣领,不小心碰到他的锁骨时,明显感觉到他的僵硬。

  他又怎么了?我疑惑地抬起头,意外地发现他竟然脸红了。

  粉嫩嫩的脸颊上一点瑕疵也没有,就像刚摘下来的红苹果,新鲜水润。哇,监视了他那么久,还从没有这么近地看过他的脸呢,这个角度,连他脸上细小的绒毛都能看见。

  咦?好像有什么不对吧!

  ……

  “啊哈哈哈!今天天气真好啊!”

  我终于发现我和他过于靠近的距离,连忙后退两步,抬头指着阴云密布的天空说瞎话。

  他也装模作样地咳了几声,然后我们同时转向那群小鬼,和他们大眼瞪小眼。

  晕,为什么气氛突然变得这么尴尬了?都怪他,突然脸红什么啊。不对,好像是我先扑上去的。也就是说,是我的错吗?

  “嗯,那个,谢谢你。”过了好久,我终于鼓足勇气打破尴尬的气氛。结果一转头就对上他疑惑又震惊的目光,于是立刻又加了一句,“真的,这次不是在撒谎。”

  哇啊!我这么真诚善良又可爱的女生,怎么会沦落到说话都没人相信的地步了呢?我听到自己的心都在滴血。

  “呵呵,你的脸真好玩,心里想什么都写在脸上了。我很怀疑,那天在电视台撒谎都不眨眼的人真的是你吗?”

  戒堂晃突然大笑起来,刚才的尴尬气氛也随着他的笑声而消弭了。而他身边的小孩似乎也知道他在取笑我,跟着笑成一团。

  真讨厌!

  为什么连他也这样说啊,我真的那么容易被看穿吗?不过那天在电视台我之所以能骗过他,也是因为有一半说的是真话吧。

  “其实我也没有骗你,那天说的话都是我的心声。”我一屁股坐在草地上,泄气地说。

  “心声?难道说,你真的对我……”戒堂晃眼中有光芒一闪而逝,话说到一半,突然盯着我沉默了。

  干吗啊?他那是什么眼神?好像很希望我说点什么一样?我对他什么想法都没有啊!

  喂!你是不是误会了啦?自大狂,那一半不是真的,另一半才是!

  可是面对他充满希望的表情,我话到嘴边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对我其实也算不错了,我不好再打击他了吧。

  而且,万一被他知道我是为了其他人才监视他的,他肯定会生气地去调查,安羽就会有危险了!

  就在气氛即将再次变得诡异起来时,救命的人出现了!

  “哇啊,小毛,你怎么尿裤子了?戒堂晃,快带他去洗澡!”我指着滑梯下面的那个软绵绵的小毛头大叫。

  呜呜,小毛,你真好,没有枉费我勤劳地帮你换新衣服,虽然新衣服也很快被你尿湿了……

  原本只是为了引开戒堂晃的注意力,没想到他只是懊恼地叫了一声,就跑过去一把抱起小孩子往孤儿院的宿舍楼走去,还假装生气地责骂着,却只换来小毛咯咯的笑声。

  我看傻了眼。戒堂晃还真是很喜欢小孩子啊!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能和小孩子相处得这么和谐的男生呢。看着这样的画面,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从包包里翻出相机,拍下了小毛扯戒堂晃头发的画面。

  画面里的戒堂晃虽然痛得龇牙咧嘴,抱着小毛的双手却依然温柔有力。

  哈哈,你们这些记者都看到了吧,戒堂晃不是在演戏哦,他是真的很喜欢这些小孩!一股不知道哪来的自豪感在我心中油然而生!

  放下手中的相机,刚才的那一幕看得我心情愉悦,我坐在草地上,看着天空中徐徐飘过的白云,觉得心里也软绵绵的,很舒服。

  不知什么时候戒堂晃来到了我身边,他也跟我一样坐下来,似乎很累的样子。

  “你经常过来照顾这些小孩吗?”我忍不住问他。这里的孩子跟他的关系太好了,好得不像是初次见面。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他不会以为我又在趁机套他的话吧。

  “嗯,偶尔。”他轻轻地回答,嘴角带着一丝温柔的笑意。

  幸好,他没有再用那种怀疑和审视的眼光看我,我们之间的气氛难得如此平和,我可不想破坏它。

  “真没想到,原来你喜欢小孩子。”我有些惊讶。

  “我不能喜欢小孩子吗?”他好像比我还惊讶,很无奈地反问我。

  “当然啊。你对任何人都那么冷漠,工作也好,歌迷也好,你全都不在乎,眼睛里总是蒙着一层阴影,好像刻意跟所有人保持距离。有时我觉得你是自我保护意识过剩,简直到了变态的地步。”大概真的是气氛太好了,我竟然把心里对他的看法毫无保留地说了出来。

  他居然没有生气,只是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目光里有着我看不懂的感情:

  “你是这样看我的吗?或许吧,我的确太保护自己了,所以我喜欢小孩子,他们那么单纯,我永远不比担心他们会算计我,会伤害我。”戒堂晃看着不远处跑来跑去的孩子们说。眼神温柔得让我忍不住有些脸红。

  如果他用这样的眼神盯着歌迷看,一定会有人当场晕倒的!

  “你很讨厌这样的我吗?”突然,他转过头看我,眼睛里的温柔还没来及掩去,我立刻觉得自己快要溺毙在那抹温柔中。

  我立刻稳住自己的情绪:冷。

  他究竟遭受过怎样的打击,才变得那么没有安全感呢?或许他的确是个好人,只是太保护自己了,才让周围的人都受不了他。

  看着他完美如艺术品的侧脸,我突然对他感到好奇起来。

  “以前是。不过今天的你让我觉得有点不一样。如果你对每个人都这么温柔,大家一定会更喜欢你的。”我真心地向他建议。

  “可是,在我身边有很多卑鄙无耻的人,让我对他们温柔,我做不到。”戒堂晃的声音依然柔和,我却觉得他的语调是那么冷淡。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