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章 浪漫之都的旅行

艾可乐Ctrl+D 收藏本站

  法国啊……

  我趴在教室里的书桌上,一想到戒堂晃可以去法国拍戏就不由得感叹:当有钱人真好啊!

  不是吗?如果有钱的话,想去哪旅行就去哪,而且去的地方是我这种平民百姓一辈子也去不了的。唉,家里没钱,找份好工作也不错啊,可以公费旅游。戒堂晃不就是吗?打着拍电影的旗号,还不是趁机去旅游的。到了法国就没有狗仔能监视他了,他还可以跟浪漫的法国女生来一次甜蜜邂逅。

  哼,他肯定就是这样想的!

  我叹了一口气。因为得知戒堂晃要去法国拍外景,班上的女生也没有议论他的热情了,每个人都在扳着指头算他什么时候会回来。这些人也真是的,戒堂晃还没走呢,她们已经在盼着他回来的日子了。

  就在这无聊的时刻,我的手机在口袋里拼命震动起来。

  一见是公司的号码,我立刻兴奋地按下接通键:

  “喂,老板,有任务了吗?”

  “五月,你走运了!我决定派你去法国出差,是不是很高兴啊?”

  法国?出差?

  我愣住了。我们报社什么时候开始做外派的任务了,以老板拖欠工资的不良记录来看,他根本不可能舍得花钱送我们出国采访啊。

  不对,老板好像没说是公费。难道他有什么大新闻想挖,但又舍不得自己花钱,就想骗我们出国去给他挖新闻?大家又不是笨蛋,这种事谁愿意做啊。说不定,就是因为大家都不肯做,老板才把主意打到我身上。

  哼哼,老板也太小看我了,我才不会上当呢!所以我试探地问:

  “那个,老板,能够出国我当然很高兴啦,不过,关于费用问题……”

  “费用?当然是公司报销啦。你什么都不用操心,只要好好去法国完成任务就行了。一切花销都包在我身上。”老板豪爽地开口。我几乎能看见他在电话那头拍胸脯保证的情形。

  天上掉馅饼,不是阴谋就是陷阱。

  这句至理名言浮现在我脑海中。

  到底是什么大新闻值得铁公鸡老板砸这么多钱去挖啊?我怀疑地继续问他:

  “那么老板,这次的工作具体是干什么啊?”

  “很简单,只要你随同戒堂晃的电影拍摄组过去,一路跟踪采访他就行了。”老板的话如晴天霹雳砸在我头上。

  戒堂晃?我没有听错吧,我要和戒堂晃一起去法国,贴身采访他?这是怎么回事?我可是狗仔啊,戒堂晃会让一个狗仔跟在他身边贴身采访吗?他的公司也不可能这样做吧!

  “嘿嘿,说实话吧,五月你是不是认识什么娱乐圈的老板啊。今天早上戒堂晃的经纪人打电话过来,说为了宣传这次的电影外景拍摄,要找一家报社做跟踪报道。结果他们选了我们报社,还指明要你担任随行记者。看不出,五月你跟这种大公司还有关系啊。”老板的声音多了些讨好。

  我要是跟他们有关系,还会在这种破报社打工吗?我认识的人只有一个,就是戒堂晃本人啦!

  我总算明白了,一定是戒堂晃跟公司提议的,让我跟他一起去法国。我想到昨天和他的对话,还是想不通他为什么这样做。虽然我是很想去法国啦,可他不是很高兴能避开我一个月吗?怎么突然大发善心,给我一个出国旅行的机会呢?

  “喂,五月,你听到了吗?这次我们可是独家采访戒堂晃,你要多挖点新闻出来啊。不过负面的新闻就不用了,毕竟以后我们还要和他们长期合作嘛,这件事就交给你了。”老板语重心长地交代。

  什么啊,他真以为我认识什么娱乐圈人士吗?这下惨了,以后他肯定会缠着我帮他挖更多内幕的。

  可是没等我反驳,他就已经自说自话地挂了电话。

  都怪戒堂晃,他干吗自作主张安排什么独家采访啊?以后我肯定会被老板烦死的!我气冲冲地拨通了戒堂晃的电话。

  “狗仔小姐,有什么事啊?”戒堂晃调笑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不要叫我狗仔小姐啦。我才想问你有什么事!你为什么跟我们老板说派我去法国采访?”一听到他那得意扬扬的语气,我就忍不住生气。

  “你不是很想去法国吗?我只是顺便帮帮你嘛。怎么样?是不是很感激我?”

  “我又没有求你带我去,是你自作主张啊。这下好了,老板以为我在娱乐圈很有‘关系’,以后他会逼着我挖更多内幕的啦。”我把心里的怨气一股脑倒出来。

  “他也没说错啊,大不了以后我有什么要宣传的都提前告诉你,你就有很多独家新闻了。”戒堂晃无所谓地说。

  唉?他的意思是,我可以和他长期合作,写他的独家新闻?哇啊,如果每一条戒堂晃的新闻都由我提供,那我不是要发财了?

  “你、你说真的?”我的声音因为激动而颤抖。

  “反正宣传总要有平台嘛,你们报社帮忙炒作也不错啊。”

  “为什么?你为什么突然对我这么好?”我有点怀疑。天上突然掉下来好多好多馅饼,真的不是阴谋吗?

  “你好烦啊,有好处的事接受不就行了,问那么多干吗?”戒堂晃沉默了一阵,突然说。

  他这样的态度我更觉得有问题了。以前明明恨我恨得要死,还威胁我不准写他的新闻,现在突然又对我这么大方……啊,我知道了!

  “呵呵,我知道了。你一定是想收买我,如果我们报社跟你合作,就不能写你的负面新闻了,对吗?”

  “……是啊,这种事都能被你猜到,你真是太——聪——明——了!”戒堂晃咬牙切齿地说。是错觉吗?我总觉得他说我聪明是在讽刺我。

  “实话跟你说吧,跟踪采访是电影公司提出来的,希望对电影做大规模的宣传。除了电视台之外,我们还要联系杂志社。所以我就找上你了。我可不放心让其他陌生人每天跟着我。”戒堂晃突然换成一副公式化的语气。

  好奇怪,他怎么突然变脸了?

  “哦,这样啊。既然你这么有诚意地邀请我,我就陪你去一次啦,不过我先说好,我可不会只写好的不写坏的,如果你不努力工作,我也会照实写上去哦。”我也收敛了笑容。

  “我是那种人吗?只要你不捏造事实,爱怎么写我都不怕。”戒堂晃重重地说出“捏造事实”四个字,害我吓得流下冷汗。

  他果然还在记恨我写他绯闻的那件事,我还是跟他解释一下吧。

  “那件事责任也不全在我啊。我只负责拍照,新闻是编辑写的,我也是看到报纸的时候才知道那条新闻写得那么夸张,当时我也很汗啦。”

  戒堂晃似乎很惊讶,他提高了音调:

  “真的不是你?”

  “当然不是。那种胡编乱造的文章我怎么写得出来啊!不过你也用不着那么生气啊,你不是已经接受娜姬了吗?”我嘟着嘴巴说。不知道为什么,一想起他参加娜姬的生日宴会,我就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戒堂晃不知道被触到了那条神经,突然气得跳脚:

  “谁说我接受娜姬了?我怎么可能看上那种女人啊?”

  “你都冒着被狗仔队发现的危险去参加娜姬的生日宴会了,还不是接受她吗?”我没好气地回答。

  “那是因为……算了,我没必要跟你解释。总之我没有接受她,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绝对不会!”

  听到他斩钉截铁的保证,我的心里好像舒服一点了。可是他竟然说没有必要跟我解释,哼,我就知道,他还是在防备我。

  哎呀,这有什么好介意的呢?我是狗仔,他防备我也很正常吧,可是我还是觉得有点失望。经过这么多事,我好像已经把他当朋友了,可是狗仔和明星怎么可能成为朋友呢?

  “喂,你怎么不说话了?嘿嘿,你不会是在吃醋吧!”戒堂晃见我没反应,又在刺激我。

  这下轮到我跳脚了:

  “你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会吃醋呢?我又不喜欢你。你这个自恋狂,别以为你长得帅全世界的女生就都要为你疯狂。我才不会喜欢你呢!”

  我语无伦次地大吼,脸颊不争气地散发着热量。哇啊,幸好他看不见我,否则看到我为他脸红的样子,他又要取笑我了!

  “你一天不惹我生气就不舒服吗?笨蛋!”戒堂晃咬牙切齿地说完,竟然把手机给挂断了。

  真狡猾,骂了人就挂电话,害我连回骂的机会都没有。我拿着手机,气呼呼地盯着屏幕生闷气。

  三天后,我背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告别了跟我挥白手绢的七海,跟着戒堂晃来到了传说中的法国。刚下飞机,我就被身边那些白皮肤、黄头发、蓝眼睛的外国人震慑到了。

  “别看了,很丢脸耶!你在中国难道没见过外国人吗?”戒堂晃一巴掌拍到我头上,小声说。

  我摸了摸我的头,狠狠瞪了他一眼。什么啊,国内顶多只看到过一两个外国人走在路上,可现在满世界都是外国人,那怎么一样!

  “现在你是在法国,在他们的眼里,我们才是外国人!”戒堂晃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好心”解释道。

  哇,他这么一说,我突然觉得好可怕。在这里我一个人都不认识,也不会说法语,他们的文字也全都看不懂。天啊,如果没有人带着我,我大概连家都回不了吧。幸好,我是跟着剧组一起过来的,他们应该会照顾我。想到这里,我本能地朝我们这一行人打量过去,除了戒堂晃以外,大家都用嘲讽的眼光盯着我。

  我说错了,我唯一可以依靠的,就只有戒堂晃这个工作对象了……

  “那个,戒堂晃,你懂法语吗?”我忐忑地问他。

  “懂啊,怎么了?”戒堂晃奇怪地看着我。

  呼,我放心了。看来这个唯一的依靠还不算太差。

  “戒堂晃,我们会去埃菲尔铁塔参观吗?”一上车,我的情绪立刻又高涨起来。这辆车上只有我和戒堂晃以及他的经纪人,没有人用奇怪的目光打量我,我终于能喘口气了。

  “那种人多的地方只有第一次来的人才会去,你认为我们这群人像是没见过世面的吗?”戒堂晃瞥了我一眼,残酷地说出事实。

  虽然他的语气很正常,但听在我耳朵里就觉得很刺耳。是啊,没见过世面的人只有我嘛!不过现在他可是我唯一能依靠的人了,我只能继续可怜巴巴地求他:

  “那你能不能陪我去一次?我就是没有见过世面啊,好不容易来了一趟法国,什么都没看就回去我会很不甘心的。”

  戒堂晃见我一副双眼含泪的样子,终于软了下来:

  “知道了知道了,等我有空的话就带你去。”

  “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会帮我的!”我高兴地拉住他的手,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兴奋。

  他看了看被我抓住的手臂,脸颊刷地红成一片。哇啊,真的假的?这位超级偶像也太单纯了吧!

  戒堂晃说有空就带我去参观,可是都已经来法国一个星期了,他还是没有带我去过任何地方。不过不是他忽悠我啦,而是真的完全没有时间啊!

  我拿着今天的行程表,看到上面密密麻麻的安排,觉得头快要爆炸了。

  “助理?戒堂晃的助理呢?”老远就听见导演拿着喇叭在大喊。

  “来了来了,我就在这里!”我连忙朝他跑过去。

  不知道戒堂晃是不是想报仇,上次我冒充他的助理挖他的绯闻,这次竟然直接被他指挥着过来当助理,还美其名曰“做我的助理才能近距离了解我的工作”。哇啊,这个人也太可恶了。

  “把戒堂晃的行程表给他送去,告诉他晚上要去美术馆拍外景。我看他资质不错,晚上特意给他加一幕戏。”导演的话让我愣住了。

  晚上拍外景?不是说今天晚上可以让戒堂晃休息吗?他已经超负荷工作三天了,如果晚上的休息时间取消,不知道他会不会气得掀翻摄影棚……

  导演目光闪烁,一看就是在打什么鬼主意。我知道了,他肯定是知道戒堂晃会生气,才让我去通知的。

  唉,我们这些做助理的太可怜了。

  不过上面安排下来,我只好不情愿地去找戒堂晃。这几天我亲眼见识到他工作时的投入以及恐怖。这个人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好像跟工作有仇一样,只要进入工作状态就变得暴躁不安,虽然很努力地在工作,却一点也感觉不到他对工作的热爱。与其说他因为喜欢工作而努力,不如说他把工作当作仇人,非要攻克不可。而工作中和他交往的工作人员都成了他的出气筒,每一个都被他骂得狗血淋头。相比之下,我似乎是受他怒气最少的人了。

  因为我会反抗!

  比如他骂我我就在他的水里加盐,比如扔下照顾他的工作偷偷跑去睡觉,虽然每次都把他气得半死,可是他也没把我怎么样,我也就更加放肆啦。

  不过其实我心里也对暴怒的他怕得要死。没办法,谁叫我是他的助理呢,只好帮导演去传递消息了。

  来到戒堂晃的化妆间,因为是外景棚,所以化妆间其实也就是用纸板隔开的空间而已。我还没走进去,就能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冷空气从里面散发出来。我的手心都紧张得冒汗了。

  “戒堂晃,我给你送行程表来了。”我迅速走进去,把行程表放在他面前的化妆台上。

  果然,一看见那张满满的表格,他就皱起了眉头。

  我突然胆怯起来,还是让其他人来说加班的事吧,不然我会有生命危险的。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戒堂晃把眼睛从行程表挪到我身上:

  “还有事吗?你这几天每次看到我就跑,今天怎么还待在这里,不怕我吃了你吗?”戒堂晃的声音听起来一点也不像开玩笑,甚至有点生气。

  “那个,今天晚上……”对上他含着怒意的双眸,我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今天晚上?对了,今天晚上我可以休息,你是想让我带你去参观吧?”大概是想起了可以休假的事,他的神情放松了些,嘴角扬起一个疲惫的笑容,“想让我放弃大好的睡眠时间陪你去逛街,总要付出点代价吧。比如来回车费归你付之类的。”

  完了,看他的反应,好像对这来之不易的休假很重视呢,这时候我告诉他休假泡汤了,他肯定会当场发飙的!

  “喂,跟你开玩笑呢,怎么脸都吓白了?放心,我不会让你花钱的。你快想想要去哪些地方,等我拍完下午的两场戏就带你出去。”戒堂晃豪爽地安慰我。

  “谁花钱都去不了了……戒堂晃,今天晚上导演说要加拍一场戏,不能给你休假了。”我抱着必死的决心大声宣布导演的决定。这句话就像一盆冷水当头浇在戒堂晃的头上,他完全傻掉了。

  可怜的孩子,他真的受到了好大的打击啊。可是我没胆子安慰他了,在他爆发之前,赶紧溜出危险地带才是正确选择!

  我立刻转身跑出了化妆间,只听后面传来一声巨响,好像是戒堂晃踢翻了什么东西,接着便是他惊天动地的怒吼:

  “我要罢工!”

  罢工?真没想到他居然说出这种话。虽然他好像很讨厌工作,可他的敬业态度也是让大家都很佩服的,这也是大家能容忍他暴躁脾气的原因。如果他连工作都不肯完成,导演肯定不会再纵容他了。

  正想着,他的化妆间已经瞬间被工作人员攻占,从经纪人到其他演员都出动来劝说他了。我很想趁机跑掉,可是一想到他耽误工作的后果,还是不忍心。

  最后,我只能一咬牙,又回到化妆间里。

  “谁劝我都不行,今天晚上我一定得休息!”戒堂晃还是不肯松口。

  “我的大少爷,电影的预算本来就不够,不能再拖了。要不这样,回国后我给你放两天假,让你好好休息?”总是拿白眼看我的经纪人,现在正讨好地跟戒堂晃讨价还价。

  “我还有命回去吗?从昨天开始,我已经连续36个小时没合眼了,再这样下去,我还有命回国吗?”戒堂晃横了经纪人一眼,经纪人心虚地低下了头。

  天哪,太惨了吧!原来昨天我睡觉的时候,戒堂晃一直在工作?他一整晚都没休息?那他刚才怎么还说要带我去逛街?

  “戒堂晃!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你不过是个新人而已,导演让你加戏是给你面子,你还在这耍大牌,你想不想干了?

  和戒堂晃对戏的女艺人也加入了劝说的行列。虽然她的话很刻薄,但她说的话却是事实!

  可是这个戒堂晃就像石头那么固执,说什么都不肯继续演。

  我看不下去了,他真的对自己的前途这么不在乎吗?我可不希望他因为一时赌气就被封杀了。我只好跑到他面前对他说:

  “戒堂晃,你还是演吧。导演也只加了一场戏,演完之后你还可以继续休息啊。我刚才看了行程表,到明天中午才有你的工作,你可以睡到11点。”我自以为是地拿睡眠时间吸引他。

  可是,他却狠狠瞪了我一眼,好像对我的到来很不耐烦:

  “这里没你的事,你出去干你的活。反正我不会演的。大不了我退出剧组,就当来法国旅游算了。”

  戒堂晃的话差点把经纪人吓得晕过去,身边的人也开始窃窃私语。

  这个笨蛋!说什么退出的话,要是让导演听到了,他真的会被封杀的!这个人真的对工作这么讨厌吗?既然如此,又何必加入娱乐圈呢?

  “戒堂晃!你怎么可以说这么不负责任的话?电影已经进行到这么关键的时刻了,你现在退出,其他人的心血怎么办?你的歌迷又会怎么看你?你就不怕惹大家不开心吗?”

  “别人的事与我无关!”戒堂晃冷冷地回答。旁边的电视台记者立刻两眼冒光,一看就知道,这些记者打算爆料了。

  戒堂晃是白痴吗?就算他真的这么想,也不能当着记者的面说出来啊!更何况,我知道他不是那种人!他现在说的话只是在赌气。

  “别说了,你就听我一次,答应晚上的工作吧。”我苦苦哀求他。记者如果乱写起来,可不会管他是不是说气话,到时候就算他出来解释也没人会相信的。

  “我不会去的。你知道什么?以为你是救世主吗?你这个蠢女人,如果不是你,我也不会丢了那么多工作,也不用低声下气地跑来拍什么鬼电影!”戒堂晃大声吼道。

  我愣住了。他说什么?是我害他丢了工作,他才转而来拍电影的?原来他一直都没有原谅我,他觉得是我阻碍了他的发展。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告诉我呢?为什么还要对我这么好?难道只是想拉拢我吗?我知道了,全部都明白了!

  “我承认,你会变成这样都是我的错。我对不起你,根本没有资格站在这里教训你。你放心,我以后不会缠着你了。”我冷冷地说着。

  我仿佛看到周围的人用鄙视的眼光看我,就像每一个艺人看狗仔的眼光。好想离开,好想逃离这个地方,躲得远远的。谁也找不到我,尤其是前面这个虚伪的人——戒堂晃!

  我转身推开看戏的人,跑出了摄影棚。身后似乎有人在叫我的名字,呵呵,一定是错觉吧,在这个陌生的地方,谁会叫我的名字呢?连唯一能依靠的人也不愿再维持虚伪的面具了,我已经被所有的人抛弃了!

  一刻也不敢停地跑出老远,不知道转了几个弯,穿过几条街道,只是当我停下来回头看时,早就看不见摄影棚的影子了。我站在路边,拖着沉重的双腿挪到长椅旁,重重地坐下去。

  “累死我了。”我不断喘着粗气,深呼吸平复自己剧烈的心跳,终于慢慢平静下来。

  平静下来后,脑子里就不可抑制地想起了戒堂晃。他微笑的样子,难过的样子,生气的样子,那么生动地展现在我眼前,难道都是虚假的吗?

  哎呀,不要想了,不要想了。反正工作也丢了,好不容易来次法国,没人陪我,我就自己去旅游!

  可是,自己要怎么逛呢?我放眼一望,陌生的街道,陌生的广告牌,陌生的人群,陌生的语言,我彻底傻眼了。

  去景点要问路吧,可是我听不懂法语,坐计程车?那也要说出地点啊!回酒店?天哪,我连酒店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怎么办?怎么办?所有能想到的办法都不能用,我只能坐在绿荫下的长椅上,寸步难行。

  对了,如果能在路上遇见中国来的观光客,或许还有救……

  我只好用无比期盼的目光盯着周围来来去去的路人,希望能看见一个黄皮肤黑头发的人。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不知道等了多久,我拉住了两个日本人,三个韩国人,一个美国人(大概是华裔吧),就是没遇见一个能说中文的。

  哇啊!怎么会这样?

  当太阳照到我的头顶,肚子里传来咕咕的声音时,我只能很没骨气地求助戒堂晃了。万分不情愿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啊!没电了!”我双手握住手机,看着上面漆黑的屏幕发出惨叫。晴天劈过一道闪电,我仿佛听见耳边的轰鸣声,眼前不断闪过白茫茫一片。

  周围的路人都诧异地看着我,以为自己看到了精神病人。我很想瞪他们一眼,告诉他们我很正常。可是他们又听不懂,说不定真的把我送进精神病院了。

  呜呜,怎么办?难道我今天要露宿街头了吗?

  好累,好饿,我抱着肚子,顶着一张苦瓜脸坐在凳子上,天色越来越黑,我突然感到全身冷起来。抬头一看,太阳已经下山了,街道上是一片灿烂的霓虹。

  原本还抱着一丝希望,能在街上遇见中国游客的愿望也落空了,想到自己今天要露宿街头,我鼻子一酸,眼泪也快要涌出来。

  都怪戒堂晃!如果不是他把我气跑了,我怎么会流落街头?他如果还有一点点良知,就应该来找我啊。可是他今天有很多工作,就算没有工作,他也不会来救一个让他讨厌的狗仔吧。

  “五月!”一声呼唤让我的双眼绽放出希望的光芒,我几乎以为自己幻听了。有人在叫我,好像是戒堂晃的声音!

  不会吧,他怎么会来找我呢?我朝着呼喊传来的方向看去,看见戒堂晃在人群中边走边喊。他还没有发现我,只是焦急地大喊着,完全不顾及周围的路人那奇怪的神色。

  我又惊又喜,连我现在正和他吵架的事都忘了。我怀着劫后余生的喜悦朝他跑过去,他终于看见了奋力突破人群的我。

  “戒堂晃!”我边挥手边跑到他身边。太高兴了,我从没像此刻这样渴望看见他的脸。

  在他的面前站定,我无比感激地对他露出笑容。

  “你这个白痴!这里是法国,不是你家,你知道你这样跑出来的后果吗?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我怎么跟你家人交代啊!”

  戒堂晃劈头盖脸地就是一顿痛骂,眼睛里的怒火仿佛要把我吞没。我的笑容彻底凝固在脸上。心头的喜悦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被委屈和害怕占领。

  什么啊,我担惊受怕了一整天,好不容易见到他,他不但不安慰我,还把我训了一顿。再也抑制不住的眼泪哗哗地从我的眼睛里流出来,身体也吓得不停地颤抖。

  突然,我觉得自己被他拽了过去,下一秒,整个人已经落入他的怀里,被他紧紧圈了起来。

  他的拥抱紧得快要让我不能呼吸了,我用力想挣扎出来。这时,他靠在我肩头说了句:

  “我以为我要失去你了。”

  他的声音那么惊慌,他的身体也在不停颤抖,粗重的呼吸打在我的耳边,痒痒的。我似乎可以听到他慌乱的心跳,在抱住我的时候,渐渐回归平静。一系列亲密的动作害我的脸红到了耳根,和他的身体紧贴在一起的皮肤有点粘粘的,是他身上的汗水。他为了找我跑了多少地方?

  他是在乎我的!这种感受让我不禁把头埋在他的肩膀处,偷偷露出笑容。

  这时,我突然发现很多人盯着我们看,才意识到这里是大街上,而我和他正抱在一起!

  我们俩几乎是同时朝后面弹开,两个人的脸都红得像煮熟的鸡蛋。

  “我们回去吧。”戒堂晃闷闷的声音传来,目光闪烁。

  “嗯。”我轻轻回答他,低着头。

  就这样,我们俩很神奇地和好了。白天还让我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的人,现在正红着脸走在我左边,虽然我的脸也很红啦,总之我绝对想不到,当他找到我后,会出现这么奇怪的气氛。

  “对了,你找了我多久,不会耽误你的工作吧?”两个人走了老远,我终于鼓起勇气打破沉默。

  “你一个人跑出来,打你电话又关机,我怎么能放心呢?导演也不想出什么问题,就同意我出来找你了。”戒堂晃叹了口气说。

  怎么可能?大导演怎么会关心我这种无名小卒?

  戒堂晃看我一副疑惑的样子,继续说:

  “你忘了我说过今天不想拍戏吗?正好你跑出来了,导演就顺水推舟放我来找你,不然两家公司的关系真的要弄僵了。”

  原来是这样。导演知道戒堂晃不会妥协,就借我的事给自己一个台阶下。可是,戒堂晃也不过是个新人,导演也没必要对他这么好吧。

  “你还真是问题儿童啊!”戒堂晃面对我仍然充满好奇的眼光,只好全都说出来了,“导演根本没有加我的戏。是投资方对导演没有信心,想减少预算,导演只好加快拍摄速度。而我不过是个小配角而已,得罪我也没关系,所以就拼命赶我们这些配角的戏喽。”

  原来是这样。难怪戒堂晃不高兴。明明是导演欺负他,还故意说成是给他的好处,戒堂晃才不会稀罕这种施舍。我不由得可怜起戒堂晃了,他明明不喜欢这份工作,却每天都要面对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他为什么不干脆退出呢?

  “戒堂晃,你为什么要加入娱乐圈啊?”我终于忍不住问他。

  戒堂晃的身体顿了一下,似乎在思考该怎么说,良久,他终于缓缓开口:

  “没什么。这件事你不需要知道。”

  冷漠的话像一根刺刺中我脆弱的心脏,我咬着嘴唇,对他这种生疏的语气感到不满。可是他说得也没错,毕竟我是狗仔,他怎么会把这么私人的事情告诉我呢?

  “我知道自己没有资格管你。可是,我还是想跟你说,既然你不喜欢这份工作,就不要勉强自己了。”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但还是善意地提醒他。

  “你误会了,我跟别人约定过,不能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五月,今天早上我说的都是气话,我并没有怪你。其实,在我心里早就把你当成、当成……”

  “朋友!我们是朋友吧。”我觉得他好像不知道怎么形容我们的关系,立刻提醒他。是啊,我早就把他当朋友了,如果他只把我当个工作伙伴什么的,那我可是会心里不平衡啊。

  戒堂晃愣住了,接着露出一抹笑容:

  “是啊,我们是朋友。”他的语气有些苦涩,难道他不想和我做朋友吗?

  “既然是朋友,你就像其他人一样叫我晃好了,不然我总觉得和你说话像在接受采访。”不过他马上就恢复了常态,对我眨了眨眼睛。

  “好啊,我叫你晃,你也不准叫我狗仔小姐了。我可不想让所有人知道我的身份。”我也提出我的条件。哈哈,早就听这个称呼不顺耳了。

  “是吗?我一直觉得这个称呼很亲切啊。”戒堂晃扬起更加灿烂的笑容。

  一点也不亲切!我气鼓鼓地看着他。他还说我总惹他生气,明明是他喜欢惹我生气嘛。不过,如果我们还不回去的话,估计导演会生气的。

  “快走啦。你不想明天被导演赶出剧组吧。”我大声催促他。

  “无所谓啊,反正我也只是个配角。”戒堂晃还是一副什么都不关心的样子。

  “就算你觉得无所谓,也要为其他关心你的人想想嘛,难道你真的没有任何在乎的人吗?”我无奈地问他。

  “那倒不是。有一个人,是支持我努力到现在的动力。虽然我很讨厌这份工作,也时常自暴自弃,但只要想到那个人,我就有了力量。只要有那个人在支持我,我就不会退缩。”

  “那个人?是谁啊?”我忍不住好奇。戒堂晃提到那个人时突然变得明亮的双眼,看得我心里酸酸的。

  是什么人能成为戒堂晃的精神支柱呢?

  “呵呵,一个朋友。”戒堂晃突然看着我笑起来。他的双眼似乎透过我看到了另一个人,眼神变得那么遥远,似乎充满着向往之情。

  我不想看到他这种眼神!

  “我累了。你不是懂法语吗?我们叫计程车回去吧。”我硬邦邦地对他说。

  戒堂晃虽然觉得奇怪,可是他也没说什么,拦下一辆计程车,朝酒店方向驶去。

  回到酒店房间,我一屁股坐在床沿上,心里还是很不爽。什么嘛,突然对我说他心里有个很重要的人,又不肯说到底是谁,这不是吊我胃口吗?

  不过我自己也很奇怪。对方的私事我干吗这么感兴趣啊?难道真的是狗仔的职业病?我害怕起来。现在戒堂晃是我的朋友,我再这样探听他的私事不就变成偷窥狂了!

  我烦乱地拿出手机,接上充电器,想做些其他的事赶走那些奇怪的情绪。可是,刚把电话通电,手机就迫不及待地响起连续不断的短信提示音。

  我惊呆了。不会是手机坏了吧,怎么可能在一天之内收到那么多短信!

  我连忙拿起手机,天啊,53条!而且全部都是戒堂晃一个人发来的。我正想点击那些短信,突然电话铃声响了。

  屏幕上显示着七海的名字。我立刻接通。

  “喂,五月,你终于开机了,我打了你一整天的电话。”七海略带责备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对不起,七海,我今天一整天都在工作。”我怕他为我担心,只好撒了个谎。

  “我猜到了,不过还是忍不住为你担心。”

  “嗯,七海,还有别的事吗?”虽然有点对不起七海,可我的心里现在都被那53条短信占据了,和他说话也神不守舍的。

  “没什么,只是想问问你的情况。你那边已经很晚了吧,赶快去睡觉吧。”七海体谅地说。

  “好的,我明天再跟你打电话。”

  我胡乱说了几句就把电话挂断了。迅速把手机调到短信页面,我颤抖地点开那些短信,每一条认真地看过去,巨大的震惊夹杂着喜悦、感动的情绪,从心底蔓延出来。

  蠢女人!你跑到哪里去了?快点回我电话!

  怎么还不回电话?再不回我就把你扔在法国了,你不会想在法国做乞丐吧!

  你以为只有你会生气啊!我现在也很生气,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不回电话我就走了!

  喂,你至少发条短信过来吧,我手机快没电了,到时候你想打电话给我求救也没用了哦。

  ……

  是我错了,我不应该骂你,不应该跟导演赌气,你回来吧,我真的很担心你。

  我说的那些都是气话,我根本没有记恨以前的事,真的,你快回来吧。

  我已经找了你一整天了,你到底在哪里?

  你在哪里?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

  每隔几分钟一条的短信,清晰地显示出戒堂晃这一天的心情。从生气到担心,从反省到绝望,看到最后一条短信时,我差点快要哭出来。他几乎是无意识地在发着那四个字,我甚至可以想象到他绝望地盯着手机屏幕的眼神。

  无所谓了。戒堂晃不肯告诉我他加入娱乐圈的事,他心里那个重要的人究竟是谁的事,都无所谓了。我只知道,他是在乎我的。这一点就能让我忘记所有的烦恼和担忧,坚定地相信他。

  • 背景:                 
  • 字号:   默认